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合作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2956.53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686次
珍古道尔于世界环境日寄语:中国为美好未来而努力
2017/7/10 10:22: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我第一次到中国是在1998年,当时我被邀请到上海中亚海外学校区域理事会做演讲。这个机会让我特别激动,我也兑现了对Greg MacIsaac的承诺。Greg九十年代帮助我在达累斯萨拉姆(坦桑尼亚首都)创立了“根与芽”。离开坦桑尼亚后他在中国办了一所新的国际学校——北京京西学校,不久便写信邀请我去参观。我告诉他,只要他能在新学校和当地学校引入“根与芽”,我才会去。当我听说在Michael Crook(一位生在中国、长在中国的英国人,觉得自己更像是中国人而不是欧洲人)的帮助下这个愿望实现了以后,我产生了如何解决旅行的费用的问题。正当这时,我收到了国际学校会议的邀请,也解决的我的烦恼。一份邀请有多少故事啊!

Greg陪我从上海到达北京,并参观了北京京西学校和花家地学校的“根与芽”小组。他也跟我讲,他有计划在其它学校开展。那时还没有人会谈论工业发展对环境的破坏。公众对自然破坏,例如栖息地破坏、空气污染和水污染,的抗议也很少。但是自然已然开始以自己的方式抗议。九十年代中国政府也开始解决日渐凸显的环境问题。因山区乱砍滥伐导致长江流域土壤侵蚀,洪水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中国政府最终禁止了伐木,开始了大规模植树造林。尽管快速发展和大规模城市化对野生生物和栖息地产生了影响,也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敢于为此发声。

梁从诫为提升人们的环保意识发起了“自然之友”。1994年3月31日,自然之友成立。这标志着中国第一个在国家民政部注册成立的民间环保团体诞生。1998年我到梁先生家拜访,我们相见如故。他介绍了自己保护藏羚羊的工作——现在藏羚羊得到了政府的保护,但一些边远地区的盗猎仍然存在,而反盗猎的工作也十分危险。

我还参观了北京周边的麋鹿苑。郭博士向我介绍了麋鹿苑是为了迎接麋鹿1985年回归中国而建立的。我在《动物和动物世界的希望》书中也写到过。今天在搜集资料的时候我读到这样一些话:“我们意外地发现珍在中国已经非常知名。她的一本书翻译为中文,售出8万余本。珍在中国环保的问题上有一股号召力。”

第一次参观也有很多人陪同。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热切希望了解动物和自然,也很想见我。也有人已经在采取保护行动。有一位中学生冒着生命危险去阻止盗猎,调查动物交易市场。他成立的“绿眼睛”最终加入到我们的“根与芽”项目中来。花家地学校的一个八岁男孩救了一只小鸟。尽管妈妈不支持,他坚持照顾并最后放飞小鸟。

从九十年代起,主流媒体越来越关注环境问题。“根与芽”成长发展十分迅速,在北京、上海和成都都建立了工作室。我以前每年都去一次,他们就把“根与芽”的节日庆祝活动都安排到这个时间。我记得北京的活动特别有创意,来自中国全国各地,甚至远至内蒙古的学生都来参加。中国媒体代表参加了我们的活动并且采访了学生,在全国范围内进行报道。这极大地促进了我们的发展。 

和其他国家一样,中国许多地方的野生动物面临威胁。但是有了更多关注的声音,问题也在不断解决。2006年横跨青藏高原、沟通京藏、长约1215英里的铁路落成。但人们担心藏铃羊的生存是否会受到威胁。由于中国的保护工作及盗猎禁令的实施,羚羊从上世纪大屠杀以来,种群数量有了增长。但这条铁路切断了它们每年的迁徙通道。中国斥资在铁路下方修建了33条通道以保证羚羊安全迁徙。

中国黄海沿海开发破坏了北极-亚洲/欧洲迁徙路线上的候鸟在这里的停留地,导致许多水鸟种群数量迅速下降。当我听说将要建立世界上第一个“鸟机场”的时候我特别兴奋。这项浩大的工程要把垃圾填埋地改造成各种候鸟可以停留的主要场地,还会建设丰富多样的栖息地,并成立一个世界级的教育基地还有观光走廊供人们观赏鸟类。项目预计今年年底完成,我们也希望能有更多这样的项目。

如果还有人怀疑中国是否真的关心野生动物,看看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的Facebook吧!

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China 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and Green Development Foundation, CBCGDF),简称中国绿发会,发起并且支持了大量的项目保护各种野生动物及栖息地,并积极推进环境保护立法进程,对违法破坏环境者提起诉讼。中国绿发会邀请中国的企业家举行培训和研讨会,鼓励企业在发展的同时考虑对环境及子孙后代的影响。

圣诞前夕我最后一次到北京,见到了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这次见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讨论了绿发会的重点项目——麋鹿保护项目。一部分鹿已经从麋鹿苑转移到更宽阔的地方,并沿着一条河四散了。几群鹿现在已经完全生活在野外。当地的村民在照看着它们。 

2.jpg

(周晋峰教授谈论麋鹿项目) 

我们聊起共同关注的话题时,周博士表达了与“根与芽”合作的愿望。他为了中国环保参加各国会议。当天晚上他正要飞往柏林参加保护候鸟迁徙通道的会议。 

3.jpg

(向我展示中国绿发会的工作)

4.jpg

(晋峰在一旁看着我为他签名赠书《动物和动物世界的希望》 )

此行很多人告诉我,他们对环境和动物态度的改变来源于我们。他们有的加入了中学的“根与芽”小组,有的孩提时观看了早期《国家地理》有关珍和大猩猩的纪录片,有的是读了《黑猩猩在召唤》。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意识到了人类活动造成的环境问题和许多物种灭绝的联系。明星的支持对我们也非常宝贵,例如篮球运动员姚明和演员李冰冰。人们也因此增进了对动物的了解,知道了动物也有与人类相似的,抑郁、恐惧和痛苦的情感体验。 

5.jpg

(天津一所中学“根与芽”的学生在画湿地地图) 

7.jpg

(“根与芽”的学生和兰州大学合作,参加“拒绝鱼翅”倡议) 

近期中国政府禁止了消费鱼翅。去年中国航空禁止了鱼翅运输。最令人振奋的是,习近平主席去年宣布中国将在2017年底全面禁止象牙贸易。截止到三月份,已经关闭了67家雕刻厂商和零售店,占到总数的1/3。

我的好朋友Richard Ladkani(拍摄了《珍的旅行》)和Kief Davidson用了三年时间拍摄记录片《象牙游戏》。影片记录了象牙沿非洲各国、美国、欧洲和亚洲等国家的交易情况。其中有一位勇敢的中国年轻人—— 黄鸿翔——假扮象牙购买者在非洲、香港和越南进行调查。当问到他为什么愿意冒着生命危险扮演影片中的角色时,他回答,他想为数百万对关注动物和环境的中国人发声。

周晋峰教授曾答应帮助推动这部电影进入中国。最近北京影院已经上映。中国绿发会为Richard和Kief颁发了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证书,“赞赏他们为了打击象牙贸易制作出发人深省的纪录片”。

黄鸿翔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也是我的朋友。他的目标是提高在非洲的中国人的环保意识。今年他在达累斯萨拉姆组织了大象比赛。这项活动主要面向中国人,得到了中国大使吕友清的大力支持,并走完了全部赛程。同时走完的还有30位坦桑尼亚的“根与芽”成员。 

9.jpg

(与尊敬的吕友清大使见面) 

我们谈到需要提高当地中国人的环保意识,非洲的中国人在保护环境方面的重要角色以及教育外派建设施工的中国人(作为坦桑尼亚政府允许开发本国自然资源的回报)。他们从来没有接受过野生生物保护和环境方面的教育。对此我们探讨了中国使馆、黄鸿翔先生和“根与芽”的合作。

必须承认中国对海内外环境造成了一定危害,而欧洲国家和一些跨国企业产生的危害也很大。这是我去年年底想要表达的信息。今年三月习近平主席称中国不会退出巴黎协定。鉴于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中国必将引领时代,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原文链接:

http://news.janegoodall.org/2017/06/04/4346/

文/ 珍古道尔  编译/Kim  审/Shuya  责编/Angel

相关链接:

珍·古道尔高度称赞绿会志愿者,号召共同关注和保护穿山甲

珍·古道尔来信,将参加绿会共同主办的第二届“世界生态系统治理论坛”

绿会与珍?古道尔互致新年问候,表示筹划引进纪录片《象牙博弈》,推动全面禁止象牙贸易

珍·古道尔赠言绿会:让我们一起为所有生命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