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合作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5664980.15元
  • 支出总额:0元
  • 爱心人次:213次
穿山甲只有放归野外才是真正的救护——记周晋峰与国际知名报刊记者谈绿会穿山甲保护
2019/5/17 18:30: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5月6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绿会”)秘书长周晋峰接受国际知名报刊记者的访问,周晋峰向她介绍了绿会近几年来在穿山甲保护方面所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


只有放归野外才是真正的救护


2019年5月6日,全国首例穿山甲公益诉讼案在广西南宁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绿会告广西陆生野生动物救护研究与疫源疫病监测中心(简称“广西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因救护不力,致使其收容的32只穿山甲全部死亡,该案未当庭宣判。


微信图片_20190517173958.png


每年广西海关查获的穿山甲数量可达几百只,但是为何广西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没有任何一只穿山甲的野放记录?“只有放归野外才是好的救护、才是真正的救护、才是成功的救护”,周晋峰秘书长在法庭上说道,成千上百只穿山甲被送到这里,可没有一只能回到自然。多年来,广西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的穿山甲救护效果可谓是“零”。对穿山甲等野生动物来说,只有在救治之后放归野外,才是有尊严的生存。


官方野生动物救护机构不应成为穿山甲非法贸易的“帮凶”


这起案件的缘由要追溯到一年多之前。2017年8月,广西海关查获了34只穿山甲,其中32只活体,2只死体。广西省林业局按照规定将32只活体穿山甲交由广西疫源疫病监测中心予以救护。绿会在得知这一消息后,第一时间联系广西方面,要求参与穿山甲救护,遭到拒绝。


微信图片_20190517174000.png

(来源/中新网)


官方称,由于该批次穿山甲被人为灌食、处于高度应激反应、拒绝进食和传染性的病原微生物感染等多方面原因,尽管工作人员极力救护,但它们仍陆续发病和衰竭死亡。2017年10月22日,该批次穿山甲最后1只死亡[1]。


周晋峰秘书长提到,从理论上来说,应该有数百只穿山甲在广西野生动物中心接受救治,可是绿会工作人员在这里没有见到一只活体穿山甲的身影。出于疑问,绿会向该中心提出查阅以往穿山甲救护记录,却遭到拒绝,这么多的穿山甲到底去了哪呢?绿会在不懈的跟踪追查下发现,广西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曾先后在2015年至2016年间向广东佛山市南海区盐步粤辉腾钢材经营部运输穿山甲48只。这家所谓具有“广东省野生动物主管部门核发的穿山甲驯养繁殖许可证”的钢铁公司,其主营业务为金属材料、五金、电器、装饰材料和销售,并不包括野生动物养殖。2018年11月,粤辉腾钢材经营部法人罗润满,因非法买卖穿山甲被湖南警方立案调查[2]。庭审时,周晋峰秘书长无奈地说道,“我在电影中看过这样的情节:海关和警察查获走私物品,转手就把这走私物悄悄地还给了走私犯,最后走私犯哈哈大笑。电影般的情节正在真实生活中上演,你们成了走私黑链条的一部分!”


信息公开与公众参与是穿山甲保护的重点


截至2017年10月底,广西海警交给广西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救护的32只穿山甲全部死亡。对此,绿会要求公开穿山甲死因。广西方面则称这批穿山甲存在疫情,并先后以委托中国科学院、中国军事科学院、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医学院等单位进行疫情鉴定为由多次搪塞,拒绝出具鉴定材料。


作为国家一级学会、致力于穿山甲等野生动物保护的公益组织,绿会一直在向广西林业申请穿山甲研究材料(粪便、血液、鳞片等),多次无果。绿会希望能利用现代生物学技术对研究材料进行分析,确定穿山甲的来源和死因,从而更好地开展救护工作,广西林业多次将穿山甲送往钢铁公司“寄养”,却连穿山甲的一点粪便都不愿交给我们,理由何在?


在多次向广西林业厅申请公开穿山甲流向等信息未果后,绿会于2018年12月底起诉广西林业厅“不履行政府信息公开法定职责”。2019年4月,第八届“中国十大公益诉讼”评选结果出炉,“绿会诉广西陆生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等濒危动物穿山甲保护失职案”位列第四,被评为2018年度全国“十大公益诉讼”案例。在周晋峰秘书长看来,这起公益诉讼案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示范作用。这个案例可以让更多的公益组织和个人能够了解国内穿山甲保护的现状,希望能带动更多人关注穿山甲等濒危物种;二是警示作用。这也是向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表明我们的态度,如果不能做到公开透明,我们定会追问到底。


“穿山甲药用价值高”不可信


2016年9月28日,第17届《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缔约方大会(CITES CoP 17)将穿山甲由CITES附录Ⅱ升至附录Ⅰ。这意味着,全球穿山甲得到最高级别的保护,禁止一切国际商业性贸易。可是自此之后,非法穿山甲贸易量不降反增,周晋峰秘书长称,由于穿山甲的市场需求不减,但中国乃至亚洲本土穿山甲的数量极少,致使非法走私量增加。


穿山甲鳞片的主要成分为角蛋白,跟人类的指甲相同,但没有科学证据表明穿山甲鳞片真的是有效的治疗方法[3]。在中国,穿山甲的药用价值似乎被“神化”了。在“吃啥补啥”的“传统”逻辑的误导下,坚硬的鳞片和善挖洞的特性成了穿山甲能“通经下乳、祛瘀散结、外用止血”的“佐证”。这种盲目迷信成为了穿山甲惨遭偷猎、走向灭绝的主要原因。因此,“穿山甲药用价值高”实在不可信。


周晋峰秘书长告诉记者,“目前具有穿山甲中药售卖许可的中药公司达两百多家,虽然他们可以‘合法’地销售穿山甲药品(即库存),但是其穿山甲来源很大程度上是非法的。”这也是绿会为何提倡使用现代基因技术对穿山甲进行鉴定,因为科技可以告诉我们穿山甲的来源。


从2017年“穿山甲命运转折之年”,2018年“穿山甲盘点之年”,再到2019年“穿山甲正名之年”,绿会一直走在穿山甲保护的第一线。揭发香港“穿山甲公子”、穿山甲非法贩卖调查、成立多个中华穿山甲保护地、推动取消穿山甲入药、绿会志愿者深入尼日利亚调查穿山甲生存状况、绿会穿山甲女孩积极参与广东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收治5只穿山甲的救护工作……我们将继续努力,保护穿山甲等野生动物;同时,我们也诚挚地希望能有更多人加入我们,与我们共同行动,关注穿山甲的未来。


文/岩青 审/Sophia 编/Angel


参考资料:

【1】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2366741_qq.html

【2】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25770319206795740&wfr=spider&for=pc

【3】http://www.cbcgdf.org/NewsShow/4854/6139.html

【4】http://www.gxnews.com.cn/staticpages/20190508/newgx5cd2b466-18296742.shtml


【推 荐 阅 读

绿会诉广西林业穿山甲救护不力案代理词 | 关于广西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不履职

绿会诉广西林业穿山甲救护不力公开案代理词 | 针对广西救助中心混淆穿山甲来源概念

绿会诉广西林业穿山甲公益诉讼案律师代理词|有理有据

绝不允许违法行为来抹黑制度 | 穿山甲公益诉讼代理词2

穿山甲无一只野放,绿会认为应再立一案追过去10年救护失职 | 广西穿山甲公益诉讼案代理词1

为广西穿山甲诉讼我实在想说说

全国首例穿山甲保护公益诉讼开庭在即 欢迎旁听/观看庭审直播

绿会终审完胜广西林业|穿山甲信息公开全部上诉请求获南宁中院支持|错误裁定被撤销

西乡塘人民法院一份裁定两处错误,原、被告分不清 | 绿会穿山甲行政诉讼案

历时四个月,国内首例穿山甲公益诉讼获广西南宁中院立案

众媒体报道转载广西林业穿山甲被诉 | 生态人大受鼓舞 | 网友热议:片甲不留?

公益诉讼在广西:玉林中院立案迅速,南宁中院却拖延至跨年仍未立案

广西林业局提供虚假信息,绿会为寻求真相再向法院起诉

广西穿山甲救护走在“全国前列”?绿会愿与参会专家公开辩明是非

广西林业厅穿山甲信息公开回复仍疑点重重,绿会再向国家林草局提起行政复议并获受理

广西林业厅不予答复近5年批次穿山甲救护信息,起诉不属受案范围?绿会递交上诉状

追究32只穿山甲死亡责任,绿会在南宁中院提起公益诉讼,广西林业厅位列案件第三人

点赞 | 国家林草局支持绿会撤销广西林业厅原件 | 要求公开33只穿山甲信息

穿山甲为什么没有了?绿会诉广西林业厅行政诉讼案今日开庭

绿会诉广西林业厅不履行信息公开法定职责获立案 | 穿山甲盘点之年

广西截获34只走私穿山甲,绿会致函广西海警愿通过中华穿山甲保护地提供全力救助与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