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交流合作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2756.52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640次
周晋峰就大象迁移接受外媒采访,点赞云南并谈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
2021/6/11 17:20: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近日,绿会国际部收到来自海外媒体的关于大象迁移的采访。周晋峰博士应邀接受了采访。


a5bfcbd1-a10d-4dfe-9076-c4190e2c8363.jpg


当问道大象为何迁徙游荡的原因的时候,周晋峰表示,大象离开西双版纳主要有几个主要原因。一是,迁徙是铭刻在各种生命的基因里面的东西,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是自然界进化的动力。像人类的迁徙一样;大象亦然,有迁移的基因。在这个案例里面,一是保护地有很多高大的乔木,但是适合作为大象的食物的草比较少,它们的食物来源减少;尤其是原来以热带原始森林著称的西双版纳,比起几十年前,灌木和草本植物少了许多。二是一些村庄在那些栖息地里面,种植作物,包括橡胶树的大面积种植,使得大象的适合食物源大大减少。再则是亚洲象的种群数量:50年前,那片广袤的大地上栖息着100只大象;现在增长到了300头。这些,加上气候变化、干旱等等都有作用。但是最重要的是,它们需要更大的地方,它们到处游荡,寻找新的栖息地。


周晋峰特别称赞了云南此次针对迁移大象的做法,以及中国绿发会建立了国际大象专家组,国际专家对中国此次处置方法予以了高度评价。


cdbf6c81800a19d8bbb2a264c3762083a71e46b6.jpeg


当问题解决方案时,周晋峰指出,如果说试图把它们遣返原来的栖息地,我认为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因为目前的栖息地既不够大、也不够好,所以大象出来寻找新的栖息地,至少一个临时的栖息地;他建议,建设一个新的大象国家公园,但并非那种原来的意义上的那种国家公园;建立生态廊道(corridor),以“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Biodiversity Conservation in our Neighborhood,简称BCON)的创新方式来处理大象生存所需空间和人类生活的交集和可能的人象冲突。如此一来,把生物多样性保护从核心的国家划定的保护区,适当扩大到周边地区。


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旨在推动人类活动密集的地区有效保护生物多样性,兼顾保护和发展,协同可持续生计和生物多样性保护。传统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主要是在深山、自然原野、自然保护区中进行,这种画地式的保护方式固然十分重要,但目前的努力远远不足以扭转生物多样性快速丧失的全球趋势。保护生物多样性需要创新的思路。由于人类生活范围的扩张,研究如何在人口聚集区有效地开展生物多样性保护具有极端重要的意义。


1bff138b-e542-46df-b40a-37c1019eb2cd.jpg


具体怎么做呢?周晋峰向外媒记者介绍了一个鱼塘的案例。


许多地方养鱼,到了冬季,养殖户都会清塘——鱼塘清空后,在塘底撒药杀毒,以备来年养殖。他们用药物消杀,所有杂鱼杂虾和池塘生物被赶尽杀绝。虽然方便了来年养鱼,但是对这片人工管理的湿地中的生物多样性却是灭顶之灾。


4d21b61f-e981-4aac-8b89-2ed265e41dd3.jpg

bd257aac-4a73-4f49-814c-d1d565cb70bf.jpg

天津东方白鹳中毒事件2020冬


不光是他们说的“杂鱼杂虾”,就连蜻蜓等其他依赖池塘栖息地的生物也受到影响。随之而来的怪现象却是,迁徙候鸟来此,食物短缺。类似的生物多样性危机,年年在上演,比如近年来在河北、天津等地出现的东方白鹳中毒、挨饿事件就是典型。


18df5b6c-4089-4354-9d60-2fbedd8817b7.jpg

湖北渔民在进行清池消毒


那么,真的是经济发展和养殖生计,与生物多样性保护有着必然的、不可调和的冲突吗?其实,非也。


我们中国绿发会的科学家在湖北的丘陵地区,发现大多数池塘基本不进行药物消毒和清野,而是实行晒塘消毒的办法进行池塘管理。他们调查了一个近100亩的大型养殖塘,那里村民对养殖池塘的管理方式传统而简单,就是一个良好的“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案例——渔民干塘捕捞后,采用晒塘消毒方式管理池塘,这为用鹭类、鸥类、鸻鹬类等水鸟提供了理想的觅食栖息地。或者,干塘捕捞后间隔两周消毒,也会让情况好许多。


这就是兼顾了老百姓的生计、以及不养鱼的月份里面的生物多样性保护。所以,我们建议,应该鼓励自然晒塘消毒的生产方式,给迁徙鸟类提供一个在人类养殖池塘觅食,实现资源合理分配利用的机会。


5a8e411c-5990-4f90-8793-e3b9138bc3e4.jpg

鹤鹬在干塘后的鱼池觅食


事实上,对于大象的保护,同样的,基于“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做法,完全可能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比如,种植橡胶不是不可以种,但是要避免大规模工业化的单一物种的做法。在农业和林业的生产经营中,应该留一些草本植物,丰富生物多样性,大象等野生动物就可以有食物。所以不是说没有栖息地,事实上我们其实是有足够的空间、走廊,来连接所有的栖息地的;我们只是需要改变方式,让它们能连通起来。


所以说,“生物多样性”亟需主流化、纳入到各种层次的政策中。为此,周晋峰特别强调了在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2020后生物多样性全球框架”即将诞生的历史背景下,我们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


过去50年,亚洲象的数量增长了一倍;如果未来五十年,它们有足够的栖息地,它们还再增长一倍的话,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我们需要创新自然保护方式,通过邻里生物多样性保护(BCON)来推动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的生态文明背景。


通过各种重要国际活动、外国主流媒体等平台和渠道来传播生态文明,推进中国故事和中国声音的全球化表达,是中国绿发会“走出去”办公室的创新尝试,也是服务于推动国际传播守正创新的不懈努力。绿会国际部将继续努力。


(本文根据采访资料整理)


整理/littlejane 核/绿茵 编/Angel


往期回顾:

大象北迁是偶发事件,需用科学方法处理人象冲突 | 绿会副理事长受新京报专访

Grant Burden:化危机为机遇,为大象创造合适生境 | 绿会国际大象专家工作组

马丽君:云南大象集体迁徙之人象冲突

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关注云南15头野生亚洲象北迁昆明事件

◆非洲专家分享大象诱导经验,盖尔·佩德森博士致绿会 | 关注“大象进昆明”事件

◆云南15头大象到底为何北迁?| 周晋峰答网友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