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6987035.27元
  • 支出总额:23692739.73元
  • 爱心人次:342次
中华保护地体系简介
2020/1/9 8:56: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根据习总书记关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指示,以及结合中央对全国性学会创新及主动承接政府相关职能转移的要求,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创新性地提出了“中华保护地(CCAfa)”体系,经过一段时间的研究、论证,2016年4月,中国绿发会正式启动“中华保护地(CCAfa)”体系建设。截止到2019年11月,该保护地体系运行3年半来,已在全国各地设立了各类型保护地130多个,保护成效显著。

“中华保护地”由最初的概念萌发、到正式提出,再到得到社会广泛认可和迅速发展,每一步都凝聚着创新与奋斗。

image.png

2015年3月,河南郑州周边有一大群崖沙燕聚集在建设工地临时挖掘开的坑壁上筑巢。崖沙燕属于飞经河南的夏候鸟,喜欢在近水的崖壁、断层中筑巢,由于大量的河道整治,其传统的繁殖地被取代。为了让这些远道而来的崖沙燕安全繁衍,避免工地施工对其造成毁灭性伤害,当地环保志愿者多次拜访施工方和林业部门,通过劝阻、巡护等方式,对崖沙燕进行抢救性保护。

以上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天津滨海。在2014年冬季至2015年年初,11600多只遗鸥飞临天津越冬,而据当时统计数据,全球遗鸥种群数量仅为约12000只!为何会有如此多的遗鸥到天津滨海越冬?一方面,天津位于全球八大候鸟迁徙路线之一,是遗鸥迁徙的必经之地;另一方面,随着我国沿海建设的不断开发,供鸟儿越冬栖息、觅食的滩涂湿地正在急剧减少,而天津滨海正是因为其优越的生态环境吸引这些遗鸥迁徙到此地越冬。

与遗鸥有着相似命运的还有大鸨。大鸨东方亚种全球数量不足800只,近年来约有300余只选择在河南省长垣县周边的黄河湿地越冬。大鸨被爱鸟人士称为“东方神鸟”,却被不法分子视为“生财之道”,盗猎、毒杀等情况时有发生。为了保护大鸨,当地民间环保组织采取各种手段,甚至不分昼夜进行自费巡视、不断向公安机关举报违法行为、拆除鸟网、到村民家中进行保护宣传等,尽团队最大努力实现“不让一只大鸨受伤”的目标。

崖沙燕、遗欧、大鸨事件是目前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现状与紧迫性的一个缩影。如何让像大鸨这样濒危的,抑或生存繁衍面临威胁的物种、自然资源等得到快速的、有针对性的、有效的保护?我会根据30多年的工作经验和作为社会组织的优势,2016年4月15日创新提出了独特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体系——“中华保护地(CCAfa)”体系。

“中华保护地”体系建设文件发布后,长垣绿色未来环保协会获悉后第一时间向我会提出申请。4月18日,我会组织召开大鸨保护研讨会,并在会上宣布建立“中华大鸨保护地·长垣”,对该保护地进行授旗,这是我会在全国范围内成立的首个“中华保护地”。大鸨保护地成立后,我会通过多次致函协调当地政府共同推进大鸨保护工作,筹措并提供资金支持、制作宣传品、组织入户宣传,有效汇聚了长垣当地野保人士力量,全力推进“大鸨反盗猎行动”。与此同时,崖沙燕、遗鸥也被纳入首批“中华保护地”建设名单,并在对崖沙燕抢救性保护基础上,积极开展崖沙燕栖息地选址工作;在我会负责人提交的“关于加强潮间带滩涂湿地保护”提案基础上,组织召开遗鸥保护研讨会,迅速推进保护地工作开展。

在“中华保护地”体系建设过程中,其灵活多样和兼容并蓄的工作模式也日益凸显。2016年5月初,在收到伊犁鼠兔的发现者、科学家李维东(2014-2015绿色中国年度人物)关于设立“中华伊犁鼠兔保护地·精河”的申请材料后,我会积极与新疆环保厅取得联系,并迅速与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人民政府、精河县人民政府、精河环保局、国有林管理局等单位建立合作保护机制,同时凝聚李维东团队的科研力量、当地牧民志愿者的巡护力量,并于5月22日新疆“国际生物多样性日”主题活动中,正式宣布建立“中华伊犁鼠兔保护地·精河”,实现了“中华保护地”与地方政府有关部门的有效结合。

截至目前,包括崖沙燕、遗鸥、伊犁鼠兔在内,中国绿发会已开展建设130多个“中华保护地”,地域涵盖西藏、新疆、河南、甘肃、内蒙古、宁夏、青海、海南、河北、湖北、湖南等20多个省、自治区,保护对象涉及暗夜星空、古树古文物、沙漠湿地、濒危植物五小叶槭、濒危动物中华对角羚、南海珊瑚、中华白海豚、斑海豹等,成绩瞩目。

在“中华保护地”的推广、建设过程中,中国绿发会还不断与各地志愿者团结在一起、扩大保护队伍。保护地成立前,民间保护力量相对松散,顾虑多,而得到绿会支持后,在保护地主任的统筹、管理下,大家干得更起劲也更有声有色。青海湖边,以前只有南加和他的女儿等少数牧民志愿者自发地进行巡护,而“中华对角羚保护地·青海”成立后,不仅家人、朋友更支持南加,周围的群众受到鼓舞,自愿加入巡护的队伍。这对于推广生物多样性主流化、全民化,意义重大。

“中华保护地”作为中国绿发会工作的重中之重,仍在快速稳步推进。每一个“中华保护地”都蕴含着一批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中国故事”。“中华保护地”凝聚了政府、科研机构、民间环保组织、一线志愿者等各层级力量,发动全社会参与生态保护,是中国绿发会助力中央开展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力抓手和有效途径。我们也希望更多单位、个人可以了解、支持这项工作,为共同实现“中国梦”而努力!

中华保护地分类

生物多样性类:以濒危物种及当地代表性物种、指示性物种为核心,重点开展物种调研、保护、救助、科普、宣教等系列活动,并从核心物种保护扩大至生物链和栖息地保护。截至目前,中国绿发会已建设包括斑海豹保护在内的生物多样性类中华保护地70多个。


“中华大鸨保护地·长垣”

image.png

据最新统计,中国野生大鸨东方亚种种群为500-800只,属于我国Ⅰ级重点保护动物和珍稀濒危物种。自90年代中期始,大鸨选择在内蒙古图牧吉栖息繁衍,成为当地具有代表性的留鸟,随着冬季来临,大鸨都会从遥远的内蒙古迁徙到长垣的黄河湿地,在这块儿土地上,它们会度过整个冬天。中国绿发会分别在长垣、图牧吉成立中华大鸨保护地,对大鸨的重要越冬地和繁殖地进行有效的针对性保护,对大鸨的种群恢复具有重大意义。

“中华伊犁鼠兔保护地·精河”

image.png

 2016年5月22日,中国绿发会联合新疆环保厅、精河有关部门,共同开展建设“中华伊犁鼠兔保护地·精河”,并在保护地内设立三个分站点,对伊犁鼠兔活动的核心区域进行重点保护。同时,中国绿发会还积极启动“天山小精灵伊犁鼠兔”网络募捐活动,为保护地开展工作募集资金。

“中华雪豹保护地?乌鲁木齐”

image.png

雪豹,猫科动物中最具魅力的一种,属于世界级濒危物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在中国,雪豹的数量甚至少于大熊猫,其主要分布区域在青藏高原、天山等高海拔山地,其皮毛为灰白色,有黑色点斑和黑环,相对长而粗大的尾巴是雪豹与其他相似物种明显的区分特征。为保护这一高山旗舰物种,绿会首先在新疆成立首个雪豹保护地。

“中华江豚保护地·铜陵”

image.png

    2012年长江淡水豚考察结果表明,长江江豚数量已不足1000头,洞庭湖、鄱阳湖中长江江豚的数量分别约为90头和450头,长江干流长江江豚的数量仅约500头。由于长江生态环境日趋恶化,其种群数量年下降速率增长到13.73%,且呈加速增长趋势。对此中国绿发会已同当地志愿者合作建设“中华江豚保护地·芜湖”、“中华江豚保护地·东洞庭湖”,希望通过建设“中华江豚保护地·铜陵”,构建“中华保护地”体系,汇集各方力量,推进长江中下游江豚保护。

“中华斑海豹保护地”

image.png

斑海豹(学名:Phoca largha),也叫大齿斑海豹、大齿海豹,是在温带、寒温带的沿海和海岸生活的海洋性哺乳类动物。生活在北半球的西北太平洋,主要分布在楚科奇海、白令海、鄂霍次克海、日本海和中国的渤海、黄海北部,渤海辽东湾是全球斑海豹8个繁殖区之一。2018年至2019年,中国绿发会相继在盘锦、大连、营口、旅顺相继建立斑海豹保护地,海上大熊猫保护网络初步成型。

“中华五小叶槭保护地”

image.png

五小叶槭是原产于我国四川的特有物种,被称为植物界的“大熊猫”。目前四川的野外种群数量已极为稀少,随着当地雅砻江水电站的建设施工,五小叶槭在当地的野生种群将面临毁灭性破坏。为了让这一濒危物种能够在其原生地自然繁衍下去,中国绿发会于去年发起保护雅砻江五小叶槭的环境公益诉讼并已获立案。同时,中国绿发会分别在北京、兴安盟、天水开展五小叶槭迁地保护研究。

“中华珊瑚保护地·永乐环礁”

image.png

珊瑚礁是地球上最庞大的生命体,是生命起源的摇篮,在这个星球上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对于珊瑚礁来说,人类的过度捕捞、沿海开发、污染等对其构成了直接的威胁。

“中华崖沙燕保护地·河南”

image.png

崖沙燕做为燕科燕属的一种鸟类,有着独特的栖息属性,它们喜欢栖息于湖泊、泡沼和江河的泥质沙滩或附近的土崖上。

“中华遗鸥保护地·天津”

image.png

遗鸥作为世界级濒危候鸟、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在天津市滨海新区“中新生态城”附近的滩涂湿地上越冬,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然而滨海滩涂湿地的开发,却成为笼罩在遗鸥生存上的浓重阴影。

“中华黑脸琵鹭保护地·庄河”

image.png

黑脸琵鹭被称为滨海湿地生态状况的指示物种。它们不仅需要安静、安全的“育婴场”,更需要维持生存的“绿色食堂”---赖以生存繁衍的滩涂湿地。对此,中国绿发会建立“中华黑脸琵鹭保护地·庄河”。

生态景观类:

生态景观类中华保护地,是指以特殊意义的地理景观(地形、地貌、水文、气候)、生物景观(植被、动物、微生物、土壤和各类生态系统的组合)、经济景观(能源、交通、基础设施、土地利用、产业过程)和人文景观(人口、体制、文化、历史等)组成的多维复合生态体为主要保护对象的一类中华保护地,主要为自然景观类、人文景观类。

“中华暗夜星空保护地”系列

image.png

暗夜保护在国内尚属于环保“新概念”。暗夜保护对光污染、畏光生物保护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和意义。2016年,中国绿发会星空工作委员会开展暗夜保护标准制定、暗夜公园试点建设等系列工作,并率先在西藏阿里、那曲开展中华暗夜保护地建设、将浙江开化县“七彩长虹”景区等三地列为国内首批暗夜保护地扩大试点系列,截至2019年9月,中国绿发会暗夜星空保护地系列已扩大至5个。

“中华乡土文化保护地”·木梨硔

image.png

木梨硔是位于苦竹尖上的一处高山村落,现为黄山市休宁县溪口镇境内,历史属徽州婺源北乡十四都,距休宁县城34公里,距镇区10公里。村庄始建于明末,为当地先民詹姓大户避难逃荒在山上建立的村庄,至今已有400多年历史,目前有52户142人,是黄山市最高的山村之一。村落全部为徽派建筑,坐北朝南,民居依山势呈阶梯状延伸,形似骆驼。村落三面悬空,翠竹环抱,地势突兀,犹如海岛。村后的山凹里,还有一座小型的高山湖,主要用于灌溉。

自然生态系统类:

自然生态系统类中华保护地,是指以具有一定代表性、典型性和完整性的生物群落和非生物环境共同组成的生态系统作为主要保护对象的一类中华保护地,下分5个类型:森林生态系统类、草原与草甸生态系统类、荒漠与沙漠生态系统类、湿地与水源生态系统类、海洋和海岸生态系统类。

“中华沙漠湿地保护地”·腾格里

“中华沙漠湿地保护地·腾格里”作为中国绿发会首个沙漠湿地保护地,区域内水文、物种资源丰富,并分布众多小型湖泊,与草原、戈壁、沙漠形成独特的地理风貌,同时作为黄河流域,其丰富多彩的水文地貌资源也滋养了当地极为丰富的动植物资源,保护地的建设将使得这里丰富的物种资源能够很好的存续。

image.png

 “中华滨海湿地保护地”·南汇东滩

image.png

南汇东滩湿地处在上海市的东南角,是上海市靠近东海最近的地方,也是台风、风暴潮的经常登陆点,大片功能完善的湿地将为防御可能的自然灾害提供一个天然屏障。南汇东滩湿地拥有众多珍稀鸟类,其中包括著名的震旦鸦雀。震旦鸦雀在上海主要分布在海边湿地的芦苇丛中。上海地区的震旦鸦雀数量呈逐年递减趋势,主要原因是其赖以生存的滩涂芦苇丛不断被侵蚀,面积逐年减少,由此威胁到震旦鸦雀的种群。该保护地的设立,对当地自然生态系统保护具有重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