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合作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2756.52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640次
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英格尔·安德森在斯德哥尔摩50+会议上的演讲 | 绿讯
2022/6/30 14:02:00 本站

近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绿会)国际部从联合国环境署获悉:2022年6月,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英格·安德森(Inger Andersen)在斯德哥尔摩50+题为“可持续地球,可持续健康——基于科学的解决方案如何推动变革(Sustainable planet, sustainable health: how science-based solutions can drive transformative change)”的会议上的演讲稿。她主要阐述了四点:解码并使科学透明和更易获得。用科学更新社会契约,回到我们为什么从事科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上来。明智地使用技术。彻底审查科学政策。绿会国际部将演讲内容整理编译如下,供感兴趣的读者参考。


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英格尔·安德森在斯德哥尔摩50+会议上的演讲1.png

(图源:UNEP)


联合国环境署执行主任英格尔·安德森在斯德哥尔摩50+会议上的演讲2.png

(图源:Eric Bridiers/UNEP)


毫无疑问,科学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科学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福祉,有助于养活世界生灵,并在许多地区改善了环境质量。科学为我们带来了数字时代。当然,最近科学力量最伟大的例子之一是,在创纪录的时间内实现了难以置信的转变,开发出了新冠肺炎疫苗。


但这一显著减少贫困和创造财富的进展是基于线性经济模型的,基于采掘经济,基于不平等的经济(包括国与国之间和国家内部的不平等)。这种增长和发展模式也将我们推向了当前的环境状况——我们环境署称之为三重星球危机:气候危机、生物多样性丧失和自然危机以及污染和浪费危机。事实上,人为排放的温室气体正在改变整个气候系统。自然和生物多样性的丧失正在破坏生态系统有效运作的能力。污染和浪费正在毒害我们的地球。


因此,一方面,科学有助于改善福祉、健康和社会。另一方面,科学发现——新化学品、新能源来源、新材料和新创新——对地球及其人民的健康造成了危害。


即使科学告诉我们这些危害,科学工作所处的经济、政治和社会体系有时也会不相适应,并且持续如此。 而这种不相适应,这反过来又对地球的健康造成了损害。


即便如此,科学仍是金矿中的金丝雀。没有科学,我们就不知道我们的星球是如何变化的,为什么会发生变化。我们不会有必要的解决方案来引导我们走向一个健康的地球和健康的人类。如果没有科学,我们就不会知道这些解决方案可以提供数亿个绿色就业机会。


因此,当世界各国齐聚斯德哥尔摩会议+50周年会议时,我们将寻找这些解决办法。这是一次必须为我们建设可持续未来的努力增添新动力的会议。


朋友们,


科学给予我们很多。但科学还可以给予更多的东西。科学界可以以往鉴来,塑造科学,使其产生更多的好处,减少坏处。今天,我想介绍四个行动领域,这些领域可以帮助科学界实现人类所需的变革,以应对三重行星危机,为健康的人类创造一个健康的地球。


第一个领域是解码科学。使科学知识传播变得透明、可理解、可操作和容易获得。


目前,科学正被错误信息和虚假信息所超越,这些信息通常以日常语言在短视频或社交媒体消息中呈现。如果我们想与更广泛的受众接触并打击错误信息,我们必须通过使科学易于理解来证明科学适合每个人。


这不是关于沉默。这是关于有效沟通,并将信息交给多数人,而不是少数人。显然,我们永远不会说服所有人。确认偏差是真实的。目标是用基本的科学知识武装各方。建立基于事实的对话,而不是偏见或政治、经济和权力利益。


除了让科学更容易理解之外,我们还必须让它更容易理解。大约70%的科学出版物都是付费的。所以,我要问的问题是,付费是否阻碍了科学进步。学术界人士告诉我们,最大的学术出版商爱思唯尔(Elsevier)的利润率通常在35%至40%之间,高于谷歌(Google)和苹果(Apple)。这对他们有好处,但对推广科学却不太好。我意识到科学作者需要生活,并让他们的作品出版。但在沉重的付费负担后,出版不是一条出路。


传播良好的科学是有好处的。当全世界发现铅对儿童健康的影响并加以传播时,每个人都在倾听。而且,通过与经济和商业利益力量的长期艰苦斗争,我们现在没有含铅燃料。这可以防止120万人过早死亡,每年节省2.45万亿美元。


第二个领域是理解和重申与科学的社会契约。从本质上讲,我们需要回到科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上来。


科学应该是关于发现的,这样我们才能了解世界,让世界变得更好。科学不是为了自我或名誉而发现。不幸的是,有一种看法——在某些情况下是正确的,在另一些情况下则不然——科学界有时更关心资费或论文上的名字,而不是社会进步的知识和智慧。


通过促进开放科学,改革出版业,实现跨学科和社区的更大协作,学术界和国家科学院在这方面可以发挥巨大作用。如果我们科学合作而不是竞争,不是在学术界搞经济利益竞争,我们就会有更好的结果和更少的重复研究。


在这里,我们有一个独特的时刻来反思我们是否为年轻毕业生提供了正确的培训、正确的知识、正确的技能和动机。审视这场三重行星危机,迫切需要将环境可持续性——对气候变化、地球科学的一些基本理解——纳入所有学位、学术和中学后课程。因为我们的未来取决于它。


第三个领域是明智地使用技术。


技术和创新对人类发展至关重要。数字革命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加速器。如果我们能很好地使用数字工具,我们会找到更多的解决方案,我们会更好地沟通和参与,我们会以真实和相关的方式将这些解决方案发布出来。


数据革命、高级分析和人工智能帮助科学家更好地理解气候变化的影响。绿色技术的进步使决策者和公众更容易想象交通和能源系统的变化。


在世界许多地方,科学有助于减少排放:例如,新车比50年前的车清洁99%。可再生资源可以提供目前全球能源需求的3000多倍。新兴技术和创新为我们提供了更清洁、更安全的水。


当然,技术对于解决青年失业问题和创造绿色就业所需的创业和创新至关重要。在未来十年中,利用创新和技术,将在新浪潮产业中创造数百万个新的“绿色”就业岗位。


正如当今自然世界的状况所证明的那样,我们必须更好地思考新技术的长期负面影响。技术是一种工具,就像任何其他工具一样。杀虫剂、肥料和新烟碱类药物可以增加我们的收成。但代价是什么?它们会污染我们的水道,导致湖泊和海洋死区的富营养化。新烟碱类化合物会影响蜜蜂、蚯蚓和其他昆虫种群,对自然和粮食安全有潜在的严重影响。


事实上,锤子有很多用途:从敲打钉子到制造巨大伤害的武器。有时,你能用锤子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它放在工具箱里。我们在应用技术时必须清楚地认识到任何长期的负面影响,而这种认识只有在传授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我们也应该开始将大自然视为一个关键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总是寻找更新、更时髦的方式来获得工作。大自然冷却、过滤、抵御风暴等等——所有我们尝试用技术做的事情。我们不需要重塑解决方式,但我们会继续努力。


如果我们还不开始支持大自然,我们将面临比现在更大的麻烦。如果生态系统服务继续下降,到2050年,全球GDP可能损失10万亿美元。另一方面,仅恢复15%的已转换土地可以避免60%的预期物种灭绝。


第四个领域是改善科学政策界面——这里我指的是科学如何影响政策,以便我们看到以科学为基础更快的转变。


我们需要考虑科学所强调的社会影响。然后,我们需要跨学科合作,使科学加速推动有效的政策变革、监管变革或基于法律的变革。


我们需要明白,有时科学和政策之间的道路并不是一条直线。有时它会蜿蜒而行。这通常是建立在既得利益基础上的,这将抵制从以前的政策制度中获得的权利和利益。因此,更灵活、更具包容性的科学政策界面将加速有效的政策和行动。


那么,我们如何改进科学政策界面?


首先,我们需要精简知识生产,以便缩小科学与行动之间的时间差。这个时间差实在太长了。1962年,雷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的开创性著作《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警告人们,滥用DDT等化学杀虫剂会对自然系统造成危险,但美国1972年才禁止使用DDT。同样,1924年,铅被证实对人类健康构成严重威胁,但直到2021,环境署才开展了20年的运动,逐步淘汰含铅汽油。我们可以把解决方案放在研究的最前沿,而不是问题的定义。


科学也必须更加积极主动,这是环境署工作的一个关键重点。预警、远见、情景构建、预测分析和新一代综合评估模型将是环境署未来科学政策界面的关键。


科学也应该更具包容性。一个以学术眼光进入陌生景观的研究人员和一个祖先在这些土地上漫游的牧民将看到两种截然不同的东西。这两种观点都有价值,但我们过于看重外人的意见,尽管土著人民和当地社区一再表明,他们是更好的自然管理者。


多样性是一种力量。它使我们能够融合各种想法,并提供与大自然协同工作的解决方案,而不是与大自然作对。我们必须运用每一项知识——从受人尊敬的科学家到土著妇女,再到聪明的年轻人。


因此,这是我们可以开展工作的四个广泛领域——此时正是重塑我们如何生产和使用科学的大好机会。


正确处理这些问题,科学就会变得更清晰、更容易获得、更值得信任和更民主。决策者将有更广泛的解决方案可供采取行动。整个社会都将参与科学的生产和行动。我们将增加结束三重星球危机的机会,使世界成为每个人都更健康的地方。


学术界、国家学院和国家资助机构是资助研究和塑造新思维的人和机构。你可以对改革科学和实现更光明的未来产生巨大影响。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应该运用你的影响力。


非常感谢。


背景

英格·安德森(Inger Andersen)是丹麦的经济学家和环境保护主义者。她于2019年2月被任命为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在被任命为环境署执行主任之前,安德森曾先后担任过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总干事,世界银行可持续发展副行长,CGIAR基金理事会理事长,世界银行中东和北非地区副行长。

2022年6月1日,斯德哥尔摩+50会议将由瑞典政府安排,以纪念1972年在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50周年。会议题为“可持续地球,可持续健康——基于科学的解决方案如何推动变革”的会议。


原文参看:

https://www.unep.org/news-and-stories/speech/science-based-solutions-sustainable-planet


编译/Daisy 审核/Lucy 编/ang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