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2926.53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683次
沿着安迪尔河进昆仑(行天下)| 2022年度(第三期)罗布泊及周边科考
2022/9/8 13:37:00 人民日报海外版卢善龙 杨晓红 王 华

沿着安迪尔河进昆仑(行天下)


卢善龙 杨晓红 王 华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2年09月05日   第 12 版)


沿着安迪尔河进昆仑(行天下).png

昆仑山下的藏羚羊。 熊昱彤摄


  今年夏季,我们将科学考察起点定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库尔勒。这次考察的任务之一,是从昆仑山北坡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一侧,沿着安迪尔河深入中部昆仑山考察河源区湖泊水位上涨满溢对下游水安全和水资源补给的影响。


沿着安迪尔河进昆仑(行天下)2.png

安迪尔河源头区阿克苏库勒湖。 卢善龙摄


穿越沙漠


  此项科学考察从2020年开始,至今已是第三个年头。之所以启动这一大型活动,乃是在近几十年来全球气候变化改变水文循环的大背景下,中国科学家希望通过对罗布泊及周边地区进行生物多样性及水文地质等方面的持续科考,探寻罗布泊及周边地区的生态演化规律,为该区域生态保护与可持续发展提供科学支撑。


从北京出发,到库尔勒市仅待了一个晚上,即踏上西行之路。车行200多公里后,到达本次科考第一站——沙漠公路的起点轮台县。


轮台县,汉代曾为古轮台国属地,是西域36国的城邦之一,后归顺中原王朝,成为汉西域都护府所在地。今天的轮台县,与其他新疆城市一样,高楼较少,城市比较干净,也很安静。


在轮台县轮南镇,科考队对塔里木河断面区域进行航拍,采集河流及河岸水井中的水样,对河岸植被群落开展样方测量。完成塔里木河调查后,科考队继续行进,一路向南,进入浩瀚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汽车行驶在沙漠公路上,只见公路几乎笔直地向南延伸,路两旁是人工种植的梭梭林,远处是一望无际的漫漫黄沙。这些梭梭林已经有些年头了,是为沙漠公路而生的,主要职责就是保护公路不被两侧移动的沙丘所吞噬。看着倔强地压过一个个沙丘的梭梭林,我们可以感受到它们不屈生长的努力,也明白了支撑它们的力量——埋藏于塔克拉玛干沙漠底下丰富的水资源。


为了让道路两侧的梭梭林有足够的水源滋养,塔里木油田公司在沙漠公路沿线建了100多个供水站,用于抽水浇灌沿线的林带。而我们此次穿行沙漠公路的主要任务,就是获取这些水站的水质样品,并调查了解每个水站每天的抽水方量。


我们决定每10个水站取一次样,经过一整天的工作,50个水站调查完毕。这一夜,简单果腹后,大家选择在沙漠露营。


遇见绿洲


第二天早上8∶00左右,太阳从远处的沙丘爬上来。科考队继续往南前行,向着巍峨高大、连绵不绝的中昆仑山挺进。


出沙漠公路后不久,科考队到达尼雅河下游湿地。这是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一片典型绿洲。只见湿地开阔,绿意盎然,牛羊成群,生机勃勃。因为依托昆仑山,这一带虽然属于最为干旱的沙漠边缘地带,但连绵的高山冰雪依然孕育出安迪尔河、尼雅河、克里雅河等河流水系。它们奔出山外,无惧无畏地流向北侧的大沙漠。在这些河流的出山口,因为河水滋润,出现了一片片绿洲。


尼雅河口如此,安迪尔河河口处亦如此。第二天,科考队在进山前去的最后一个村庄康托喀依,再次见证了类似的绿洲村落景观。康托喀依是一个维吾尔族村庄,村子里由修长白杨组成的林带错落有致,沟渠里水流潺潺。


科考队没有在村里多停留,连早饭都没吃,就选择了尽快进山。因为与当地农水局相关负责人沟通时,听到了“路很难走”“这个季节天气多变,不太适合进山”的叮嘱,对远道而来的科考队而言,这些叮嘱有着巨大的压力。但同时,进入昆仑山,对科考队也有着不可抵挡的巨大诱惑。


两年前的夏季,科考队最远曾到达车尔臣河支流瓦石峡河上游的昆仑山脚下,远远仰望过巍巍昆仑,而这一次,却要深入昆仑山中。要知道,西起帕米尔高原的昆仑山脉,平均海拔5500-6000米,宽130-200公里,一向被称为昆仑墟、昆仑丘、万祖之山、中国第一神山等,远古而神秘,不是轻易能进去的。


抵达垭口


科考车队驶离村庄后,立马拐进车尔臣河冲刷而成的深沟险壑中。河沟两岸高山夹峙,河谷深切。车行不久,道路就开始往上节节攀升。虽然一路惊险,但队员们也惊喜地看到了沿途遍布山梁的高山草甸、山梁上由牛羊啃食形成的羊肠小道。


在翻越无数山脊后,车辆终于进入安迪尔河河谷。此时车需要蹚水穿过河道,开到对岸山梁继续前行。向导说,下午6点左右必须回到这里过河,若是晚了,山上冰融形成的洪水将会阻断车辆过河。


越往前走,路况越差。受洪水冲刷影响,河床上原来车行的路痕已经完全无处可寻,司机只能在向导的指引下重新开辟新路。可以说,这是这么多年来野外工作中,我们走过的最难的路。


下午1∶50分左右,科考队终于抵达目的地——阿克苏库勒湖的溢流垭口。只见一大片浅蓝色的湖水,如翡翠、如蓝钻般镶嵌在亘古荒凉的大山里。阿克苏库勒湖是安迪尔河的源头之一,是一处由泥石流堆积物堵塞河道而形成的堰塞湖。近年来受气候变化、冰川消融等影响,湖水上涨较快,每年夏季都会满溢外流。在由细沙颗粒板结形成的漫滩上,司机以最快速度把我们送到了湖边。


“请大家控制好各自的时间,最晚下午3∶00左右离开这里”,一下车,队员们迅速散开投入工作,他们有的利用无人机实测水垭口的三维地形,获取湖水水样,有的同步开展植物调查。到下午2∶30左右,工作顺利完成。


总共近10天的本次科考,让科考队顺利获取了纵贯塔克拉玛干沙漠的沙漠公路、安迪尔河上游及罗布泊腹心地带的水文生态基础资料,对罗布泊及周边地区的生物多样性和水文生态有了更完整的科学认识,对于探知罗布泊及周边地区的生态演化规律,起到极大的补证作用。


3年多来,科考队发现调查区域整体的气候环境对罗布泊生态恢复是正向的,而近年来流域水资源综合管理特别是生态补水,对塔里木河河道及地下水位的恢复效果非常明显。同时也能感受到,地方行政管理部门的思路越来越开放,正在以一种开门迎客的姿态寻求新的发展,这对于区域经济发展、生态环境保护都具有积极作用。


原文链接: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22-09/05/content_2593807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