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5665010.15元
  • 支出总额:0元
  • 爱心人次:214次
不要让遗鸥被遗弃,为它们留下越冬栖息地 | 绿会观点
2019/5/24 19:28: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今年五一以来,几乎每天有超过2000多人在滩涂上采挖,长此以往对滩涂的破坏将是毁灭性的”,5月12日,当绿会从天津环保志愿者举报的内容里得知此事时,非常震惊。


微信图片_20190524175438.png


志愿者所称的滩涂,是位于天津滨海高速东侧的一块名叫八卦滩的滩涂,这片滩涂及其周边地区由于近年来吸引了成千上万的遗鸥前来越冬,因此早在2016年6月,中国绿发会就在八卦滩一带成立了“中华遗鸥保护地·天津”,对这一遗鸥的重要栖息地进行保护。作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同时被纳入《华盛顿公约》CITES附录I的濒危物种,这一带的滩涂湿地对遗鸥来说至关重要。每年10月,前来这里越冬的遗鸥数量达到11600多只,占到全球遗鸥总数的90%以上。直到次年4月,大多数的遗鸥在这片滩涂过冬,5月前后才再陆续北迁至我国内蒙古、蒙古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等地繁育后代。


微信图片_20190524175440.png


为保护中华遗鸥保护地,绿会在得知消息后第一时间派出工作人员,跟当地环保志愿者一起前往八卦滩对群众进行宣传干预,还向国家林草部门、国家农业局、天津市委市政府、天津市公安部门、《天津日报》等机构紧急发函,要求协同保护遗鸥保护地。对此,有人通过视频媒体发言,认为“赶海采蛤并不为过,上一辈的渔民从未认为这有什么不妥”。这种错误言论引起不少人围观。然而我们要说:现在的生态环境,早已不是上一辈或好几辈人时的生态环境了,境过时移,今天对遗鸥保护地的保护是勿庸置疑的。而能否处理好人与鸟的关系,未来将无疑是考验天津作为我国北方最大滨海城市的一个重要标尺。


微信图片_20190524175442.png


是的,必须要为遗鸥留下这块滩涂


遗鸥作为一种中型水禽,其为人类认识得名甚迟。上世纪30年代初,瑞典自然博物馆馆长、动物学家隆伯格第一次在我国内蒙古额济纳旗得到了遗鸥标本,但他当时以为,它只是地中海鸥的一个东方地理种群,于是为之取名遗鸥,即遗落之鸥。30多年后,遗鸥才被全球科学家公认为是一个独立种群。


微信图片_20190524175443.jpg

来源:中新生态城发布


遗鸥有一个独特的繁殖习性,就是必须在干旱半干旱荒漠湖泊的湖心岛上生育后代,其他地方不去。然而近数十年来,能适合遗鸥栖息的繁殖地大量减少,导致遗鸥种群迅速衰减。如2001年,我国在内蒙古鄂尔多斯成立了遗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然而到2016年时,由于保护区上游建坝拦水,保护区核心区内又建了3A级风景区,原先适合遗鸥栖息的众多海子干涸,该遗鸥自然保护区仅存在15年就此消亡。此后,遗鸥被迫转移至内蒙古与陕西交界的红碱淖、河北张家口的康保县一带繁育。而在天津滨海湿地,近年成千上万的遗鸥前来越冬,已成为天津一大重要的城市景观。


遗鸥为何会选择天津滩涂越冬?跟天津海岸多为堆积平原海岸,岸线平直、坡度缓、较多泥质滩涂有着直接关系。这些滩涂湿地经过潮汐和河流入海作用的长期演化,本身已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它们具有由丰富的底栖藻类,以及由底栖藻类而供给生长的大量浮游生物、底栖动物等,比如硅藻及其上游食物链的蛤蜊、青贝、螃蟹等。这些滩涂底栖生物又对海洋渔业和鸟类息息相关,它们是处于食物链更前端的海洋鱼类和鸟类的基本食物。在自然生态系统中,没有任何一个因素是独立的,因此在滩涂大量采挖底栖生物,本身就是对有着“渤海湾大产房”滩涂生态的毁坏,对遗鸥而言,更是直接影响其越冬季的歇脚和觅食。


人挤了鸟?还是鸟挤了人?


让天津环保志愿者印象深刻的是:每年冬天,在八卦滩、蛏头沽、北疆电厂一带,是一片群鸥翔集、万头攒动的景象,而今年五月以来让他们意外的是,八卦滩一带出现的是人头攒动,人们拎着小桶、铲子,在滩涂上毫无顾忌地滥采乱挖。


“主要是为了体验游玩而来”,不少在滩涂采挖的人,在回答绿会工作人员的问题时都这样说。对于具体的个体游客而言,采挖或许确实并挖不了多少东西,但这片滩涂却很可能因为千万只手、反复地挖掘,而彻底破坏了底栖藻类和其他底栖生物之间的供给关系,再间接破坏了遗鸥冬天的栖息地。无食物可补充、无空间可停歇,试问遗鸥还会来此越冬吗?


微信图片_20190524175445.jpg


人们似乎认为来此荒滩游玩天经地义,殊不知说到底依然是人挤占了遗鸥等自然生态的空间。仅翻翻天津发展简史就可知道:天津地区的形成,始于隋朝大运河的开通,唐中叶以后,天津成为南方粮、绸北运的水陆码头,始为中国北方的商品集散地。1860年英法联军攻占天津,清廷被迫开天津为商埠,当时的天津卫城,主要集中在卫城和三岔河口一带,后为了适应漕运、盐业运输的需要,城市才沿河发展,形成了带状河港城市的布局。1949年后,天津建成11个工业区,城市向南扩张。1994年后,天津滨海新区进入大发展。而天津滨海新区西外环高速路的通车,也才不过几年功夫。


与城市扩张相适应的,是城市人口的快速膨胀和水域湿地的迅速消失。上世纪50年代,天津常住人口是407.14万人;2003年底,天津市辖14个区3个县的人口1011.3万人;2017年底,是1556.87万人。与50年代比,天津人口增长了3倍多;而天津的水域面积(含滩涂湿地),1923年时为5247平方公里,到1950年代,水域面积减少至3150平方公里,到2001年减少至2077.2平方公里,水域湿地面积是在阶梯式下降。


2006年关于天津滩涂的一篇论文指出:近些年,天津的石油开采重心从陆地向海洋滩涂转移,占用了大量滩涂。同时当地渔民和油田职工无序大面积围海建造虾池,使得一些岸线的海岸线向海推进了1-2公里甚至更多,更直接影响了海岸滩涂底栖生物和渔业。


能否人鸟和谐,考验天津生态文明智慧


一边是每年群鸟云集,让人们欣悦着奔走相告,一边却又是大量憋窝在闹市里的市民无处观海,以至于一到节假日纷纷涌向滩涂,与鸟争地。这是眼下越来越清晰的一个事实。


微信图片_20190524175447.png


笔者整理了一下天津海岸线建设情况,此类现象也得到了佐证。天津海岸线长151.9公里,其中自然岸线93公里,滩涂面积370平方公里。沿海地区有塘沽区、汉沽区、大港区,陆地面积2200平方公里,海域面积3000平方公里。正是拥有如此丰富的海洋资源,让天津成为我国北方滨海第一大城市。


然而对于生活在天津的人来说,未必对这一天然城市属性有太深的感受。因为从天津市对城市岸线的利用来看,截止至2006年,天津的海岸线利用中,以工业、港口岸线为主的生产性岸线长达56.66公里,旅游岸线仅2.5公里,且主要集中在北洋舰船主题公园、海滨浴场、北塘鱼码头、驴驹河等地,占已使用岸线总长度的3.58%。即使近些年有所增加,但如此微不足道的旅游岸线比例,直接导致了天津市民生活在海边,却长年“靠海不近海”,而水质污染又让天津人“近河不用河”。


在今天举国上下通力建设生态文明之际,如何让以遗鸥为代表的自然生态与人类旅游观海的需求和谐共处,对天津生态文明建设而言是一大智慧考验。在绿会全力推进遗鸥保护地保护行动时,也有读者留言:对于爱鸟的鸟人,以后还能进滩涂观鸟吗?


微信图片_20190524175449.png


事实上,人鸟和谐并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二元选项。在瑞士日内瓦,原先地处中心城区的日内瓦湖在工业革命时期也被严重污染,后经治理,湖水已澄澈如镜,绿头鸭等水鸟在湖中优悠自在,人来不惊。在市中心的日内瓦火车站大厅,有燕子类鸟类就在大厅灯柱上做窝,也与人来人往的游客互不相扰。此外,在美国西部著名的“11英里”风景带,那里号称是最美的西部海岸,有一处海豹海鸟聚集的景点,岸上长年游人如织,人们用高倍望远镜观鸟观海豹,一种花狸鼠直接跑到游人的相机面前、从游人手里抢食物吃,亦两相谐趣。而对游客而言,无任何人折海岸一枝一叶,不会破坏这些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而非出现像今天遗鸥保护地所面临的游人群相采挖、大肆破坏栖息地之举。


鉴于当前遗鸥保护地与滨海高速公路一路之隔、其他更多遗鸥冬天到来时的歇脚处更是与城市比肩而立,在这种现实面前,是将遗鸥保护地所在的八卦滩紧急划为生态红线范围,还是给市民创造更多其它的观海旅游岸线、引导市民正确与野生动物及自然生态和谐共处,绿会期待天津能在不久的时间里给出一个智慧答案。


文/橡树 审/云飞,summy 责编/Angel


【推 荐 阅 读

一方“受难”八方支援,绿会为天津志愿者协会倡议书点赞

天津八卦滩:禁止滥采乱挖,保护遗鸥天堂 | 绿会点赞

北青报 | 赶海人扎堆中华遗鸥保护地 天津滨海隔离挖蛤车辆

绿会“鸥小子”同东方卫视联合发声,“与遗鸥共享一个自然!”

绿会建议将“中华遗鸥保护地”列入天津市生态红线和自然保护区

绿会致函抖音:请禁止“赶海挖蛤”视频推送,事件越演越烈抖音有责任

感谢《天津日报》、天津城管和环保志愿者的努力!“中华遗鸥保护地·天津”采挖潮明显减少

快停止抖音“赶海”吆喝,被误导群众请尽早散去 | 中华遗鸥保护地需要保护,而非滥采

诚请参与巡护中华遗鸥保护地·天津 | 滩涂遭暴力采蛤,渤海产房谁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