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103189.95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2235次
《昆明-蒙特利尔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对澳大利亚的陆地、海洋和受威胁物种意味着什么?
2023/1/13 15:23:00 本站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第二阶段会议于2022年12月19日凌晨通过了《昆明-蒙特利尔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该框架下,世界各国达成一致协定,以制止和扭转对自然的破坏。该协定被比作巴黎气候协定,并要求各国致力于一系列保护和恢复生物多样性的目标。


image.png

澳大利亚作为一个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国家,已经设立了不会有新物种灭绝的国内目标。

摄影:Maria Grazia Casella/Alamy


该协定一共有23个目标,从增加保护区数量到减少污染,再到消除和减轻外来入侵物种的影响。该协定的某些方面,例如与物种灭绝相关的目标,并不像人们希望的那样有力。但是,如果各国真的要实现这些目标,它将要求各国政府,包括澳大利亚政府,扩大其自然政策,并要求富裕国家增加投资。

 

以下是一些关键目标以及这些目标对澳大利亚可能意味着什么:

 

到2030年保护30%的地球

 

该目标被誉为协定的核心,旨在到2030年保护地球30%的陆地、海洋、内陆水域和沿海地区。这是一个全球目标,但阿尔巴尼亚政府也承诺在国内实现陆地和海洋目标。

 

澳大利亚大约22% 的土地面积受到保护。要达到30%,需要额外保护约6100 万公顷的土地,即维多利亚州面积的三倍左右。为达到这一数字而开展的工作已经开始,10个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新土著保护区将使陆地保护面积达到27%左右。


世界自然基金会澳大利亚分会表示,重要的是澳大利亚不仅要达到30%的土地保护目标,还要确保其保护的区域具有生态代表性。这意味着要确保澳大利亚的许多不同类型的生态系统都在受保护的区域中得到体现。

 

世界自然基金会澳大利亚健康陆地和海洋景观负责人蒂姆·克罗宁 (Tim Cronin) 表示,该组织希望看到在澳大利亚东南部的一些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建立更多土著保护区,并为新协定的一项决定性原则做出贡献,即优先考虑土著社区主导的保护

 

对于海洋公园,政府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水域受保护的比例为45%。但这是有争议的,因为澳大利亚只有大约 17% 的水域是海洋保护区,这些保护区完全不受工业捕鱼和石油和天然气生产等采掘活动的影响。

 

“为了防止任何新的海洋物种灭绝并帮助海洋应对全球变暖的影响,澳大利亚的海洋公园区域必须包括30% 的高度受保护的保护区,”澳大利亚海洋保护协会的活动主任托尼·马赫托(Tooni Mahto)说。

 

采取紧急行动制止物种灭绝

 

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商定的目标承诺到 2030年“采取紧急管理行动,阻止人类造成的已知受威胁物种的灭绝”。这不是环保运动者所希望的、澳大利亚政府在峰会上推动的立即或在十年内结束灭绝的目标——该目标已被推迟到2050年。


image.png

宁格鲁礁海洋公园,西澳大利亚。政府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受保护水域的数量为45%,但这是有争议的。摄影:Suzanne Long/Alamy


但澳大利亚作为一个生物多样性极其丰富的国家,已经设定了不再有新的物种灭绝的国内目标。绿党环境发言人莎拉-汉森-杨(Sarah Hanson-Young)表示,实现这一目标不仅意味着实现保护区目标,还意味着回答“我们如何关心和保护剩余 70% 的环境”这一问题,包括应对气候危机的问题。


政府将利用2023年制定保护澳大利亚环境的新法律,试图扭转2020年澳大利亚环境法审查所确认的“不可持续的衰退”。解决生境破坏问题将需要解决工业对自然的威胁,包括在政治上有争议的领域,如本土林业。改善物种保护需要更多的资金,科学家估计每年需要大约20亿美元。

 

环境组织表示,要实现采取紧急行动终结物种灭绝的全球目标,澳大利亚还需要向太平洋等生物多样性丰富地区的邻国提供更多援助。

 

减少入侵物种的影响

 

这一目标旨在消除或减少入侵物种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包括防止高风险“优先”害虫的引入和扎根。入侵物种一直是澳大利亚物种灭绝的主要驱动因素之一。入侵物种委员会的保护主任詹姆斯·特雷兹(James Trezise) 说,澳大利亚要实现这一目标,就意味着要加强对环境生物安全的投资,以阻止高风险害虫进入该国,并增加生物安全数据的透明度、进一步加强数据的管理。他说,关键是要记住协定中的目标是相互关联的,这意味着要保护栖息地,澳大利亚还需要管控好会产生重大威胁的入侵物种。

 

该目标还呼吁各国控制和根除高环境价值地点的入侵物种。

 

企业自然信息披露

 

该协定的目标15规定各国要求大型跨国公司和金融机构监测并披露其对自然的依赖和影响。

 

如果实施,这可能意味着大公司和金融机构需要了解并说明他们在整个供应链中对自然的依赖程度,及其运营对自然的破坏程度。ACF 的一份报告发现,澳大利亚大多数主要银行和养老基金尚未这样做。

 

澳大利亚保护基金会的商业和自然活动家纳撒尼尔·佩尔 (Nathaniel Pelle) 表示,改进信息披露可能意味着报告诸如水的使用、或者产品或投资组合对土地利用变化(包括通过土地清理)的影响程度。

 

阿尔巴尼亚的政府已表示将开发一个气候风险披露系统,但尚未针对自然提出开发一个类似的系统。然而,政府已与美国达成协议,为各国政府制定一个全球标准,以衡量自然界物种的数量、自然状况及其对就业和福祉的经济贡献。

 

改革对环境有害的补贴

 

该协定要求各国承诺到2025年确定对环境有害的补贴,并到2030年大幅减少这些补贴。对于澳大利亚来说,要实现这一目标,可能意味着要仔细审查其对农业、采矿业或林业的补贴,以考虑和量化它们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

 

荒野协会的国家运动主任Amelia Young说,昆明-蒙特利尔宣言标志着“生物多样性议程的重大演变”。

 

她说:“政府的环境部门致力于保护一些特殊的地方和物种,而其他部门却在加速或补贴环境的恶化,这样的做法已经站不住脚了。”

  

原文参看

https://www.theguardian.com/environment/2022/dec/20/cop15-what-does-the-kunming-montreal-pact-mean-for-australias-land-sea-and-threatened-species

 

编译/Maggie 审核/Samantha

 

拓展阅读:

周晋峰 张大芊 王豁 马勇 宋晓丽.《从国际标准化组织生物多样性技术委员会(ISO/TC331)年会看国际生物多样性标准进展情况》.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1卷第7期,2002年6月.ISSN2749-9065.doi:10.56090/BioGreen Vol.1.202206

 

Xiaoai.汪松:标本是做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环节.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第8卷第2期,202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