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13503.75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185次
在平行的平台格局中,我们如何为生命服务?周道生态文明(第84讲)
2020/12/26 18:04:00 本站


2014-2015年的时候,还很少有人在某互联网平台上募捐,那时候我们是先行者。到今天,我们发现平台越来越垄断、集中。平台垄断之后,它想让谁成功谁就成功,它给谁流量就是谁。所以说平台是当前这个时间段的主宰者。


01

未来双向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信息时代的“去中心化”和“过度中心化”是两个大趋势。要是没有信息时代,哪有的阿里巴巴这么集权?现在信息化是过分中心化,而不是去中心化。很多人早期以为互联网是去中心化的。诚然,互联网有表面的“去中心化”,但是它还有实质的过度中心化。


像搜索,全球被Google掌控,中国被百度掌控。它们的平台流量过度中心化,而不是简单的去中心化。它们现在做的区块链多是私链,实质上是更加中心化的东西,而不是去中心化。未来双向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02

新的竞争优势在诞生


而我们是这样做的——打破平台的壁垒,利用平台的竞争,产生我们新的竞争优势。


我们是垂直的,他们是平行的。你知道平行的意思吗?比如抖音占据了一大层,它要么是占据了一个用户群,要么是占据了一种娱乐方式,要么是占据了一种信息交流方式;总之,它是占了一个大群。而快手,又占了另外一个群,这两个群是平行的。他们两个推广方式是不一样的,它们的Algorism(算法)是不一样的。


所以说,它们是平行的两个层。当然,现在远不止他们了。Twitter,微信,微视……等等都是不同的平行的层。包括传统的媒体也回过神来,大家都在拼命地杀回来。而且平台之间,很多平台是封闭的,比如你会发现:如果你在我的平台上发布的内容贴上其他平台的水印,那么,就不给你发布或者推荐。就像刚才有人说,发现最近新版的微信上面如果要再打开百度百家号的文章,要点击好几个键,总之它就故意变得复杂了,而以前不是。


这就说明,各个平台是平行的,它们彼此不沟通不对话,而且它们彼此想要隔绝。它们是为了能够抓住自己的优势。


而我们呢?我们都学过数学,知道“平行”和“垂直”的概念。它们是平行的,我们是垂直的。(但不是“井”字)


我们是垂直的,我们一个管道穿下来,每一个平台都有。我们有50个平台。还在扩张,在更多的平台上开疆辟土。


03

我们是垂直的,打通每一个平台


我们打通每一个平台,让我们的人在各个平台里去充分的生长。


因为自然是丰富的,是多样的。因为我们讲生态文明,七、八岁的小朋友,我们也想告诉他关于生态文明的事情;七八十岁的老爷爷,我们也想告诉他生态文明;喜欢15秒短视频的人,我们要告诉他;喜欢喜马拉雅的、早晨光听新闻的人,我们同样也要告诉他。那么,怎么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是垂直的。


但是我们垂直的是不是无限的?不是。我们只为特定的话题服务。我们只为两大类特定话题服务,一个是生物多样性,一个是绿色发展。


我们的一些专项基金,他们过去也做得很好。比如说,反电鱼志愿者团队他们也做得很好。但是你发现了他们需要什么吗?他们做的什么是需要我们帮忙的?他们微信做得很好,但是他们可能没有微博、没有百度百家号。而你也刚说过了微信和微博是平行的;一个个的受众人群变得分散且具有“粘性”。而我们的专项基金、志愿者团队产生的这么好的东西,如果你不破层、破圈,那么传播面就很有限了。


而他们作为一个人、或者一个群体,小群体,他们从现在的平行壁垒中破圈儿,平行壁垒就是工业文明的产物。现在的平行壁垒使得越来越作为一个小团体的做破圈儿和破层困难重重。因为一个小群体不可能去开50个平台,还没有这么大的力量;而且每一个平台它的积累、它的启动,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它越来越人工智能化,越来越实实在在的不容易化。


04

我们的机会:为人民服务


所以这就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机会,我们要为他们服务。


很简单的说:比如我们把“良食”微信上的文章发到我们的百家号上去,发到微博上去,这样使得他们非常好的东西能够破圈、破层,能够达到真正的价值。而我们要服务的这个对象群,是special的。任何一个现在的平行的平台,他们都反对这个。他们的逻辑是:你到我的平台上来,你不要到别的地方去。所以说他们都是反对的。


而我们不是。你做生态文明吗?我要将你的故事传播到让每一个平台都知道。所以这就是我们的不同,这就是只要我们的团队够努力的话,很快我们就变成了一棵大树。它们是一个个的平行线;而我们是一棵棵深深的根植在地下、昂着头在高高的风中的大树,每一个平行层,我们都穿越。我们为生命服务。


而这个人群也不小,已经足够大了。


而这样就找到了我们的价值。将来,越来越多的人,他们会发现跟我合作是特别好的。而我们做的这项工作就是传播生态文明、建设生态文明。


我们不是一根针插下去;千万不要理解为我们是拿一根针插下去、掀起一层一层的布。我们是每一层都要和各个平台充分的融合——就像树根一样,我们跟每一个层也要充分地进行物质和能量的交换。


(本文根据周晋峰口述整理,未经本人核对文字。)


绿会融媒编辑/Littlejane 核/绿茵 编/Angel


访谈时间/2020年12月22日


推 荐 阅 读:

打造平台,推动经济发展协同“增质”丨生态文明周道(第83讲)| RCEP 4C 2次会议

今年春节 “不回家”,单位许可员工错锋出行,减少聚集 | 生态文明周道(第82讲)

生态文明相关标准要为人民服务 | 周道生态文明(第81讲)

给流浪猫狗投喂狂犬疫苗,促进健康与生物安全 | 生态文明周道(第80讲)

湖北马蜂窝蜇人因何而起?扰动因素有二 | 生态文明周道(第79讲)

周晋峰:生物多样性是生态文明的根本 | 周道第78讲

生态文明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贡献,是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 周道生态文明(第77讲)

“生态工程”能做到真生态吗?值得研讨 | 周道生态文明(第76讲)

道路交通生态文明建设的 “三不政策” | 周道生态文明(第75讲)

每一个“中国绿发会保护地”都蕴含着一批中国生态环保故事 | 周道生态文明(第74讲)

“随时随地,绿会保护地”的前生今世 | 周道生态文明(第73讲)

月饼的美味不能靠过度包装 | 周道生态文明(第72讲)

从雪兔子看公众保护绿水青山 | 周道生态文明(第71讲)

道路交通生态文明还能做些什么?周道生态文明(第70讲)

我们对UNESCO人工智能伦理草案有意见 | 周道生态文明(第69讲)

生物多样性的实践和原则?周道生态文明(第68讲)

生态文明:生物多样性与植被病虫害 | 周道生态文明(第67讲)

生物多样性与人类文明变迁 | 周道生态文明(第66讲)

从漏油案例,谈环境修复与污染治理存普遍问题 | 周道生态文明(第65讲)

后疫情时代,谈谈国内大循环如何促进高质量发展 | 周道生态文明(第64讲)

区块链与公益 | 周道生态文明(第63讲)

为蜂农开辟道路,实现防疫、生产与环保多赢 | 周道生态文明(第62讲)

大开门,迎接公共健康新常态,可以吗?周道生态文明(第61讲)

管理邮件快件要维护公共环境利益 | 周道生态文明(第60讲)

封路下的蜂农转场告急,亟需改善“两个循环” | 周道生态文明(第59讲)

土壤生态系统保护,需制止电捕蚯蚓 | 周道生态文明(第58讲)

月饼过度包装为何总解决不了?莫让国家标准成为拦路虎 | 周道生态文明(第57讲 )

AI伦理如何助力人类应对三大危机?周道生态文明(第56讲)

世界遗产应不得建设和增加旅游 | 周道生态文明(第55讲)

Biodiversity餐厅如何助力生物多样性保护?| 周道生态文明(第54讲)

荒谬的科学伦理和审批 | 周道生态文明(第53讲)

周晋峰谈旧物回收两原则、四层次 | 周道生态文明(第52讲)

很多疏浚清淤治污工程都存在严重问题|周道生态文明(第51讲)

邻避垃圾场,路在何方?周道生态文明(第50讲)

为什么要做罗布泊生物多样性十年调查与监测?周道生态文明(第49讲)

荒野与竜林:让自然去演化,让生命去流淌 | 周道生态文明(第48讲)

建设、拆除和疏浚清淤工程,都应遵循生物多样性评估和监测标准 | 周道生态文明(第47讲)

“荒滩”不荒,植树造林须因地制宜、保护生物多样性 | 周道生态文明(第46讲)

已建成的无环评红崖山水库桥,该不该拆?周道生态文明(第45讲)

行动起来,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 周道生态文明(第44讲)

森林康养“盲人说象”新大危机 | 周道生态文明(第43讲)

污染治理三公理 | 周道生态文明(第42讲)

端午将临 | 周晋峰:呼吁成立6.22国际反过度包装日,保护生态环境从绿色包装做起 | 周道生态文明(第41讲)

绿会秘书长谈穿山甲升级与药典除名 | 周道生态文明(第40讲)

解码新发地和华南海鲜市场:各地应立即行动 | 周道生态文明(第39讲)

如何让国家听到更多弱势群体声音?| 周道生态文明(第38讲) | 南方周末报道绿会“两会”建言平台

地球之肾与大自然精灵的故事 | 周道生态文明(第37讲)

周晋峰:绿色工程,亟需从根本上破解绿色思维缺失 | 周道生态文明(第36讲)

新娱乐平台怎样推动生物多样性主流化?周道生态文明(第35讲)

节约=生态!"生态工程"需请生态志愿者参与筹划 | 周道生态文明(第34讲)

为地摊欢呼,希望它行稳致远 | 周道生态文明(第33讲)

为什么我们要建立生物多样性工作标准?周道生态文明(第32讲)

生态修复的四原则 | 周道生态文明(第31讲)

国际盛赞中国不设GDP目标 | 周道生态文明(第30讲)

南苑大泡子改建大型湿地公园,真的是保护生态吗?| 周道生态文明(第29讲)

野生植物保护实践与立法五建议 | 周道生态文明(第28讲)

致敬"大理五溪生态治理工程"的叫停者 | 周道生态文明(第27讲)

“五会合一”的《动物防疫法》线上研讨直播:立字立言的推动 | 周道生态文明(第26讲)

“全国创新争先奖”获得者周晋峰:让科技更好服务生物多样性 | 周道生态文明(第25讲)

保护诚可贵,更应大力避免生物多样性重大破坏工程 | 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四讲)

森林旅游与生态旅游是不同或相反的概念 | 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三讲)

“小冀”以牺牲贡献生态文明三示范 | 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二讲)

“生态”和“环境”谁更大?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一讲)

“生物安全”与“生态安全”是什么关系?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讲)

老龄化社会、社会组织与系统仿生学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九讲)

“战略留白用地”怎么留?周道生态文明(第十八讲)

香港海洋公园该不该倒闭?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七讲)

高原鼠兔要不要灭?以生态保护之名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六讲)

遵循与自然相处之道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五讲)

给农作物病虫害防治条例挑点毛病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四讲)

走出城市生态建设的常见谬误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三讲)

生态修复的根本原则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二讲)

“新新基建”建什么、谁来建、怎么建?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一讲)

“新新基建”是生命栖息地的建设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讲)

生物防治应作为"公益事业"予以大力支持 | 周道生态文明(第九讲)

尼帕病毒、Disease X与森林康养 | 周道生态文明(第八讲)

为什么要支持《反虐待动物法》?周道生态文明(第七讲)

生态文明仅为“中国概念”?周道生态文明(第六讲)

谈谈2020年第一季度GDP-6.8% | 周道生态文明(第五讲)

环境影响评价为什么需要公众参与?周道生态文明(第四讲)

新冠病毒横扫全球谁之责?周道生态文明(第三讲)

为什么要保护槭叶铁线莲?周道生态文明(第二讲)

为什么要保护崖沙燕?周道生态文明(第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