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4747.53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714次
周晋峰谈异宠产业存在的问题和规范管理 | 红星新闻直播间讨论
2022/9/3 18:38:00 本站

2022年8月26日下午,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简称中国绿发会,绿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晋峰博士线上参加了红星新闻直播间的讨论,其主题为:抽干湖水围捕外来入侵物种“怪鱼”——鳄雀鳝是否得不偿失(英文名Alligator Gar,学名:Atractosteus spatula)。


周晋峰谈异宠产业的问题和规范管理1.png

(图源:红星新闻)


此次直播,参与讨论的嘉宾共有三位:中国绿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周晋峰博士、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外来物种入侵防控(大宗淡水鱼体系)岗位科学家顾党恩博士和中渔协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委会副主任周卓诚。


讨论期间,周晋峰博士阐述了他对异宠问题的几点看法。


周晋峰博士认为,实际上,我觉得对于鳄雀鳝这一外来物种如何处理,这个问题当然很重要,但是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为什么会有鳄雀鳝这样的鱼会存在这里?改革开放后的近些年来,随着经济发展,异宠产业增长非常快,购买一些国外非常奇特的动物或生物来养,这个构成了我们当前一个极大的生物安全威胁,也是对环境的威胁。对此,我们认为:第一是不应该提倡养异宠。第二,异宠的处置要非常负责任,将异宠随意放到自然界中,这会给自然界带来极大的伤害。我们也已经有了相关的初步的法律,且开始实施了。我们应该有从宣传到实施到执法有更具体的措施,让更多的人有更多的了解和认识,以减少异宠带来的威胁。


物种的迁徙自地球存在以来就一直存在。但是异宠这是人为造成的迁徙,它可能会带来区域生态的失衡。异宠这个产业它完全是不一样的产业,和我们传统宠物产业也有不同。我们认为异宠产业,特别是改革开放后的近些年来,根据统计数据,这个产业增长非常快,而异宠引进之后,由于各种原因,被放生或者遗弃等,最终进入了自然,带来了自然侵害,这是非常明显的。异宠养殖产业,在捕获和放生环节,其生态代价也非常巨大。


从生物多样性整体去考虑,我们的目标不是产业。有的部门是以产业为目标,比如水产,林业等。它们以产业为目标,注重的是GDP、产值、经济效益等,我们注重的是我们面临的整个生态系统,因为人类的过分需求,导致了大规模的紊乱和破坏。毫无疑问,异宠产业的发展是今天生态系统受到严重破坏的一个重要因素,那么养异宠的人群其有没有喜欢养并非常规范并且负责任的人?那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但就整体来说,我们认为在生态文明的新时代,区别于工业文明,对于异宠,我们认为不应该刺激异宠养殖产业,而应该将产业规范管理作为重点,当然包括生物伦理、法律法规,包括濒危物种(将濒危物种做为异宠来养是不允许的),也包括放生,这方方面面的管理都应加强。


此外,需要规范管理的还应包括水族馆。从全球来讲,目前有相当一部分科学家认为,新的海洋馆和水族馆对于整个人类面临的生态文明的变迁和生态危机,对于自然生物和自然水生生物都有相当大的威胁,比如说大连破获了一起非常大的案件:有100只斑海豹幼崽被非法捕获。警察破案后发现,为什么这些人去抓斑海豹?就抓斑海豹幼崽?原因就是海洋馆需要(法院审理的最终结论也是如此)。海洋馆的需要是这一批斑海豹幼崽被非法猎捕的直接原因和动力。异宠产业就全球范围内而言是野外生命猎捕的极大推动力。异宠本身在同一健康和人畜共染病等方面对人类的健康,对人类栖息地的健康也带来巨大的威胁。现在,法律还没有全民禁止异宠,但对异宠的高度管理,强化管理是必须的。我们呼吁要尽量减少异宠,我们从生物多样性保护科学,从生态文明思想的践行,从绿水青山的保护上,不管产业界如何评论,我们还是会把这件事不断地讲清楚。


周晋峰谈异宠产业的问题和规范管理2.png

(图源:维基百科)


周晋峰谈异宠产业的问题和规范管理3.png

(鳄雀鳝地理分布。图源:IUCN)


(本文由工作人员笔记整理而成,未经本人核实,供参考)


周晋峰谈异宠产业的问题和规范管理4.png


文/Daisy 审/绿茵 编/angel


往期回顾

抽干湖水围捕“怪鱼”是否得不偿失?周晋峰参加红星新闻直播间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