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合作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6675070.15元
  • 支出总额:23692739.73元
  • 爱心人次:224次
从生物多样性保护角度谈植树造林和国土绿化 | 周晋峰在绿色自然保护国际媒体论坛发表主旨报告
2019/3/12 19:17: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当地时间2019年3月7日,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率团在意大利古城比萨附近的圣米尼亚托(San Miniato)参加第十五届绿色自然保护国际媒体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题目为《生物多样性与森林》。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057.png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059.png

来源:Greenaccord


论坛主办方非常重视绿会此次出席论坛。此次论坛聚焦对如何实现森林的生态价值,及其对土著居民破坏的后果进行深入的思考。其由意大利环境部和托斯卡纳地区合作举办,赞助方包括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有来自五大洲的百余位记者参加了论坛。


在主旨演讲中,周博士谈到目前我国的大规模植树造林和国土绿化这一大背景,表示有大批民众参与的植树造林工作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就;不过在当下,我们也应该重点关注植树造林和国土绿化中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问题,尤其是结合全球气候变化的紧急形势。例如在植树造林时,应考虑不要对土壤、对气候变化产生负面影响,同时最大限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也是为什么现在出现了“碳中和”城市,最大限度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同时强调对地表生态环境的规划与保护。我们在大规模植树造林、在肯定和贯彻一个正确的决策和原则的同时,也应该考虑怎样把其实施、做的更好,要充分考虑生物多样性的问题。


以下将主办方7日的官方媒体发布摘选整理中文如下,以飨读者。



《通过改变我们的文化和经济模式来拯救世界的森林》


由非盈利组织绿色文化协会(Greenaccord)与托斯卡纳地区组织并在圣米尼亚托举办的第15届绿色自然保护国际媒体论坛今天拉开了帷幕,重点关注的是无论立法的努力如何,世界森林的砍伐令人担忧的快节奏。主要原因是农业产业与不可持续的经济和消费体系。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101.png


圣米尼亚托,2019年3月7日 – “森林代表了生态系统内的平衡和稳定。无论怎样,我们每年都会失去1600万公顷的森林。这些惊人的数字,应该足以令我们立即采取行动,为森林供氧,过滤空气,调节附近地区的湿度,吸收大量温室气体,并为当地居民提供住所和生计。林地应为视为普遍资源,因为它们保证了地球的平衡,因为对它们的保护是对全人类的保护,但是却取决于单一国家薄弱的立法。”这些都是第15届绿色自然保护国际媒体论坛的开幕致辞。论坛的主题是“地球的气息:森林”,由非盈利的绿色文化协会和托斯卡纳地区组织,将一直在圣米尼亚托持续举办至3月9日。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103.png


三个最濒危的地区


我们林地的日益丧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迫,因为它直接影响到人们的生活。然而,造成毁林的复杂动态被媒体低估和报道不足。森林退化的最初原因是集约化农业和采矿。“今天的经济体系是以生产、消费、浪费为基础的,是一个贪婪的怪物,以越来越多的自然资源为食,却不允许资源的再生。当经济利益战胜自然的保障时,后果是灾难性的,生物多样性的大量丧失、供水被污染,以及土著居民被迫迁移。”绿色文化协会主席Alfono Cauteruccio这样阐释。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105.png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107.png


"我们特别关切世界上林地百分比最高的三大地区----亚马逊、刚果区域和东南亚----的森林砍伐问题"。亚马逊森林遍及九个不同的国家 (巴西、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哥伦比亚、秘鲁、圭亚那、法属圭亚那和苏里南), 占南美洲领土的43%。它为整个地球提供了20% 的非冷冻淡水, 容纳了世界35% 的生物多样性。在亚马逊地区, 300个土著居民区生活在240种不同的语言中, 共容纳300万人口。


森林砍伐:温室气体排放的第二大原因


环境纸业网络森林运动协调员 Sergio Baffoni 解释了森林砍伐对我们星球的影响。“森林砍伐对气候的影响是毁灭性的,是温室气体排放的第二大原因。但气候变化并不是唯一的负面影响。地球上80%的生物多样性生活在森林中,而每天有250种物种在消失。这是一个悲剧, 影响到生活在森林中或森林附近的10多亿人的生活, 随着荒漠化的推进,他们被迫移民。每年约有200人因试图保卫这些领土而被杀害。而这个数字是不断增加的 "。他总结说, 为了对抗这一进程, “我们必须让各国政府团结起来,制定战略,即使它们往往比大型工业游说集团弱。必须审查纸张回收的政策,我们必须学会对生活质量进行评估,而不是计算我们消费的产品数量”。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109.png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111.png


一个严重的问题:掠夺性文化


莫利塞大学(University of Molise)林地评估与养殖学教授Marco Marchetti将他的演讲重点放在了我们星球的生态系统上。“我们生活在一个文化脱节的时代。我们必须恢复一种生活方式,使我们更接近农村的生命周期,无论好坏,都使我们与自然的周期联系起来。”关于对气候的影响,他解释说,“如果气温上升3度,我们就可以在西伯利亚种植谷物,并造成明显的破坏性后果。”因此,我们必须促进文化的革命,“依靠青年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谈论城市森林,改变我们建设城市的方式,利用土壤和土地。拥有更多的绿地并不一定能确保生态系统具有相同类型的服务和功能。”


“林地的消失是一个人道主义问题,而不仅仅是环境问题,它使殖民主义重新抬头,其基础是不承认与我们自己不同的文化和习俗。”绿色文化协会科学主任Andrea Masullo 向与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说道,“生活在森林里的人不会想到积累,他们与自然环境保持平衡,这与我们的文化正好相反,我们的文化对环境持掠夺性态度,而不是尊重与保护。森林里的人民懂得如何可持续地利用自然资源。相反,我们没有任何消费的标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文化模式要对气候变化等严重自然灾害负责。”他总结道。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112.png

微信图片_20190312190114.png


中国拯救森林的努力


在面对大规模的环境问题时,国家和国际政治至关重要。中国做出的选择堪称典范,因为他们对很大一片领土负责。“北京在过去几年里提出了各种森林监管计划,采取不同的森林培育方案,并且获取土地进行重新造林,最终目标是扩大绿化面积。”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周晋峰阐释道,“这些举措使中国成为世界森林保护的领头羊。”然而,重新造林已经“对生态系统产生了影响,土壤失去营养过快,生物多样性难以找到平衡。人造林是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也必须更加努力地工作,”这位环保人士解释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基金会正在努力建议把中国宪法的第26条有关‘植物造林’的内容,改为‘保护生物多样性’,以便我们能够使政府更加肩负重新造林的责任。”


(注:除已标来源外,其他图片均来源于绿会绿大朱正学)


文/牛静美 审/Maggie 编/Angel


推 荐 阅 读

周晋峰在意大利绿色自然保护国际媒体论坛就中国与全球气候变化紧急形势发表主旨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