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5665010.15元
  • 支出总额:0元
  • 爱心人次:214次
马来穿山甲命运讨论1:“遣返困难,无法放归大自然”,就必须困死笼中吗?
2019/6/12 17:25: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前言:被海关或森林公安千辛万苦救助出来的活体马来穿山甲,有无可能真正获得生命与自由的可能呢?在持续数年的穿山甲保护工作中,中国绿发会提出应该及时野放穿山甲的主张,尤其是其中的健康个体,并也一直为之在做艰苦努力。

 

然而,国内不少从事救护的救护中心工作人员、研究穿山甲“保护”的专家、以及相关政府管理部门却对此一直犹豫不决、顾虑重重。针对此情形,中国绿发会愿意就围绕穿山甲救护与野放的相关观点,一一公开进行讨论。由于被救护的穿山甲活体中,大部分为马来穿山甲,所以关于救助与野放的对象,也主要围绕马来穿山甲展开。

 

C:\Desktop\新建文件夹\微信图片_20190612211638.png

(图片来源:网络)

 

观点一:被查获马来穿山甲遣返困难,对方接收不积极,所以放不了

 

中国加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成为缔约国,于1982年正式生效,并且是CITES的副主席国。目前,全球3属8种穿山甲全部都被收录入附录Ⅰ,公约对于附录Ⅰ的基本原则是: 附录Ⅰ应包括所有受到和可能受到贸易的影响而有灭绝危险的物种。这些物种的标本的贸易必须加以特别严格的管理,以防止进一步危害其生存……

 

因此,假使确定不能野放,就应按照CITES公约第八条 缔约国应采取的措施:原路遣返。

 

C:\Desktop\新建文件夹\微信图片_20190612211639.png

(CITES公约对遣返物种的相关规定)

 

此外,我国于2017年1月1日生效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对于野放的相关规定中,也有相关论述:即即使是外来物种,经过专家论证也可以决定怎么野放,野放在哪里。

 

一直圈养,不能野放、不能让其在中国回归大自然,如何能称之为野生动物保护?怎么实现生态文明?

 

有相关政府管理人员解释:穿山甲在被盗猎过程中,犯罪分子为了逃避打击,往往多次转手,人货分离,在被海关执法人员或各地森林公安查获穿山甲活体时,被抓到的罪犯早已非第一次从野外盗猎穿山甲的人,所以执法人员很难查到其原产地、查清某一只具体的穿山甲来自哪里。此外,目前全球范围内针对穿山甲这一物种的基因库建设,数据也相当缺乏,无法有成熟的基因比照技术,可以供相关部门在鉴定其具体来源地时准确使用。

 

于是,在现有技术条件下,相关科研人员仅能从物种鉴别上,识别其身份,如其究竟是全球3属8种穿山甲中的中华穿山甲、马来穿山甲、还是来自非洲的树穿山甲等。再根据其物种分布,可以大致推断其来自哪些国家。比如马来穿山甲,就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老挝、马来西亚、缅甸、新加坡、泰国和越南等国。

 

那么,根据穿山甲所查获地点和犯罪嫌疑人供述来源,可以将查获的健康穿山甲遣返吗?“启动国际遣返程序,通常是需要来源国负责接收运回这些被盗猎物种,并接下来要负责进行安全隔离、免疫防疫、放归评估等一系列工作,因此国际上有原产地分布的国家,对接收送返的野生物种也并不积极”,相关政府人员也曾解释。

 

不积极,绝非等同于不可行、或此路完全不通。

 

2017年8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厅(现已改名为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下属的广西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接收了当地海关查获的一批34只马来穿山甲,其中2只为死体,32只为活体。中国绿发会穿山甲工作组得知信息后,第一时间与广西林业方取得联系,并联系了越南穿山甲救护专家,希望一起对这批活体穿山甲进行救护。甚至在遣返方面,经中国绿发会协调沟通,越南相关方面也同意承担相关费用,接受这批穿山甲返还。但最终广西林业部门拒绝了越南专家的救护,遣返一事也不了了之。而这32只活体穿山甲,最终在不到二个月时间内全部死亡。

 

“如果是真正践行生态文明,抱着为救活穿山甲、为穿山甲找生路的出发点,那么国际遣返未尝不可行”,“即使国际上有个别国家不愿意为接收遣返的原产物种承担费用,中国绿发会愿意为此向公众募捐,为其提供遣返经费”,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认为,他相信今天的国内民众已经有了这样的生态文明觉悟、以及在真正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时能主动承担起这一份担当。

 

据中国绿发会初步统计,每年经国内各海关和森林公安查获的马来穿山甲活体数量,达到近千只。而全部3属8种的穿山甲,均为全球性濒危物种,是全世界受非法贸易威胁最严重的哺乳动物 。全部穿山甲也因此被CITES公约列入附录一,禁止国际贸易,而中国是全球穿山甲非法贸易的最主要输入目的地。

 

文/gone 审/sophia 责编/Angel

 

小投票(详见原文):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xOTExMzM4Mg==&mid=2649626941&idx=2&sn=be74bb587124536d1ba7b5ce7c36cd48&chksm=83d14df4b4a6c4e20b2c364d1d42a9314cbc59a8294dfb75dd5da2e5ffac88ac0fd2bf70d0cf&token=1964242935&lang=zh_CN#rd

 

您希望这些被查获、九死一生的马来穿山甲活下来吗?

您支持在中国境内被查获的马来穿山甲健康个体,尽快野放吗?

您支持在中国境内被查获的马来穿山甲继续圈养、最后依然救不活吗?

为保护穿山甲,您能做到不吃穿山甲吗?

为保护穿山甲,您支持反盗猎吗?

保护穿山甲,您有什么建议?(可自由回答)

 

【推 荐 阅 读】

22问广西林业:说不放是你们,说放也是你们,穿山甲野放“目无”法纪和科学 ?

专家征集:可能决定被查获马来穿山甲活体命运的专家研讨会,您来吗?

周晋峰:被救助马来穿山甲的命运,应在阳光下充分讨论

视频 | 央视CCTV13新闻报道绿会在西双版纳紧急救助、成功野放穿山甲“四天”

两次野放马来穿山甲,绿会向云南文山市森林公安局赠送锦旗

爬得欢快吃得开心!绿会成功救助并野放马来穿山甲“四天”

国家濒科委蒋志刚:马来穿山甲在中国有发现

穿山甲女孩调研云南磨水村马来穿山甲的情况

顺利救护、放生马来穿山甲,绿会为麻栗坡县森林公安局送上锦旗

马来穿山甲在宾馆门外溜达获放生,穿山甲女孩连夜赶往考察并送上锦旗

绿大志愿者参与广东马来穿山甲的救护体会 | 一线感悟

法学专家谈穿山甲保护2:马来穿山甲不是外来物种 | 2019穿山甲正名之年

广西首现野外马来穿山甲 | 穿山甲女孩同广西林业专家三天考察四地为野放

周晋峰:从野生动物伦理和生态风险等角度看,经查获入境的马来穿山甲应该优先野放

绿会成立“中华马来穿山甲保护地”,让云南文山州生物多样性保护更出彩

在中国,马来穿山甲并非外来入侵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