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1472.52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555次
马勇:根治虐待野生动物,亟需法治手段提供有力保障 | “亚洲象与反野生动物虐待”讨论会
2022/5/12 9:34:00 本站

4月29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绿会”)政研室组织召开“亚洲象与反野生动物虐待”讨论会。本次会议邀请了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环境司法领域的多位专家、学者共同参与讨论。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马勇对本次会议作系统梳理和总结,现将发言内容整理分享如下:


马勇:根治虐待野生动物,亟需法治手段提供有力保障.png

感谢各位专家一下午的智力贡献,我个人受益匪浅。今天的讨论会,以亚洲象遭受虐待事件为切入点,探讨“反虐待野生动物”的话题。当然,这个话题应该说由来已久,今天发言的老师也提到了争论历程。通过讨论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明确的,大家普遍认为虐待野生动物与当前的生态文明理念是直接相悖的,需要我们用法治的手段提供有力的根治保障。


今天我们请到9位专家,数量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我觉得质量非常高。专家研究领域涵盖广泛,有研究生物学方面的,包括研究亚洲象的。有从事环境法的专家,也有从事刑法的专家,还有从事伦理学方面的专家。当然我们还有国内的社会组织,国际的社会组织代表参加。各位专家对于事件的分析和推进改变的建议,乃至于我们法治的推进都是非常有益的。曹明德老师从一开始的分析中就很明确提到赞成制定一部反对虐待动物的法律,以专项法的形式来推进这方面改变。林柳博士从他在博士期间开展亚洲象野外研究的体会,向我们介绍了亚洲象的一些基本的生物学特征,特别是一些分析让我们深受触动,一个幼象实际上在2岁之前,甚至有的在4岁之前都不能离开象妈妈,它还没断奶。反观人类,要是两三岁就离开妈妈,对人的冲击和对他整个一生的创伤应该是不可挽回的。高桂林老师从信息公开的角度分析,认为有关部门以涉密为由不公开信息,是不符合法律的规定。焦艳鹏老师从刑法学的角度,特别提出将来在《刑法典》编撰时,要考虑对严重虐待野生动物的行为,要通过一些强有力的手段进行规制。莽萍老师从伦理学方面系统分析了动物表演的一些问题,特别提出了要停止野生动物表演的主张,我觉得非常好。中国绿发会生物与伦理科学委员会(BASE)秘书长萨拉·普拉托(Sara Platto)博士长期在这方面做深入研究,她对亚洲象或者是相关的象群的分析,认为这样的遭遇给亚洲象带来了终身的创伤,甚至可能将这个创伤遗传到下一代。郑钰老师结合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开展的工作,从动物福利方面做了全方位的分析。秦肖娜老师也分享了她多年来开展动物福利方面研究的意见,高利红老师从环境公益诉讼角度提出了很好的观点,也给我们重要的启发,值得我们思考和学习。


结合对以上专家意见的学习,我谈几点感想,供各位专家批评指正。


第一,对我们这样的机构来讲,重在行动。如何用我们的行动来推进这件事情的改变,对我们来讲,首当其冲的是要及时制止和遏制这样的违法行为产生,或停止持续性的造成伤害和影响。我们现在正在做的是准备相关行政诉讼,因为我们前期提起了信息公开的申请,但是进展不顺畅,甚至说是特别不顺畅。


第二,除了行政诉讼之外,我们也在考虑通过公益诉讼寻求司法保护。刚才高利红老师讲了,可能这个当中会存在这样那样的一些问题,但是我现在看这起案件涉及到的环境公益诉讼问题,我觉得是有操作性的,而且通过今天的研讨,特别是林博士在分析亚洲象的生物学特征方面所反映出来的一些信息,我觉得研究用环境公益诉讼这样一个司法手段去推进亚洲象的保护势在必行。


第三,在行动的基础上,还要推进立法的改变。行动可以让我们解决具体的问题,个案的问题,但是从整体制度性、机制性的构建方面看,需要改变立法的一些规定。从目前看,有专家的分析当中谈到了《野生动物保护法》关于不得虐待动物的规定,但是对于不遵守这一规定所承担的代价,从现在看是空白的。所以我们在今年两会期间也提出了建议,希望全国人大常委会对这个条款做出立法解释。如果能做出一个立法解释,对于明晰虐待野生动物的法律责任,或者是对它的范围定义做一个界定,对实际保护野生动物是很有益的。


第四,制定短期、中期和长期的目标,来推进这项工作。刚才,几个老师提到的反虐待动物专项立法的工作我们可以去做,我认为这是一个中期目标。从短期看,因为虐待野生动物,包括虐待动物的事件这几年层出不穷,引发了国内外强烈的关注。这对于我们现在正在推进的生态文明建设,应该说是构成了非常负面的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专门就禁止虐待野生动物出一个法律决定。如果能够出台法律决定的话,我们至少能在实践当中,包括相关的部门去进行执法,或者是全社会去依照规定推进野生动物保护会有一个很好的保障。长期目标来看,制订一部《动物保护法》,系统性地规定虐待动物的范围和法律责任,包括刑事责任追究,很重要。


第五,开展或者推进野生动物保护,全民参与至关重要。从历次发生的虐待野生动物的信息来看,基本上是由志愿者来反映这些信息的,所以全民参与监督是至关重要的。志愿者提供信息,是冒着巨大的风险去跟进并持续性报道的,这就表现出我们全民对于生态文明理念,生态文明意识的朴素反应。中国绿发会作为社会组织,联系广大志愿者,广大人民群众是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这一方面我们愿意去做推动,愿意做我们广大志愿者的坚强后盾,继续去推动这方面的工作。


最后我想援引一句古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们要坚决对虐待野生动物说不!


谢谢!


(以上内容根据现场发言整理,绿会融媒获授权转发。)


整理/Cherry 审/绿宣 编/angel


往期回顾

曹明德:反对虐待动物专项立法亟待出台 | 从亚洲象看野生动物保护

高桂林:国林草应专项调查并公布结果,回应公众质询 | “亚洲象与反野生动物虐待”讨论会

从亚洲象说起,周晋峰谈新文明时代下的科技伦理工作 | 周道生态文明(第146讲)

秦肖娜:中国社会文明在发展,亚洲象保护在持续推进

如何定性“虐待”从亚洲象看野生动物保护 | 绿会政研室召开讨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