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4747.53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714次
茫茫大漠飞鸟绝迹,科考队抵达罗布泊“大耳朵” | 绿会罗布泊科考
2020/10/18 19:59:00 本站

10月16日一早,中国绿发会罗布泊科考队从若羌县城离开,前往东北方向上230多公里之外的罗布泊腹心地带,即从卫星地图上可清晰看到的“大耳朵”。那里是整个罗布洼地地势最低的地方,也是罗布泊众多内陆河注入的尾闾盆地。


科考队先是沿315国道向东行进,后折向东北方向的一条省道。从地图上看,通往罗布泊核心地带的两侧,满眼灰白,已全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茫茫戈壁。为保证给养,科考队提前买好了三大箱水、以及各种干粮,计划是当天晚上抵达罗布泊核心的罗中镇。



穿越罗布泊,对飞鸟亦是一场冒险


由于路途遥远,既要保证野外考察的工作成效,又要保证行程的时间安排,科考队根据不同的生境,对罗布泊地区进行样点调查。从历史角度讲,科考队进入的大片区域,都曾是罗布泊湖水分布的区域。


在我国史书典籍中,对罗布泊早有记载,曾分别称其为“泑泽”、“盐泽”、“蒲昌海”和“牢兰海”。《汉书》曾记载罗布泊面积“广袤三百里,其水停居,冬夏不增减”,即使到了清代乾隆年间,阿弥达等人前往青海进行河源考察时,还记录罗布泊“淖尔东西二百余里,南北百余里,冬夏不盈不缩”,其水面也是相当广阔的。据考证,历史上其最大面积曾达到5万平方公里。上世纪30年代我国学者对罗布泊进行实地科学测量时,其面积还有475平方公里。然而沧海桑田,当今天的科考队在这片区域考察时,干涸的土地见不到一滴水,满眼都只是荒凉沉寂的戈壁滩和盐岩沉积,甚至白云停驻的天空都是寂寞的。


微信图片_20201018150420..jpg


这样的生境下,水生生物调查组放弃了调查取样的念头,植物调查组则还能从进入罗布泊外围时,还能对沙包上分布的稀疏柽柳群落进行样方调查,等越往湖泊深处,地表连植物也彻底消失了身影,满眼只是大大小小的石子。野生动物调查组亦是如此,在进入罗布泊外围时,还能在柽柳丛中找到野兔的痕迹,以及记录到一只麻雀低低地、甚是吃力地飞过沙漠,甚至观察到了一只红胁蓝尾鸲,等进入到一望无际的盐岩壳分布区时,连飞鸟也彻底消失了踪影。


微信图片_20201018150354..jpg


在沿途第三个调查样点,在科考队完成考察任务准备离开时,野生动物组意外发现了一只成体小鹀躲在越野车底,似乎很怕光。科考队担心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会碾死它,赶它离开,它都不走。后科考队将其带离公路,发现这只鸟神情恍惚,放下后居然又跌跌撞撞跑回到了公路上。“鹀通常生活在农田生境,有草有水的地方,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野生动物组判断这只鸟很不正常,在没有水源和食物的情况下,基本上是活不了了。


微信图片_20201018150621..jpg


历史上《水经注》曾记载:“当其环流之上,飞禽奋翮于霄中者,无不坠于渊波”,以形容其大水汤汤、无法飞越。在千年之后的今天,没想到彻底干涸后的罗布泊,对飞鸟依然还是一场生死冒险,令人唏嘘。


如剑如戟,埋藏在坚硬盐壳之下的秘密


跟其他调查组一样,土壤和微生物调查组在从外围往罗布泊深处行进时,先还可以用铁锹在戈壁滩上取得样品,在进入由盐岩板结而成的湖底沉积区后,没想到更加坚硬的取样工具——十字镐也失去了作用。



按土壤和微生物调查组的取样标准,越是人为干扰少的取样区,越是理想。此外他们通常在一个样点,取四个层次的土样,如地表往下0-20厘米、20-40厘米、40-60厘米、60-100厘米。“取不同土壤层的样品,主要是看其土壤成分、微生物种类和数量等的变化”,土壤和微生物调查组的王红雷老师讲。


微信图片_20201018150359..jpg


在靠近罗布泊“大耳朵”耳垂部位的样点时,地表不仅寸草不生,而且坑洼不平、坚硬如铁,满布着无边无际的盐岩壳。科考队穿着厚重的野外靴,踩在上面咯吱脆响,却不见地表有任何东西被踩碎,如同行走在火星地表。最令人触目惊心地是:干涸湖底还有无数翘立的硬片,如旋风卷过留下的锋利刀锋剑戟。科考队长卢博士认为是湖水干涸太快,以至于迅速凝固成形所致。在这里,土壤和微生物调查组遇到了大难题,他们先前借地表缝隙处还能取得样品,在这里,改用了更加坚固的十字稿,用力砸下去,发出金属般脆响,然而砸到地表以下20厘米深时,依然是坚实的盐壳,调查从来不空手的土壤和微生物组只好在这个样点放弃取样。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科考队在继续行进至“大耳朵”中心部分时,一辆大铲车正在路边挖取水沟,刚刚离开。土壤和微生物调查组赶紧下去,在深沟边顿时惊喜无比:原来坚硬的盐壳,让取样工具束手无策,而大铲车却轻易砸开了地表,并一路往下深挖,在挖土机工作后留下的1.5米左右的断面里,土壤分布的立体结构一览无余。经测量,盐岩壳层厚达50厘米左右,盐壳底下即是90多厘米的土层,土层较湿润,而沟底汪着一沟蓝绿色透明的水、以及厚厚的白色结晶的盐。如此完美的剖面太难得了,土壤和微生物组赶紧下沟工作,在这个样点,调查小组除在四个取样工作层各取三个样品外,还额外增加了1.5米处的土壤样品。“太珍贵,我们要尽可能多取一点,以便后期充分分析”,土壤和微生物组负责老师称。


(图源:绿会)


此后,在到达罗中镇之前的另一处样点,也同样发现了推土机挖开的盐沟,里边满是碧绿透明的卤水和沉淀下来的厚厚盐层,有意思的是,有些挖出来的沟两侧,由于至今依然有地下水从沟底冒出,随着水量一边冒出一边被蒸发结晶,最终在卤水池里形成一个个塔柱,景观十分奇特,有类似喀斯特溶洞地物特征。有些地方,地表10厘米之下,即已分布有厚厚的盐岩层。罗布泊为著名的积水积盐之地,在这里一览无余。也正因为此,今天的罗布泊核心地区建有巨大的国投钾盐厂,并为这家钾盐厂建立了配套的火车站,长年生产并向外输送钾盐。


接近傍晚7:30,太阳渐渐没入地平线,夜色开始弥漫于这片苍茫神秘之地。科考队决定收工,赶往地处罗布泊核心地带唯一的一处落脚地——罗布泊镇(亦称为罗中镇)。由于特殊原因,去往这里的公路和地名,在地图上都是没有名字的。而罗布泊镇仅有一家旅馆,身处大漠之中,被科考队形容为“新龙门客栈”。


文/Gone 审/shanlong 责编/angel


推 荐 阅 读:

沙海留迹,破译沙漠野生动物的足迹密码|绿会罗布泊科考

从上游的鱼鸟到下游的沙漠之螺,科考队踏访孔雀河 | 绿会罗布泊科考

积极应对福寿螺问题 | 绿会研究室代表参加温榆河公园专题研讨会并提出建议

北京多地均现福寿螺!绿会生态研究课题小组全面跟进

绿会专家大风:全面客观的从生态系统角度来评估温榆河福寿螺治理

福寿螺疑入侵北京温榆河!绿会研究室迅速联系有关部门专家赶至现场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