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103792.88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2252次
周晋峰建议修改《宪法》:将“植树”改为“保护生物多样性”
2019/1/18 23:18: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我国的根本大法,其第二十六条规定:“国家组织和鼓励植树造林,保护林木。”建议将其改为“国家组织和鼓励保护生物多样性”。理由如下。


微信图片_20190118213038.png

(图片/网络)


(一)“植树造林,保护林木”虽然很重要,但有历史局限性。


如它过多强调了“植”和“树”,这两点都是现实生活中存在诸多重大问题的地方。例如,在城市绿化中贪大求靓,将原产于南方的树种挪移到北方来种,导致冬天大树需要穿上大棉衣;对环境、生态造成额外代价,和间接污染;


又如,北京不老屯在保护水源地的名义下植树,于是当地原生灌木草丛等植被却遭受无妄之灾,被统一改为水源涵养林,破坏原生生态环境,本末倒置。这也是一个以植树的名义破坏当地生态的例子;


还如洞庭湖的欧洲黑杨,外号“湿地抽水机”,是典型的外来入侵物种。洞庭湖300万欧美黑杨,前两年被中央环保督察要求全部拔除;从“疯狂种树”到“全面砍树”的变迁,伴随的是巨大的生态代价和资源浪费。


再如,广西云南的桉树,大面积栽种单一树种也给生态带来了严重的挑战。针对3亿人参与的在沙漠地区大规模种植单一植物物种的蚂蚁森林植树公益,我们曾经提出担心,这样是否妥当?恐怕还需从更为科学角度深入思考。片面强调“植树”带来的负面作用,其例不胜枚举,此不赘述。


“植”的局限性,常常导致过多折腾大自然,有的不仅是做了“缘木求鱼”的无用功,更有不少“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尽心力而为之”导致的负面例子。而“树”,则属于“生物多样性中”三个层次(基因、物种、生态)中“物种”的一部分范畴,远不能体现出山水林天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的思想。各个地方不同的生态条件有其自然的要求和属性,我们强调应该让自然去生长,尊重自然,顺应自然,还自然以宁静、和谐、美丽。所以,如果在《宪法》中以“保护生物多样性”来替代“植树—-”,将更好地发挥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效。


(二)以植树为基本大法,已不符合生态文明的要求


“植树”是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时代的环境保护思想的核心实践,已不能适应生态文明时代、建设美丽中国的新挑战和新要求。当人类迈入生态文明新时代,要更多地从科学和全面的角度来思考,用紧密联系、有机统一的思想体系,来替代过去将绿化聚焦于看得见的少数高大植物、将考核指标重点放在森林覆盖率上的做法。


尽管毫无疑问地,“植树”的倡导在过去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功不可没。我们不是说建议不要植树了;而是说,植树要放在整个生态系统中予以考虑。


(三)将保护生物多样性写入《宪法》,有利于生态文明制度体系建设


生物多样性,包括三个层次:物种层次、基因层次、生态层次。“植树”的倡导聚焦于物种层次,而且是物种层面上的高大乔木。“生物多样性”概念的范围,不仅能够体现“植树”的良好初衷,而且还体现了习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的精髓。


习总书记曾指出,要完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用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保护生态环境。宪法是我国的根本大法,是治国安邦的总章程,是特定社会政治经济和思想文化条件综合作用的产物。它对于其他一切法律法规具有根本性的指导意义。进入生态文明时代,我们认为,从顶层设计上,《宪法》中关于植树的描述已不能体现新时代的需要,需用“保护生物多样性”来代替“植树”的描述。


微信图片_20190118213053.png

(图片/网络)


(四)科学证据支持:生物多样性能促进生产力并带来经济效益


将“生物多样性保护”写入基本大法,有利于指导全社会从生态系统服务获益,促进土壤、水、大气健康,并实现可持续发展。如前不久中国研究团队的一篇最新研究成果表明:森林植树有诀窍,混搭更科学。这篇研究还发现,全世界树种多样性降低10%就会造成经济上每年200亿美元的损失。


(五)面临修宪的绝佳历史契机


2020年是一个超级大年,也是现有联合国十年“生物多样性目标”(爱知目标)的收官之年。中国是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的缔约方之一。在2020年时,CBD第十五届缔约方大会(CoP15)将在中国召开。届时,2020后新的十年生物多样性目标(2021-2030)将在中国诞生。中国在这个关键历史节点如能将“生物多样性保护”写入《宪法》,有利于为2020后深度参与全球环境治理、向世界展现中国生态文明的全球领导力。


综上所述,“植树”的描述已不能体现生态文明时代的要求,片面强调“植树”越来越多的呈现其弊端。因此周晋峰建议,将我国根本大法《宪法》中的“植树”的描述换成“生物多样性保护”。这不仅能保护植树的良好初衷,而且能够避免大量不必要的浪费,真正地体现人与山水林田湖草的“生命共同体”的核心要求,并从产生既促进民生、又保护生态环境的长远效果。


(六)如果条件、认识还不成熟,也可以小改:把“保护林木”改成“保护生物多样性”。这是绝对正确和必须的。


(本文根据周晋峰口述整理,未经本人核实)


口述/周晋峰  整理/Linda  核/花花 编/Angel


【参考资料】

绿会:3亿人参与的蚂蚁森林植树公益,需从宏观角度深入思考

http://www.cbcgdf.org/NewsShow/4854/5154.html

广州日报:桉树被指系西南大旱“罪人” 部分地区叫停种植(2010)

http://news.sohu.com/20100330/n271189314.shtml

从“疯狂种”到“全面砍” 洞庭湖300万欧美黑杨被砍(2018.1.3)

http://news.ifeng.com/a/20180103/54758234_0.shtml

以保护水源地的名义种树?low爆了!(2018.5.8) 

http://www.sohu.com/a/230992040_100001695

NSII负责人马克平:森林植树有诀窍,混搭更科学(2018.10)

http://www.jinciwei.cn/b455277.html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2/64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