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98741.05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2210次
从上游的鱼鸟到下游的沙漠之螺,科考队踏访孔雀河 | 绿会罗布泊科考
2020/10/14 18:47:00 本站

孔雀河,又称饮马河,据称历史上东汉大将军班固曾饮马于此。


10月12日,当中国绿发会罗布泊科考队沿博斯腾湖下溯,至铁门水关水库时,科考队站在波光粼粼的孔雀河边,向一位正在河边钓鱼的当地人打听,此河何以得名孔雀河时,当地人想了半天,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微信图片_20201014124338.jpg


原来据考证,此河原本叫昆其河,清代左宗棠平叛时,其随行人员将其译作了孔雀河,就此沿用至今。


上游:水深流静,鱼虾水鸟众多


铁门关水库一带,为孔雀河上游,由于有水库阻水,从博斯腾湖下泄的河水在这一带流速平缓,河水较深,即使水质异常的清澈,河道中央仍可看出明显呈深色。这一天是周末,河边有不少人过来垂钓。科考队水生生物调查组也在河边开始了他们的工作:测试水温、水质、酸碱度等指标、采取水样、以及沿河岸扫网、调查水生物种。


河岸边有水草,稍靠近河中心一些地方,还有着沉水植物眼子菜。水生生物组的抄网下水,沿岸刮过来,出水时即发现网底有两只黄黝和近十只蹦跳的透明小虾。接下来,水生生物组还接连捕获到了红眼睛的鳑鲏、棒花鱼等。在水库上游较宽阔的洄水处,水生生物组甚至找到了一条尾鳍、臀鳍、胸鳍均为鲜亮红色的河鲈,这种鱼在上世纪50年代引入新疆,其中博斯腾湖是其主产区,但近些年已不多见。此处茂密的芦苇丛中,野鸭的叫声时有所闻。


微信图片_20201014124348.jpg


河岸钓鱼的人称,他们这一段的孔雀河,经常能钓到草鱼、鲫鱼、鲤鱼、白条、以及当地人称作乔尔盖的狗鱼。如果综合后边几天的调查行程来看,这一天可谓是水生生物调查组的大日子。


中游:河床清浅,古河道残枝枯根零落


12日下午,科考队继续沿孔雀河下游行进。在孔雀河中游接连调查了两个点。前一个点,孔雀河水相较于上游铁门关一带,水量已大为减少,在穿越了尉犁县境内的大片棉花农灌区之后,这一段的孔雀河水似乎已十分疲惫,浅浅地摊卧在河床之中,河水狭窄之处,在河上搁一根横木,即已可以轻松跨到河对岸去了。


微信图片_20201014124417.jpg


河两岸,是金黄灿烂的胡杨树和同样金黄的高杆芦苇,在碧绿河水的映衬下,景色非常美丽。河岸迂回浅滩之处,留有大片大片的白色盐碱。这一带已属于库鲁克塔格沙漠,常年蒸发量几乎是降雨量的100倍,在没有水的河滩,很快便渗出了白色盐碱。这一带的猛禽、水鸟还比较多,一些沙漠动物开始在沙坡上显露踪迹,而水生生物的收获明显减少。


微信图片_20201014124356.jpg


第二个点,依然是孔雀河中游。河水蜿蜒蛇行在沙漠之中,虽然有风,孔雀河面上有着细细的波纹,但河水几乎不怎么流动。跟前一个点类似,这里的河水深陷,两岸均为高出5—6米不等的沙岸。而沙岸再向两侧无限延伸,则各自形成宽广的沙漠高地。


在其右岸的最上层阶地上,尽管已成沙漠,地表仅分布着少量的铃铛刺、西伯利亚白刺等沙漠植物,但肉眼仍可看出这里曾是一片故旧河道。干涸后的河道上,厚厚的沙子已结成一层薄壳,踩上去咯吱脆响,枯萎死去的芦苇根在沙中到处都是,一些粗大的胡杨树都已死去,地面留下无数枯干的断枝残骸。



“芦苇、胡杨等都是逐水而生,从生物多样性角度讲,眼下的情景真是尸横遍野、惨不忍睹”,科考队卢博士介绍,从芦苇根的分布及沙漠中的河岸残留物判断,这里曾是一条孔雀河故道,与现河道已相距了300-500米,只是不知道改道发生在何时。沙漠中的土质松软,一旦洪水过来,便很可能冲出新的河道,从而让河流改道。


下游:一条支流已完全干涸,变成沙漠


13日下午,当科考队到达孔雀河下游时,虽未到达主干道,但看到其附近的一条支流则已完全干涸、并被风沙吞没。河道的痕迹还在,初始沟内密密长满柽柳、以及稀疏的胡杨,但再往前行1000米左右后,则细细的沙子填满河谷,前方已完全成了沙漠,看不出一点河流的样子。


在这里,地表连一滴水都没有了,水生生物调查组基本无法开展调查工作。但在干涸支流一侧的沙漠中行进时,科考队仍相继发现了不少枯萎死亡的芦苇根和白色的螺壳,说明这里曾是大片的湖泊或河流湿地。


(图源:绿会)


“没有了水,先是水生动植物死亡,然后是其他陆生动植物的死亡或撤离,包括人类文明的撤离或消失”科考队判断,因为是军事禁区,第一期科学考察很可能无法前往孔雀河流域内最为著名的人类文明遗址——楼兰古国和小河墓地调查,但在已经死亡的孔雀河支流上,仍完整看到了水与人类文明之间唇齿相依的清晰印迹。


致谢:

感谢周九良先生对本次科学考察的经费捐助。


文/Gone 审/Shanlong 责编/Angel


推 荐 阅 读:

积极应对福寿螺问题 | 绿会研究室代表参加温榆河公园专题研讨会并提出建议

北京多地均现福寿螺!绿会生态研究课题小组全面跟进

绿会专家大风:全面客观的从生态系统角度来评估温榆河福寿螺治理

福寿螺疑入侵北京温榆河!绿会研究室迅速联系有关部门专家赶至现场调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