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13503.75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185次
周晋峰:生物多样性是生态文明的根本 | 周道第78讲
2020/10/23 19:28:00 本站

在天津举办的“疫情时代下生态文明建设与大学使命”学术论坛上,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应邀作专题报告。在报告中,周晋峰以《生物多样性是生态文明的根本》为题,结合绿会在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的实践案例,进行了生动阐述,现整理分享如下:



人类栖息地是什么?现在面临什么情况?为什么要践行生态文明?这就是我今天报告要讲的重点。我们是生物多样性保护领域的国家一级学会。生物多样性是生态文明的根本。生态文明起源于生物多样性、截止于生物多样性。


1972年斯德哥尔摩联合国人类环境大会建立环境署,1985年签署了《保护臭氧层维也纳公约》,随后出台了《蒙特利尔议定书》,1992年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签署了UFCCC和CBD公约,随后CBD成立,还有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名古屋议定书,这些都是CBD的内容,我国已经签署了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


关于2000-2015年联合国千年计划和2015-2030可持续发展计划,我去过十几个大学讲课,课上会问大学生联合国的千年目标,中国有一项任务还没有完成,是哪一项,多数大学生回答不上来。这一项没有完成的任务是7b项:降低生物多样性丧失的速度。中国在2015年联合国千年目标报告的时候,只有这一项任务没有完成。


为什么说生态文明结束于生物多样性呢?因为如果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问题解决了,将会开始另一个新特征的文明,这个文明也将不再是生态文明了。生态文明是针对人类栖息地、人类生存环境的问题,需要人类奋斗来解决这些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这是生态文明的特征,所以,生物多样性是根本。在可持续发展目标里,有很多项内容都与生物多样性密切相关,比如:6清洁水和卫生、11可持续城市和社区、12负责任的消费、13气候行动、14水下生命、15陆上生命,都明确的强调生物多样性。这些目标是间接的,生物多样性的丧失是直接的。


在中国实施千年发展目标报告中的17个目标中,山水林田湖草、沙漠与海洋,所有这些都是生物多样性。生物多样性分为三个层次,其核心是基因多样性。以香蕉为例,50多年前我们吃的香蕉因为一种病毒已经全部灭绝,因为香蕉是无性繁殖,没有基因多样性,所以一个病毒就把全球的香蕉都消灭掉了,就是因为缺少基因多样性的原因。香蕉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我们祖先吃的五谷杂粮,现在很多都没有了,大多是因为其基因多样性消失了。物种多样性是指动物、植物、微生物,包括新冠病毒,都是物种多样性的内容。然后是生态系统多样性,有沙漠才有沙漠植物、动物,有海洋才有海洋生物。生态系统养育了生物、植物,物种培育了基因。生物多样性保护是这三个多样性的保护。


前段时间中国科学院有关部门召开植被病虫害防治大会。在线两万人参加,主要的支持单位,农业和农村部与林业和草原局都有参加,主要是病虫害防治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大会请我做第一个主旨发言。我的发言让很多人感到震惊。我讲到我们的病虫害是多了还是少了呢?该不该为了树的健康把虫子都杀掉呢?我的观点和很多传统的观点与做法不同。有数据显示,德国在过去27年全国保护区调查昆虫下降了75%,震惊了世界。一方面人类的栖息地面临着昆虫丧失的极大风险,人类的生存都要因此受到危害,另一方面我们每年还拿出大量的钱去杀虫,这就是工业文明的问题。对于一些昆虫的存在,我们是防微杜渐还是充分容忍呢?植树都希望吸引鸟儿过来,但是鸟儿是需要吃虫子的呢!拼命的杀虫,最终会导致鸟儿也一并没有了。这就是生态系统。


墨西哥蝾螈是另外一个例子。墨西哥蝾螈作为现代生命科学很重要的“小白鼠”,全球开始大量人工繁殖,但是,墨西哥野生蝾螈就成为了濒危物种。由于研究需要,大量的抓捕,使得野外种群数量岌岌可危。编订野生动物保护法的根本目的,不是保护濒危物种,而是要保护人类栖息地。


2019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宣布:未来10年将有100万物种濒临灭绝。而我们的野生动物保护名录却30年没有改变。这是不对的。


中医药企业,包括行业协会,甚至管理局,总是和我们争论,甚至说吵架也不为过。为什么呢?因为总有人或机构想把虎骨和犀牛角作为药材使用,说可以通过驯养繁殖来实现,但驯养繁殖并不是保护,这些动物仍然面临着极大的危险,一不小心就会彻底灭绝。如果动物都已经灭绝了,又何谈去治病呢!所以,我们一直强调濒危物种不能放在传统医药的目录里去。这是我们提出的要求。各类争吵也由此而生。不过我们不会妥协,并正在全球倡导:在生态文明思想下推动中医药可持续发展。


我们的智慧、思想、办法来源于自然。如果失去了生物多样性,这些自然的力量就会消失。当前,我们对于现代工业文明的化肥、农药的处理,是非常不重视自然的处理。在SARS病毒的发源地,前两年又发生过一次冠状病毒,幸运的这种病毒只传染了猪,没有传染人,导致数百万的猪病死。但这次病毒的发生也是栖息地丧失导致的——因为人类活动导致蝙蝠没有地方待了,就飞去猪圈,进而引发了病毒的传播。在马来西亚,尼帕病毒的死亡率高达70%以上,在印度和中国边境也发现了尼帕病毒。这次新冠疫情之后,大量的、频繁的消毒,这是世界各国都在采取的措施,但从生物多样性角度讲,过度消毒也需要慎重、要适度。过度消毒对生物多样性,对未来超级病菌的产生,对其他生命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工业文明对生物多样性的冲击是巨大的。中国原来是有九十多种猪,丰富的多样性,让它们有很强的适应性和对各种病毒的抵抗能力。但是,工业文明的力量,让出栏率高的单一品种大规模推广,从工业文明角度来看这似乎是了不起的,解决了人类吃肉的问题。但在生态文明时代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一个猪瘟就会让猪大规模的消失,引发价格动荡,带来一系列社会问题。与猪相类似的另一个中国本土物种——中华蜂,也处在濒危的状态,因为现在很多蜂农已经不养中华蜂了,改为去养意大利蜂,因为意大利蜂产蜜多。这些都是农业生物多样性需要注意的。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始终大力倡导农业的生物多样性,因为这是和我们粮食安全息息相关的。


曾经有一位日本教授名叫大西近江,多年前在云南的一个小山村里找到一株野荞麦,拿回日本做杂交。当时日本的荞麦是异花授粉,产量特别低。大西近江把从云南找到的野荞麦和当地家荞麦进行杂交,生成的家荞麦是自花授粉,产量得到大幅的提升。袁隆平先生也是找到野水稻去和家水稻进行杂交,得到了优势品种。如果没有野荞麦、野水稻,如果没有农业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就不会有我们现在的粮食安全,而我们未来的粮食状况也将是非常危险的。


我曾经去考察过哈尼梯田。梯田曾经主要是红米种植,但是工业文明下的优良品种推广,重点推广的是高产水稻。但用生态文明去思考这一现象,就会发现是错误的,有很大隐患,必须要重视。


上海南汇东滩植树事件,我们一直在关注。当地芦苇是鸟类的天堂。但因为当地说绿化指标达不到规定要求,又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利用,于是在东滩湿地开始了植树计划。这是不对的。上海东滩是海洋生物的产房,还是迁徙鸟类的栖息地。种了树后,海洋生物和迁徙候鸟就没有栖息地了。我们呼吁了两年,其植树情况终于在今年被叫停了。


气候是现在很热门的话题,其实气候本身什么问题都没有,气候唯一的问题就是影响了人类的栖息地。气温升高一度,海洋每天蒸发的水量,就是多少颗原子弹释放的能量。台风、飓风、旱涝灾害、澳洲大火、加州大火……这些都和气候变化紧密相关。我今天早上刚刚从新疆回来,我们和中科院有关机构联合研究,开展罗布泊科考,此前还开展了三江源、卓乃湖的考察,关注其在过去十年大规模沙化情况。急剧的气候变化会使得人类和物种的栖息地快速丧失,甚至来不及采取措施调节。而气候变化问题根本上还是生物多样性危机,因为人就是生物多样性的一部分。现在我们的科考队正在罗布泊进行生物多样性的科学考察,关注在气候变暖情况下,我国西北地区逐渐暖湿化,会带来哪些影响。


我们是1985年成立的,当时为了迎接从英国归国的濒危物种麋鹿,中央决定成立的中国麋鹿基金会,是我们基金会的前身,1997年更名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基金会,2010年再次更名为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从成立之初到现在,我们开展了大量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研究工作,也积累了大量的案例,希望能够和大家合作!谢谢。


(以上内容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报告人审核)


整理/张明 审/Tammy 编/Angel


推 荐 阅 读:

生态文明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贡献,是新的世界观和方法论 | 周道生态文明(第77讲)

周晋峰出席“疫情时代下的生态文明建设与大学使命” 学术论坛,与近200位专家学者共同探讨生态文明建设

周晋峰将出席“疫情时代下的生态文明建设与大学使命” 学术论坛并做特邀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