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13503.75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185次
每一个“中国绿发会保护地”都蕴含着一批中国生态环保故事 | 周道生态文明(第74讲)
2020/10/4 20:44:00 本站


第一个中国绿发会保护地是怎样建立起来的呢?它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公民科学家又是如何通过自身努力守护环境的呢?通过一个个保护地的建设,有效推动了江苏东台条子泥、上海南汇东滩、河北曹妃甸等湿地生态系统,巡护救助穿山甲、斑海豹、东方白鹳、大鸨等,以及就地保护古树(如古枣树、古腺柳)和迁地保护五小叶槭等多个项目,保护地体系的生态环境效益已经呈现出了巨大能量。


依托保护地体系,中国绿发会还开展了丰富多彩的线上线下科普宣传活动,参加互动人次超300万次,同时推动地方以生物多样性保护为抓手,发展绿色产业,提高当地居民的收入和就业,具有重要的社会经济效益……每一个中国绿发会保护地都蕴含着一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中国故事。


本期周道生态文明,周晋峰博士将带大家走进这一个个的动人故事。人类与自然万物共享一个地球,危及生物多样性的行为,其实也是在危及人类自然的栖息地。让我们遵循与自然相处之道,以自然为师,以生态文明思想为指导,以保护生态、尊重自然为主要目标,共同守护我们唯一的家园。 


文/cookies 审/tammy 编/Angel


推 荐 阅 读:

“随时随地,绿会保护地”的前生今世 | 周道生态文明(第73讲)

月饼的美味不能靠过度包装 | 周道生态文明(第72讲)

从雪兔子看公众保护绿水青山 | 周道生态文明(第71讲)

道路交通生态文明还能做些什么?周道生态文明(第70讲)

我们对UNESCO人工智能伦理草案有意见 | 周道生态文明(第69讲)

生物多样性的实践和原则?周道生态文明(第68讲)

生态文明:生物多样性与植被病虫害 | 周道生态文明(第67讲)

生物多样性与人类文明变迁 | 周道生态文明(第66讲)

从漏油案例,谈环境修复与污染治理存普遍问题 | 周道生态文明(第65讲)

后疫情时代,谈谈国内大循环如何促进高质量发展 | 周道生态文明(第64讲)

区块链与公益 | 周道生态文明(第63讲)

为蜂农开辟道路,实现防疫、生产与环保多赢 | 周道生态文明(第62讲)

大开门,迎接公共健康新常态,可以吗?周道生态文明(第61讲)

管理邮件快件要维护公共环境利益 | 周道生态文明(第60讲)

封路下的蜂农转场告急,亟需改善“两个循环” | 周道生态文明(第59讲)

土壤生态系统保护,需制止电捕蚯蚓 | 周道生态文明(第58讲)

月饼过度包装为何总解决不了?莫让国家标准成为拦路虎 | 周道生态文明(第57讲 )

AI伦理如何助力人类应对三大危机?周道生态文明(第56讲)

世界遗产应不得建设和增加旅游 | 周道生态文明(第55讲)

Biodiversity餐厅如何助力生物多样性保护?| 周道生态文明(第54讲)

荒谬的科学伦理和审批 | 周道生态文明(第53讲)

周晋峰谈旧物回收两原则、四层次 | 周道生态文明(第52讲)

很多疏浚清淤治污工程都存在严重问题|周道生态文明(第51讲)

邻避垃圾场,路在何方?周道生态文明(第50讲)

为什么要做罗布泊生物多样性十年调查与监测?周道生态文明(第49讲)

荒野与竜林:让自然去演化,让生命去流淌 | 周道生态文明(第48讲)

建设、拆除和疏浚清淤工程,都应遵循生物多样性评估和监测标准 | 周道生态文明(第47讲)

“荒滩”不荒,植树造林须因地制宜、保护生物多样性 | 周道生态文明(第46讲)

已建成的无环评红崖山水库桥,该不该拆?周道生态文明(第45讲)

行动起来,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 周道生态文明(第44讲)

森林康养“盲人说象”新大危机 | 周道生态文明(第43讲)

污染治理三公理 | 周道生态文明(第42讲)

端午将临 | 周晋峰:呼吁成立6.22国际反过度包装日,保护生态环境从绿色包装做起 | 周道生态文明(第41讲)

绿会秘书长谈穿山甲升级与药典除名 | 周道生态文明(第40讲)

解码新发地和华南海鲜市场:各地应立即行动 | 周道生态文明(第39讲)

如何让国家听到更多弱势群体声音?| 周道生态文明(第38讲) | 南方周末报道绿会“两会”建言平台

地球之肾与大自然精灵的故事 | 周道生态文明(第37讲)

周晋峰:绿色工程,亟需从根本上破解绿色思维缺失 | 周道生态文明(第36讲)

新娱乐平台怎样推动生物多样性主流化?周道生态文明(第35讲)

节约=生态!"生态工程"需请生态志愿者参与筹划 | 周道生态文明(第34讲)

为地摊欢呼,希望它行稳致远 | 周道生态文明(第33讲)

为什么我们要建立生物多样性工作标准?周道生态文明(第32讲)

生态修复的四原则 | 周道生态文明(第31讲)

国际盛赞中国不设GDP目标 | 周道生态文明(第30讲)

南苑大泡子改建大型湿地公园,真的是保护生态吗?| 周道生态文明(第29讲)

野生植物保护实践与立法五建议 | 周道生态文明(第28讲)

致敬"大理五溪生态治理工程"的叫停者 | 周道生态文明(第27讲)

“五会合一”的《动物防疫法》线上研讨直播:立字立言的推动 | 周道生态文明(第26讲)

“全国创新争先奖”获得者周晋峰:让科技更好服务生物多样性 | 周道生态文明(第25讲)

保护诚可贵,更应大力避免生物多样性重大破坏工程 | 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四讲)

森林旅游与生态旅游是不同或相反的概念 | 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三讲)

“小冀”以牺牲贡献生态文明三示范 | 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二讲)

“生态”和“环境”谁更大?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一讲)

“生物安全”与“生态安全”是什么关系?周道生态文明(第二十讲)

老龄化社会、社会组织与系统仿生学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九讲)

“战略留白用地”怎么留?周道生态文明(第十八讲)

香港海洋公园该不该倒闭?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七讲)

高原鼠兔要不要灭?以生态保护之名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六讲)

遵循与自然相处之道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五讲)

给农作物病虫害防治条例挑点毛病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四讲)

走出城市生态建设的常见谬误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三讲)

生态修复的根本原则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二讲)

“新新基建”建什么、谁来建、怎么建?周道生态文明(第十一讲)

“新新基建”是生命栖息地的建设 | 周道生态文明(第十讲)

生物防治应作为"公益事业"予以大力支持 | 周道生态文明(第九讲)

尼帕病毒、Disease X与森林康养 | 周道生态文明(第八讲)

为什么要支持《反虐待动物法》?周道生态文明(第七讲)

生态文明仅为“中国概念”?周道生态文明(第六讲)

谈谈2020年第一季度GDP-6.8% | 周道生态文明(第五讲)

环境影响评价为什么需要公众参与?周道生态文明(第四讲)

新冠病毒横扫全球谁之责?周道生态文明(第三讲)

为什么要保护槭叶铁线莲?周道生态文明(第二讲)

为什么要保护崖沙燕?周道生态文明(第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