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4697.53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713次
最高人民法院将于8月18日上午再审“常州毒地案”
2022/8/17 14:23:00 本站

事件追溯到2015年,案涉地块原为三家化工企业(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常州市常宇化工有限公司、江苏华达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厂区,企业搬迁后,地块被收储,再后来出让给房地产商。但是当地政府委托相关环保企业进行环境修复时,由于修复企业未严格按照环评报告施工,导致化工废料毒气泄漏。毗邻的常州外国语学校的学子身体问题频出,家长们四处求助,事件才被公众知晓。此后,开发商解除协议,案涉地块变成了公共绿化用地。


2016年初,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下文简称我会)和自然之友针对案涉地块上的原三家化工企业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文简称常州中院)提起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2017年初,常州中院判决驳回社会组织的全部诉讼请求,并判决两社会组织承担189万余元的诉讼费。天价的诉讼费在当时引起极大反响,各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任谁也想不到致力于为环保的社会组织会因为维护公共环境利益而要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


两家社会组织均认为,常州中院错误理解和适用了环保部48号文件,遂分别向江苏高院提起了上诉。


2017年2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下文简称江苏高院)受理此案。2018年年底,二审法院认为三家化工企业是案涉地块环境污染的责任人,要求其承担法律责任。江苏高院判决三家化工企业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承担律师费及案件受理费200元(一、二审各100元),驳回了社会组织的其他诉讼请求。


二审离奇的地方在于,江苏高院认为三家化工企业应当承担污染环境的法律责任,但却不需承担高额的环境治理、修复费用。


2019年初,我会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再审申请书,明确指出,一、二审均未查清案件重要事实,例如:案涉地块收储时的污染情况以及治理责任划分;地方政府所谓的多次治理修复,均是应急处置,并未对案涉地块进行常规治理;一、二审适用法律明显错误,指出化工企业为污染担责,却又说政府承担污染修复费用,这让污染者担责成为一句响当当的空话。


常州毒地案一波三折,江苏高院“政府为污染者兜底”的判决被称为“聪明的判决”,这难道不是打在建设美丽中国脸上响亮的巴掌?


2022年8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将正式开庭审理,让我们翘首以盼,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够纠正一、二审的错误,真正让污染者承担环境损害赔偿的法律责任,而不是让“谁污染谁担责”成为一句空话!


文/多寓 审/文鹰 编/angel


往期回顾

最高院裁定提审“常州毒地案” | 绿会环境公益诉讼

常州毒地案与江苏化工系列爆炸 | 偶然中必然

常州毒地案的经典是怎样炼成的?

◆常州毒地案三被告刊登致歉信

◆绿会今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常州毒地案再审申请书

◆污染者担责但不承担修复费用?二审判决逻辑引专家学者热议 | 绿会召开常州毒地案讨论会

◆常州毒地案二审判决书(全文)

◆“谁污染谁担责”是环保法基本原则 |“常州毒地案”二审今日公开开庭审理

◆“常州毒地案”二审将于12月19日上午公开开庭审理!

◆究竟“常州毒地”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是否逐步实现修复?绿会就常州毒地案召开专业技术研讨会

◆绿会志愿者:常州“毒地”又开挖,强删图片并阻止媒体采访

◆绿会与自然之友共商常州毒地案法律问题

◆中国绿发会诉“常州毒地案”二审将进行听证

◆常州毒地案新进展:绿会收到江苏省高院送达的受理上诉和准予缓交诉讼费用的通知书

◆常州毒地案绿会上诉状

◆绿会收到常州中院关于常州修复毒地致污案准予缓交案件受理费通知书

◆常州毒地案应成为环境公益诉讼的“里程碑”案件——绿会副秘书长在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上的发言

◆常州毒地案一审判决书(全文)

◆绿会接受央广传媒记者采访,进一步解读“常州毒地案”绿会观点

◆中国绿发会和自然之友诉常州“毒地”环境公益诉讼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