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103189.95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2235次
评《四型机场建设导则》的缺失:“绿色机场”应保证生物多样性友好
2021/11/21 18:16:00 本站


2019年9月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亲自出席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投运仪式,对民航工作作出重要指示,要求建设以“平安、绿色、智慧、人文”为核心的四型机场。2020年秋季,民航部门发布了《四型机场建设导则》。

在该导则中,对于“绿色机场”的定义却很狭窄:“绿色机场(Green Airport)是指在全生命周期内实现资源集约节约、 低碳运行、 环境友好的机场”。

对此,笔者不敢苟同。
这份《四型机场建设导则》当初的制定,恐怕缺失了公共利益代表方的参与吧?

事实上,“绿色”不能狭义的理解。绿色是一个生态系统,不光是种植绿色的植物。

就拿我国机场广泛使用的捕鸟网来说,涉嫌因违背了《野生动物保护法》——使用了非法工具猎捕鸟类。鉴于鸟类为人类社会提供的生态系统服务,用鸟网来大量捕杀鸟类的做法导致的生态损失不可估量。像辽宁营口兰旗机场这种使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明确禁止的“网捕”的方式尤其不可取,不光涉嫌违法,而且也给我国致力于“生态文明”的这张优秀国际名片和良好形象带来了污点。

就拿辽宁营口机场来说。据志愿者反映,这家不大机场的防鸟网,高3米,网绳铁丝很粗,网上死去的还有5-6只红隼、数只长耳鸮、短耳鸮,因为被网缠住,越挣扎缠得越紧,大多已经饿死。此外,在防护网上现在至少还有5只红脚隼,还有红隼、长耳鸮、短耳鸮等不少其他的国家一级、二级的保护动物。听完这些情况,我又打电话给几个做野生动物保护的前辈。大概了解到,全国所有的机场,不论是军用还是民用,在跑道旁都会设置这样的防护网。这些网通常高3米、长度至少在一公里以上。可以想象,网上的情况也应该几乎一样。所造成的的生态损失也可见一斑。

上图:鸟网,是鸟类的噩梦
摄影/绿会志愿者

一份研究报告基于2016年的数据进行了估算:截止2015年底大陆地区有210个机场在运营之中(中国民用航空局,2016数据),按中小城市的 3C 级机场跑道长度 1500 米,每张拦鸟网长 30 米计算,1 个机场就会布设 100张网。假设每张网每天网住并杀死 1 只鸟,那么一年 365 天里,保守估计就会有 7665000只鸟丧生于我们的机场拦鸟网之中。

那么,无声的损害有多大?一只猫头鹰,平均每年野外猎捕田鼠600只,能为人类“鼠口夺粮”1吨粮食。航空部门缺失生物多样性考量,导致的生态系统服务的损失难以估量。

要保证航空安全,一定就要铺设巨幅鸟网、把鸟类一网打尽?这并不是可取的方法。事实上,国际上早已有了很多环境友好的做法,无需赶尽杀绝也能确保航空的安全。

目前,我国民用机场鸟击信息上报缺乏有效规范。尽管有民航总局的明确规定,但根据中国民用航空局机场司主办的《2015年度中国民航鸟击航空器信息分析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民航鸟击信息的物种确认比例仅仅只有5.66%。

仅仅是完成这不到6%的数据比例也是历经坎坷。同样根据15年的这份报告,尽管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院与两所大学共建了两个鸟击残留物鉴定实验室,然而我国300多个通用机场中,仅43家机场单位在向上述两所实验室提交报告,却又并未提及是否有向其他单位同时递交样本信息的经历。

从《四型机场建设导则》的颁布来看,又是一份缺少良好生物多样性考量的文件,将“绿色机场”片面的表面化理解,未能理解“山水林天湖草沙冰是一个生命共同体”的生态文明的深刻内涵。

由此可见,生物多样性的主流化,也该贯彻到航空部门。

在标准的制定方面,也请多听听社会公共利益代表方的意见。

(本文代表笔者本人观点。绿会融媒为生态文明的探索者、思考者提供传播平台。欢迎争鸣,对话作者。请留言。)
文/小田先生    审/绿茵、Kim    责编/青鸯

资料来源:


1.《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

2. 《四型机场建设导则》

3. 《中国大陆民用机场鸟击防范研究现状及改进建议》朱磊 UNDP-GEF 海南湿地保护体系项目  HN-41

4. 《2015年度中国民航鸟击航空器信息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