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6675060.15元
  • 支出总额:0元
  • 爱心人次:223次
凤凰网公益:“你是不是要买穿山甲?要多少有多少”
2019/4/24 16:03:00 本站 凤凰网公益

4月19日,凤凰网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会”)组织的“绿会‘非洲侠’尼日利亚穿山甲调查报告发布会”上获悉,尼日利亚“野味”市场上穿山甲销售“火爆”,当地人会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语来向华人推销。




微信图片_20190424160502.jpg

图片由中国绿发会志愿者“非洲侠”提供,拍摄于尼日利亚拉各斯


“你是不是中国人,你是不是要买穿山甲?”,“今天的穿山甲已经卖完了”,“你要的话就给我发微信、打电话,送货上门”,绿会志愿者“非洲侠”暗访尼日利亚拉各斯某市场发现,非洲的野生动物消费,尤其是穿山甲,很是普遍,而且吃穿山甲的几乎都是华人或华企工作人员。


微信图片_20190424160518.jpg

“非洲侠”朋友圈截图


据介绍,穿山甲在尼日利亚当地的价格约300元(人民币)一只,穿山甲鳞片10000奈拉一市斤,合算成人民币95元一斤。而在我国广西壮族自治区,有人在网上叫卖的穿山甲活体高达1500元一斤,而对于捕后不会留过夜的穿山甲,最高竟然可以卖到近9万元一只。对比后发现,近16倍的价格出售穿山甲,其中的利润相当可观。当地人一个月可以提供200—500公斤的穿山甲鳞片。尼日利亚某些城市海关执法并不严格,因此一些中国人很容易将穿山甲鳞片走私到中国获取暴利。


微信图片_20190424160521.jpg

图片由中国绿发会志愿者“非洲侠”提供,拍摄于尼日利亚拉各斯


“我去市场,好多人一见我是中国人的样子,立马就围了过来,问我要不要买。”“‘中国人爱吃穿山甲’,似乎成为了当地人的共识。” “非洲侠”在报告发布会上说。


微信图片_20190424160523.jpg

图片由中国绿发会志愿者“非洲侠”提供,拍摄于尼日利亚拉各斯


为什么调查尼日利亚


据相关中文资料调查结果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9月—2019年4月,在查获的几起重大穿山甲鳞片走私案件中,所缴获的穿山甲鳞片均来自尼日利亚,尼日利亚作为全球穿山甲非法贸易问题最亟须关注和解决的地方,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重视。


2016年9月,宁波海关成功破获一起走私珍贵动物制品案件,犯罪嫌疑人冯某涉嫌走私穿山甲鳞片57.88公斤,至少115只穿山甲被残害,价值约43万人民币。


2017年5月份,香港海关在一个从尼日利亚运来的集装箱里,发现了7.2吨穿山甲鳞片。


2018年3月15日,在尼日利亚伊凯贾缉获穿山甲鳞片贩卖案件。在一名中国人的公寓内发现了329袋穿山甲鳞片,重8.4吨,价值17.2亿奈拉(约合人民币3300万)。


2019年4月10日,新加坡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截获了第二批穿山甲鳞片,重达12.7吨,约来自21000只穿山甲,价值约合人民币2.55亿,同样发自尼日利亚,计划运往越南。


微信图片_20190424160524.jpg

图片由中国绿发会志愿者“非洲侠”提供,拍摄于尼日利亚拉各斯


在尼日利亚工作的华人将穿山甲视为珍贵补品


据介绍,尼日利亚当地的医疗卫生水平有限,在当地工作的华人将穿山甲视为提高免疫力的补品,认为其具有珍贵的药用价值。他们每周都会去市场购买穿山甲,将其熬制成汤食用,当地人抓捕的穿山甲大部分也都卖给了华人,绿会志愿者“非洲侠”在报告会上口述。尼日利亚当地人的信仰以基督教、伊斯兰教、穆斯林教为主,以鱼类为主,也食用鸡肉、牛肉、羊肉,对猪肉和野生动物的食用需求较小。“警察在执勤,但没有人管,我以为这里的野生动物不受法律保护!”


微信图片_20190424160526.jpg

图片由中国绿发会志愿者“非洲侠”提供,拍摄于尼日利亚拉各斯


事实上,早在2016年9月29日,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召开的第17界《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 COP 17)大会上,尼日利亚签署并批准了《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全部8种穿山甲由CITES附录Ⅱ升至附录Ⅰ,得到此公约的最高级别保护。


在我国,已有法律规定,非法贩卖、运输、收购穿山甲触犯了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情节严重者将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微信图片_20190424160528.jpg

图片由中国绿发会志愿者“非洲侠”提供,拍摄于尼日利亚拉各斯


虽然在尼日利亚有明确关于保护野生动物方面的法律条款,但是并没有得到真正实施。相关执法部门形同虚设,对野生动物的贩卖、食用与捕杀并没有严格的开展打击行动。”即便警察就站在野味市场门口,但对于公开售卖各种野生动物的做法却视若无睹。””非洲侠”说。


微信图片_20190424160530.jpg

图片由中国绿发会志愿者“非洲侠”提供,拍摄于尼日利亚拉各斯


发布会除了详细介绍志愿者“非洲侠”在尼日利亚的调查之外,还发布了绿会穿山甲工作小组在国内的近况。


正在广东前线对接绿会穿山甲救助基地事项的穿山甲女孩传来三段视频,“今年3月份我们在广东广西两省海关联合打击穿山甲走私工作之中缴获了100多只活的穿山甲,其中21只送到了广东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截止到目前,仅剩5只!更为不幸的是,会议同天,又有一只穿山甲死去。走私的人在贩运过程中对穿山甲伤害很大,穿山甲本身生性胆小,应激反应过度,遇到危险就会抱住头蜷成一团,被捕后很容易死亡。”绿会秘书长周晋峰说,“专家团对这些穿山甲进行检测后发现,它们身上充满了病毒和细菌,人们吃了非但没有好处反而可能中毒。”


另一位绿会工作人员介绍:“穿山甲并不能凿石穿山,只能挖土洞。它的鳞片十分坚硬,是由角蛋白质构成的,和人的指甲一样,没有药用价值。”绿会秘书长周晋峰补充到:“我们的祖先说穿山甲是中药,有几个前提。第一个我们祖先清楚地说了,穿山甲是下品药,药有上品有下品,人参是上品,穿山甲是下品药,我们祖先说有毒,不到没有办法的时候不要轻易用。云南白药有七种重要的中药,其中写了穿山甲,它写错了。云南白药底下的英文版、拉丁文版都写的穿山龙,穿山龙是一种植物,是云南白药的主要成分,跟穿山甲没有关系”。


发布会最后,绿会秘书长指出,尼日利亚生物多样性公约履约处邀请绿会于5月20号到22号去尼日利亚一起商量穿山甲濒危物种保护和合作的事情。绿会同时也联系了尼日利亚的穿山甲基金会和其它的非政府组织,已经建立了初步的沟通。在探索进一步实质性的合作,各项工作都在准备之中。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L2n6PB0nb8igexyBFMuV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