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5664980.15元
  • 支出总额:0元
  • 爱心人次:213次
常州毒地案与江苏化工系列爆炸 | 偶然中必然
2019/4/7 22:33: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3月21日的江苏盐城响水化工厂爆炸,造成78人死亡。截止4月1日,江苏响水“3·21”爆炸事故导致的伤员中,仍有245人住院治疗,危重伤员2人。


4月3日,江苏泰兴一化工厂又发生爆炸。这其中,短短半个月不到,盐城、昆山、泰兴,江苏已经第三炸了!


响水爆炸之前是一系列违法行为,但没有人真正去依法纠正。悲剧的根源在于有法不依、执法不力。


微信图片_20190408091048.png

上图:一位律师指出:“现实:不是立法问题,而是执法问题;只有严格执法才能避免量变后的质变,每次事件后的加大执法力度及平常的口号和做法,也是根源所在。”


回头再看,常州毒地案与江苏化工系列爆炸,难道是偶然的吗?


“谁污染谁担责”是环保法基本原则。而常州毒地案,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常州外国语学校,因为化工厂导致的环境污染,先后600余名在校生疑似因化工厂污染地块中毒。


微信图片_20190408091050.png

图/网络


微信图片_20190408091052.png

图/江苏卫视


结果呢?常州毒地案,在江苏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败诉,让维护公共利益的社会组织来承担189万的诉讼费用;二审,在江苏高级人民法院,把企业的赔偿费用给免了,把修复责任转移到政府和纳税人身上,何等荒唐!


微信图片_20190408091056.png

图/网络


常州毒地案又使得环境法律再一次蒙羞,司法放水,遗害无穷。


江苏一系列的化工爆炸,难道是偶然吗?


偶然中的必然。这是认识问题,是思想政治问题。


文/Littlejane 核/绿茵 编/Angel


【推 荐 阅 读

发现响水爆炸案背后的另一个始作俑者|市场资本工业文明

江苏盐城天嘉宜化工厂爆炸,全力抢救人员之时,宜高度警惕大气与水安全|绿会关注

傅前明:立场若漂移,妙笔也无益!| 评“常州毒地案”二审判决

胡玉来:常州毒地案折射出公益诉讼的律师费承担问题 | 常州毒地案讨论会专家意见

夏军:一定要申请再审!已发生的修复费用应该直接判支付给政府 |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曾祥斌:常州毒地案二审判决违背了法理 |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高桂林:常州毒地案体现了公益诉讼“三难一大”|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杨朝霞:污染企业理应承担土壤污染治理责任,岂能违反政府兜底责任原则,将治理责任移转给新北区政府?|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杜群:毒地变绿地:应急岂能成常态?|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常州毒地案的经典是怎样炼成的?

环境专家陈波洋:从技术角度谈常州毒地案赔偿和治理费用问题 | 常州毒地案讨论会

王灿发:“有智慧”的判决,不等于完全正确的判决 |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谭柏平:“污染者担责,政府买单”,这不能接受 |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常州毒地案三被告刊登致歉信

周珂:常州毒地案体现了环境司法的新问题 |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曹明德:二审判决未具体落实损害担责原则 | 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专家意见

绿会今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常州毒地案再审申请书

常州毒地案二审判决书(全文)

周晋峰:常州毒地案我们赢了,请大家放心

“谁污染谁担责”是环保法基本原则 |“常州毒地案”二审今日公开开庭审理

“常州毒地案”二审将于12月19日上午公开开庭审理!

究竟“常州毒地”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是否逐步实现修复?绿会就常州毒地案召开专业技术研讨会

绿会志愿者:常州“毒地”又开挖,强删图片并阻止媒体采访

绿会与自然之友共商常州毒地案法律问题

中国绿发会诉“常州毒地案”二审将进行听证

常州毒地案新进展:绿会收到江苏省高院送达的受理上诉和准予缓交诉讼费用的通知书

常州毒地案绿会上诉状

绿会收到常州中院关于常州修复毒地致污案准予缓交案件受理费通知书

常州毒地案应成为环境公益诉讼的“里程碑”案件——绿会副秘书长在常州毒地案研讨会上的发言

常州毒地案一审判决书(全文)

绿会接受央广传媒记者采访,进一步解读“常州毒地案”绿会观点

中国绿发会和自然之友诉常州“毒地”环境公益诉讼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