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27574.42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333次
一个建在饮用水源地的烟囱,一拆百了?
2022/1/12 9:37:00 本站

当我们看到宁夏吴忠市鲁家窑生态移民水源区内的蓄水池中耸立着一个几十米高的大烟囱,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该水源地的水质是否有严重污染的可能性。这是周边居民的饮用水水源地,如果你的饮用水蓄水池中,有个烟囱,并且存在了二十年,你觉得你喝的水安全吗?


一个建在饮用水源地的烟囱,一拆百了?.jpg


这件事要从2011年说起。2011年6月,黄石理工学院(现湖北理工学院)受吴忠市红寺堡区水务局委托,对宁夏黄河善谷红寺宝慈善产业园及鲁家窑生态移民水源工程进行环评。2011年6月30日,黄石理工学院(现湖北理工学院)出具了《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该环评报告表对工程选址做了如下描述:鲁家窑蓄水池位于红寺堡以北、滚红高速以东区域,该范围为荒草土地,无需征用耕地、无移民、拆迁,避免了因移民、拆迁产生的新的环境问题。也就是说,环评单位对工程选址中巨大烟囱的存在视而不见,该烟囱对蓄水后的生态环境有无影响、是否会对水质造成污染,更是丝毫没有提及。吴忠市红寺堡区水务局认可上述环评意见,对自己管辖区域内的烟囱构筑物装作茫然无知,任由巨大的烟囱矗立在作为水源的鲁家窑蓄水池中,依然将项目层报吴忠市环境保护局、宁夏回族自治区环境保护厅,最终项目获得审批通过。


绿会在得知信息后经过现场调研考察,收集资料,于2019年1月将环评单位、水务局、宁夏两级环保部门、水库运营公司作为被告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提出该行为给该水源地造成了巨大潜在污染风险,致广大民众生命财产安全于不顾,危害社会公共环境利益,需要立即予以纠正,一并提出赔礼道歉、修复水环境等诉讼请求。


一审庭审中,环评单位理工学院认为这个建筑并非“烟囱”,而是上个世纪遗留的废弃物,遗留时间超过20年,并非环境敏感点,不在报告表中进行描述。同时鲁家窑生态移民水源工程竣工验收合格,不存在造成环境污染的事实。水库定期进行水质监测,并没有水污染现象存在;被告水务局则称并非水库的控制单位和责任主体,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两级环保部门均称不是本案适格被告,因为不是污染者,并不应该被起诉;而水库的运营公司称烟囱没有移交给该公司,且目前水质监测正常,绿会不应该提起公益诉讼。


案件进行过程中,烟囱被拆除,但是该拆除行为有没有做环评,进行相关审批手续,拆除后的处理问题,不得而知。当时被告仅提供了一段拆除的视频,视频中烟囱应声倒地,除了让原告绿会看到现在烟囱没有了,就是一堆浓烟。几个被告提出,既然你们说烟囱矗立其中有水污染的可能性,那么拆了不就行了吗,这不危险就消除了吗?起诉完全没有意义了。即便是一审法院,也是这种审判逻辑,虽然业已认定该潜在风险的存在,却又机械的认为只要案涉水库中烟囱拆除,潜在的风险就已经消除,但是这一想法显然背离环境保护目的。首先,这一水源区内就不应该有其他建筑物尤其是这种“烟囱”的存在,耸立的烟囱本身就是违法行为;其次,即使拆除了,鉴于烟囱存在于作为水源的陆佳宝蓄水池中,也需要对之前存在的烟囱等建筑物这二十年来是水源是否有污染,周边水流流向、周边区域水域影响等进行全面检测,因为这是周边居民的饮用水水源地,才能称之为“消除危险”,而拆除行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消除危险”。依据被告单方委托的检测机构就认定水质无污染,是否过于草率?也是不公平的,毕竟我们要保证饮用水的安全,这是关乎民生的社会公共利益问题,不容忽视。


这一诉讼从本质来讲,属于预防性公益诉讼。即原告认为该行为存在污染环境、破坏生态的可能性,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重大风险时,就可以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相当于绿会的五小叶槭案件。在这一案件中,需要查明烟囱造成的潜在的水污染源是否已经全部消除,这才是预防性公益诉讼的目的和意义。而法律之所以规定预防性公益诉讼,无疑是想从源头、根本上去遏制环境污染、生态破坏结果的出现,不要每次都到了出现损害结果了才去发现、才去开始补救措施。既然我们一开始就可以预见和避免,为什么还要等危害结果的出现?不是每次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都是可以修复的!


本案关键在于,烟囱存在,本身就是一种生态破坏行为。拆除后的评估,是对之前存在的“倒查”,看是否有问题存在。


 

此案的一审判决仅仅支持了原告绿会的差旅费等费用3万余元,驳回了绿会的其他诉讼请求。


绿会在上诉中称水库运营公司在一审审理期间擅自拆除烟囱属于毁灭重要证据,一审法院默认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拆除,且认可了水库运营公司单方委托的水质监测报告,认定烟囱拆除后无水污染。同时一审法院已认定案涉水库存在水污染的风险,而且风险存在多年,说明侵权行为业已发生,面对巨大烟囱矗立于生态水源区,蓄水后有无污染全然不知且通过层层审批的情况下,如此恶劣行为,却仅认为没有造成公众实际损害,几被告无需赔礼道歉。


2021年初,该案二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庭审有直播回放,可以在网络上进行观看。目前尚未有二审判决结果。当然,我们希望二审法院能够拨乱反正,切实纠正这种以污染结果为导向的审判思路,更重要的是,我们的环境司法审判应该树立一种理念,那就是预防比修复重要,水安全,我们人人有责!


防范于未然是对大自然的尊重,也是对生命的尊重!


文/张娜 审/绿宣 编/Ap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