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103802.88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2253次
初识你之际,你却已濒危 | 一位绿会新人关于“穿山甲”的心路历程
2019/7/13 15:53: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我是一名新加入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会”)的工作者,在此之前,关于穿山甲的形象全来源于顾名思义,想象中的穿山甲应该是一个可以穿山打洞的小小勇士,因为机敏灵活所以“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正可能因为少见,所以在我心里存在着一些对穿山甲的未知的畏惧,总觉得也有可能是比较彪悍凶狠的。但通过绿会关于穿山甲的一系列报道以及其他相关数据资料了解到,穿山甲居然只是一种羞涩的、胆小、渴望自由的,特别容易“水土不服”的小家伙,目前只剩下8个种,已经处于濒危的地步。并早在2016年10月全部纳入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和《华盛顿公约》(CIETS),并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IUCN)中的极危物种。


微信图片_20190713153928.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仅公益宣传使用,如涉版权请及时与绿会联系。)


(来源:腾讯视频)


前不久观看了关于蛇的纪录片,因此十分惊叹蛇强大的生存能力,它们有的能在极寒的地方生存,有的能在干旱的沙漠生存,也有的可以在水里生存,甚至有的还能在土壤里生存,几乎无处不在。而且很多蛇可以持续一年不吃不喝,但仍然存活,并且据今发现有3000多种蛇。


与蛇的庞大数量以及强大的生存能力相比,穿山甲的生存现状则十分令人担忧。不禁令人回想起素有“长江女神”之称的极危保护动物白鱀豚的相关事件报道,1980年,研究人员营救了白鳍豚“淇淇”,在人工饲养条件下存活了长达22年,工作人员在这期间不断给淇淇找伙伴,幸运地找到了“珍珍”,他们愉快地陪伴彼此生活了一段时间。据白鱀豚专家刘仁俊描述,“珍珍”后来死于间质性肺炎,事后“淇淇”每天发出叽叽的悲伤的声音,到处找“珍珍”,经过半年后“淇淇”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下来。此后,研究人员们再也没能给“淇淇”找到伴儿了,甚至以后再难觅得白鱀豚的踪迹,“淇淇”也就这样“孤独到老”,直到2002年“淇淇”永远地离开了这个几乎见不到同伴的世界,但却为人类留下了伟大的科学研究价值,至今,白鱀豚专家们都特别感激“淇淇”给人类作得伟大贡献。


世界上有一种生活在夏威夷考艾岛的欧鸥鸟,它们一辈子只有一个伴侣,是通过雄鸟鸣叫雌鸟回应的方式求偶成功。可如今,只剩下这种鸟的最后一只雄鸟,等待回声的它会一直鸣叫到它生命的终点,尽管它的等待不可能有回应。


对于如今在这个世界上已经灭绝的爪哇虎、旅鸽、袋狼、金蟾蜍、台湾云豹,以及陷入濒危的物种,人类都感到痛心疾首、追悔莫及,不愿以后的子孙后代见到的只是图片上的影相,希望有朝一日人类与各种小动物在共同生活的地球村有机会惊鸿一瞥。


一直以来,由于穿山甲鳞片可以入药、迷信食用野生动物能够“大补”、穿山甲物以稀为贵等噱头导致穿山甲不断遭到被捕、贩卖、走私,因此陷入如今濒危的地步。

 

(来源:腾讯视频)


生物圈本身存在一个动态平衡,一种物种的灭绝,当打破了这种生态平衡,由于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生态最终会怎么演变,人类是没有办法预料的。我们不知道意外和明天哪一个先到,但知道努力可以创造对所有生命更美好的明天。在林语堂《大自然的享受》中说到“在这个行星上的无数生物中,所有的植物对于大自然完全不能表示什么态度,一切动物对于大自然,也差不多没有所谓‘态度’。然而世界居然有一种叫做人类的动物,对大自然有时要协调、有时要征服、有时要统制和利用,有时则是目空一切的鄙视。”


如今穿山甲正处于急需帮助救援的状态,它们不能向世界发出求救的声音,正是由于人类的生产活动严重威胁到它们的生存,所以人类义不容辞,请伸出我们的双手,力所能及帮助保护濒危哺乳动物穿山甲,在它们还能接受帮助的时候。


微信图片_20190713153930.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仅公益宣传使用,如涉版权请及时与绿会联系。)


文/冯雯雯 审/Tammy 编/Ang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