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4624594.83元
  • 支出总额:0元
  • 爱心人次:158次
北京生态涵养区,应增加生物多样性指标 | 四点建议
2018/11/9 16:41:00 本站中国绿发会

近日,中共北京市委、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推动生态涵养区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实施意见》,实施期限为2019-2022年。在接下来四年间,北京市将在力推生态涵养区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该《意见》第六个方面提出,要完善考评指标体系,强化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导向。建立生态涵养区绩效考评指标体系。文件显示,生态涵养区范围涉及北京7个区,并首设6个方面、共计21项考核指标。

习主席明确指出,生态是统一的自然系统,是各种自然要素相互依存而实现循环的自然链条。人与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如何涵养?拜读了这份文件之后,笔者建议:首都的生态涵养区的指标体系,应该更多的让野草长、造林绿化要明确增加树种的生物多样性、保留自然湿地、并明确把“生物多样性”列为考核指标。

微信图片_20181109104857.jpg

(一)园林绿化:应“让野草长”,丰富北京城的生物多样性

《意见》文件中一处提到“园林绿化”:“房山区、昌平区山区的生态环境、基础设施和民生改善项目纳入生态涵养区市政府固定资产投资支持政策范围,园林绿化和乡镇道路建设市级资金支持比例提高到100%。”

笔者认为,对于园林绿化的投入,不仅要考虑做加法(如资金的投入),更要考虑做“减法”。老子有云:治大国如烹小鲜。也就是说,减少折腾、减少城市绿化上的不必要浪费。建议:北京明确在“生态涵养区”让野草长,丰富北京城中的生物多样性。

野草无需浇水,自然生长,不污染环境,还能保护环境。它们体内蕴含着优秀的基因,长年沉淀积累造就顽强的生命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疾风知劲草”,却敌不过固执狭隘偏激、忽视自然美、不斩草除根不罢休的人类。它们不需要我们刻意去浇水、施肥、杀虫、除草,节省我们很多宝贵的资源、财富,免去很多污染和制造污染(生产化肥、农药的过程是很难避免的)。此外,野草中还蕴藏着重要的生物多样性。袁隆平造福人类的杂交水稻的成功,也有“野草”的功劳。可见,让野花野草自然生长,不仅助力生物多样性保护,更是城市建设生态文明很重要的一部分。

微信图片_20181109105342.jpg

上图:北京一位园丁告诉笔者,他负责的这10000多平方米的草地,管理部门要求必须清除杂草,保证没有可以看见的杂草,因为每天都会有人来拍照。街道的人每天都要来检查街边绿化的护理情况,如果发现没有拔干净的野草,相片被传到街道管理部门后,园林工人将一次罚款500元。摄/Linda

在上周,中国绿发会秘书长周晋峰博士在“2018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上,阐述了生态文明“新时代植物园的生物多样性保护”。会后,一位植物园园长表示:他们深有同感。现在他们植物园在除草、除虫工作,成本又高,花费又大,效果还不见的好。他们希望搞试点,但是不知道是否主管部门能够接受。

以往城市绿化,更侧重整齐、美观,甚至为此不惜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购置人工草皮,引进外来植被,后期还需持续不断的进行修剪、治理病虫害等。笔者最近也遇到一位北京的园丁,谈话中了解到北京园林绿化对于野草的苛刻。(参见《北京园丁:杂草没拔干净,被街道发现一次罚款500元》)再者,以前两年我们单位在北京市大兴区一区域曾践行这一理念为例:让野草自然长,不去人为干预和管护,结果它们生长健康、旺盛,招蜂引蝶,绿化效果明显。但终因不符合城市绿化规范,被多次要求整改、清理。

“治大国如烹小鲜”,生态文明建设要成功,需要正确的战略高度和相应的战术细节相结合。让野草长,作为拯救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的先进理念,对于推动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生物多样性目标以及《巴黎协定》无疑是非常有意义的。

(二)造林绿化要混搭,避免单一或少数树种

《意见》文件中提到:“加快实施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逐步构建生态涵养区各区城区绿化隔离体系,全面推进生态涵养区各区创建国家森林城市。”

笔者认为:增绿,不能仅仅只考虑造林绿化,还要考虑生物多样性。这么大一个城市,新一轮百万亩造林绿化工程,多大的规模啊!最近由BioONE项目负责人、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马克平研究员带领的研究团队发表在《Science》杂志上的最新研究显示,植树造林有诀窍,混搭更科学。

生物多样性能促进地上初级生产力,而且生物多样性的作用随着时间的延长而显著增加;种植8年后,每公顷16个物种的混交林地上生物量平均存储约32吨碳,而每公顷纯林的碳储量仅约为12吨,不及混交林一半。不同生物多样性的森林在保护环境缓减气候变化中所起的作用具有明显差异,种植多物种混交林能实现生物多样性保护和减缓气候变化双赢,是比种植纯林更好的植树造林策略。该研究结果也从经济学上说明了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估算显示,如果将实验中观察到的结果外推到世界现有森林,全世界树·种多样性降低10%就会造成经济上每年200亿美元的损失。[2][3]

(三)应明确“生物多样性”作为考核指标

生物多样性,是生态文明很重要的一部分。生物多样性,也是中国向联合国提交的《千年发展目标》(MDGs)交的答卷中唯一不及格的一项。

另外尤为值得指出的一点:2020年,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CoP15)将在中国北京召开。由于2020年是上一个联合国生物多样性目标的收官之年,在此次北京盛会上,公约各缔约方将审议通过新的“2020后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框架”。作为展示中国生态文明成就的一个窗口,北京在生态涵养区的建设中对“生物多样性”指标意义予以充分重视。

(四)减少伪生态工程,保留自然湿地

北京在过去的城市发展和整治中,已经丧失了很大的本土生物多样性。我举几个例子:

1、以睡菜为例,北京延庆田宋营生长着一种美丽的水生植物:睡菜(Menyanthes trifoliata)。它在此生长了多久,没人知道。《北京植物志》甚至也未能收录它。近年可能要“归功于”延庆那片儿的水渠整治,挖土机把睡菜的生活环境完全毁灭了。睡菜的消逝,在北京意味着一个科的植物的消失。颇为令人回味的是,2019年北京延庆将举办声势浩大的“2019中国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大兴土木,投资数十亿。而睡菜的本来栖息地就在世博园的正北方不远处,距此不过8千米![5]

2、后来笔者把刘华杰的《救救北京的睡菜》一文转发到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存续专家组”(IUCN SSC)的微信群,一位专家深有同感,并举了另外一个例子:“唉,北京的很多土生物种就是在这种整治,清理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当年翠湖湿地的清淤,挖出了一尺长的河蚌,圆明园做防渗,清理了无数土生小鱼。到现在去看看,可怜的物种多样性啊。国人的科学精神还差的远啊!”

3、不老屯湿地。我们知道,鸟类是反映生态健康与否的使者。北京周边有个地方叫做“不老屯”,有一些观鸟爱好者每年都会去不老屯观鸟,那里有200多种鸟,但是现在鸟的种类不断减少。因为北京要设立水源涵养工程,就是在荒地上种植树木,但是有很多鸟以湿地中的鱼为食,工程实施之后,鸟类就没有了可以食用的鱼类,于是这些鸟类就不会在这里生活。而鸟类和鱼类会对于我们环境中污染物的消解都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4]

4、上周,我的同事去武汉参加了“长江生物资源保护论坛(简称长江论坛)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论坛”,其中,常剑波教授在谈到鲟鱼资源的历史变迁与文化印迹时,分析了长江中华鲟为什么走向灭绝时提到,中华鲟的幼鱼要吃东西,长江失去了80-90%,这跟江岸硬化有关,所以幼鱼饥饿。中华鲟它需要几十条群在一起,才能激发起繁殖行为。农业农村部已明确定调:未来长江保护得好不好,水生生物资源是一个重要指标。

因此值此《意见》出台之际,笔者建议:应多保留自然湿地,能有效保护水生生物多样性。首都北京在建设“生态涵养区”中,也应该明确将自然湿地列为需要保护的对象,减少认为堤岸硬化,作为金山银山的绿水青山,不是一个设计图纸上的美学展示;更多的是它自然的荒野之美。我们的政策要尊重这样的自然美,在涉及湿地的工程评估前,应作环境影响评估、并征询公众意见。

(注:本文代表作者本人意见)

文/Linda 核/花花  编/Angel

【参考链接】

1. 北京日报:关于推动生态涵养区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实施意见(2018.11.6)

http://bj.people.com.cn/n2/2018/1106/c14540-32246313.html

2. 森林植树有诀窍,混搭更科学

http://www.jinciwei.cn/b455260.html

3. Impacts of species richness on productivity in a large-scale subtropical forest experiment

http://science.sciencemag.org/content/362/6410/80

4. 对话远见者 | 周晋峰:我们怎样迎接生态文明

http://www.cbcgdf.org/NewsShow/4854/5205.html

5. 中国绿发会微博:刘华杰 | 救救北京的睡菜!

https://m.weibo.cn/status/4267403477275446?sourceType=weixin&wm=9856_0004&featurecode=newtitle&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