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103511.81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2245次
余炼:小凌河口具有重要生态价值,不宜大规模开发
2020/7/5 20:00:00 本站余炼

编者按:锦州有着全球最繁忙的候鸟迁徙通道,也拥有着无数热爱鸟儿的人。中国绿发会大鸨保护地·锦州主任余炼就是其一。从2013年,余炼第一次真正与鸟类接触开始,后来的他就再也放不下这些美丽的身影。他拿起了相机,开始追寻鸟儿的身影,把他们的优美姿态固定成为一张张锦州的宣传名片。余炼常常为自己生活在锦州而感到幸运。因为锦州是中国候鸟迁徙的主要通道之一,每年有很多珍稀鸟类迁徙路过锦州,甚至在锦州越冬繁殖。余炼先生曾拍摄到珍稀的丹顶鹤、黑嘴鸥、白头鹤、东方白鹳、大鸨、遗鸥、白鹤,其中遗鸥和白鹤锦州林业局以前都还未有记载。就是这么一位爱鸟人士,近日开始为小凌河口呐喊,希望更多人关注这块难得的瑰宝。


编者按/Talina 审/志愿者 编/angel



小凌河口具有重要生态价值,不宜大规模开发


中国绿发会大鸨保护地·锦州主任余炼


两天前,我才通过网络见到了小凌河口区域最新的规划图,看完后倒吸一口凉气。小凌河口区域,除了规划了一个大型港口以外,还规划了大片的工业园区,密密麻麻延伸到锦州湾国际机场以北。这还仅仅是近期的规划土地使用,远期规划使用范围还一直向北延伸,几乎连接到锦州市区。我低头对自己说,这不行呀,这一定不行呀,小凌河口有重要生态价值,不宜大规模开发。


微信图片_20200705154309.jpg


我在小凌河口区域观察巡护已经7年了,这里地形丰富,有大片的滩涂、湿地、灌木、草地,还有地势较高的碱蓬草滩。生活的动植物种类丰富,是鸟类重要的繁殖地、越冬地和迁徙经停地。在全球候鸟迁徙系统中,也有重要的地位,如果被大规模开发将会产生重大的生态损失,这些损失都是不可弥补的。


我与小凌河口结缘最初是因为这里越冬的灰鹤,灰鹤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小凌河口有大种群越冬。每年10月底或者11月初来,次年的3月10日左右走。迁徙规律大致如此,我持续的观察它们,每年接它们来,送他们走,逐渐开始熟悉起来。每年回来的第一群越冬灰鹤大概都是50多只,应该都是同一群。因为每年它们回来,都在里面混群呆着4只白头鹤,白头鹤比灰鹤更纤细矮小,身材更好。它们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比灰鹤更珍贵,所以我更加关注它们。灰鹤群回来时首先都不是落脚在河口大片的碱蓬草滩里,而是落脚在小凌河口西面的大片荒草滩里,当它们安定下来,观察周围环境后,才会飞到河口的碱蓬草滩里觅食。这时候是拍摄鹤群最美的时候,我时常带着爱好摄影的朋友,站在河堤上,远远的拍摄它们。朋友们总是说,鹤还是要在湿地环境里拍出来最好看, 尤其是在这么美的红海滩里。


微信图片_20200705201247.jpg

小凌河口的灰鹤(来源:余炼)


小凌河口的红海滩,是很多水鸟的大餐桌,尤其是灰鹤群刚刚回来的时候,能见到什么真是不一定。灰鹤有鸣叫的习性,它在觅食时鸣叫,嬉戏时鸣叫,和空中其他鹤群联络时也鸣叫。当天空中有白鹤、丹顶鹤等其他珍贵鹤类飞过时,会被这鸣叫声吸引,一起落下来,和灰鹤混群觅食。在小凌河口有观察记录的鹤类有5种之多;它们是白头鹤、灰鹤、丹顶鹤、白鹤、沙丘鹤,在全中国有观察记录的鹤类也就9种而已,小凌河口能见到的超过一半。其中白鹤是全球性极危鸟类,丹顶鹤、白头鹤是全球性濒危鸟类,这三种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沙丘鹤和灰鹤,都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其中沙丘鹤的主要分布地在美洲,在亚洲的观察记录极为罕见。对鹤类来说,小凌河口湿地是重要的越冬地和迁徙经停地,值得一提的是,小凌河口是白头鹤最靠北的越冬地,每年都有十余只白头鹤与灰鹤混群越冬于小凌河口。不言而喻,小凌河口对鹤类的越冬和迁徙是意义非凡的。


微信图片_20200705201250.jpg

小凌河口悠闲觅食的丹顶鹤(来源:余炼)


微信图片_20200705201253.jpg

白鹤(来源:余炼)


微信图片_20200705201258.png

白头鹤(来源:余炼)


小凌河口区域是大鸨的重要越冬地。大鸨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是大型地栖鸟类,也是所有能飞行的鸟类里,体重最大的,成年雄性大鸨最大体重能达到22公斤,通常也有18公斤左右,是非常珍贵的一种候鸟。2018年1月,中国绿发会在组织全国大鸨同步调查时,动员了数千志愿者在四十余个可能有大鸨分布的点进行了4天的拉网式同步调查时,也只找到了三百余只大鸨,不是说中国的大鸨只有三百余只,但是找到的数量可以看出,这种候鸟已经濒临灭绝了。2018年1月在锦州同步调查时,找到的大鸨数量是51只,占此次调查所找到大鸨数量的1/7左右。而且观察数量稳定,记录详细,是调查效果最好的地区,调查结束后,调查结果引起了中国绿发会的高度重视,立即决定在锦州成立《中华大鸨保护地 锦州》以保护这里越冬的大鸨。大鸨保护地成立以来的3年时间里,我们对大鸨越冬数量进行了统计,2017年冬到2018年春,锦州小凌河口越冬大鸨51只;2018年冬-2019年春;锦州小凌河口越冬大鸨52只;2019年冬-2020年春;锦州越冬大鸨72只。大鸨越冬数量稳步增加,保护效果良好。



微信图片_20200705201301.jpg

小凌河口区域农田里的大鸨(来源:余炼)


同时,锦州大鸨越冬地具有高度的科研价值。例如大鸨是大型地栖鸟类,通常不喜欢海洋性气候,但锦州的大鸨越冬地,距海岸线的直线距离只有2-3公里。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现在不得而知。再例如,在我们的认知中,大鸨对豆科植物有特殊的喜爱,而小凌河口的越冬大鸨尤其喜欢吃花生,这是为什么我们也不得而知。这些观察到的现象,对生态研究都是非常有价值的。


小凌河口的滩涂是大量全球性濒危物种的重要迁徙经停地。最重要的是大滨鹬、红腹滨鹬、大杓鹬。这三种鸟类都是长途迁徙鸟类,越冬地主要都在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地。每年2-3月份,它们开始迁徙时,会集群连续飞行,到达它们迁徙过程中唯一一个经停地,这个经停地主要就是中国的环渤海区域,锦州小凌河口的滩涂,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今年,北京林业大学的科研团队,对小凌河口以及附近滩涂上的鸻鹬类做了初步的研究调查,调查的方向主要是滩涂的底栖生物以及滩涂鸟类的承载量,以及濒危物种大滨鹬的数量。研究团队在小凌河口的滩涂上,打了100余个样坑,将泥里的底栖生物用筛子滤出,并分类统计。虽然由于疫情的影响,无法进入学校实验室做最后的统计,但初步研究结果是喜人的。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数据是,光滑河蓝蛤的数量,一平方米超过500个,这个数字高于丹东东港滩涂和江苏条子泥滩涂,这个结果是相当喜人的。在对大滨鹬的数量调查中,科研团队在一片1平方公里左右的滩涂上,数出的大滨鹬数量是大约4200只左右,迁徙经停的大滨鹬数量相当惊人。在统计过程中,我们还观察到大量带环志的大滨鹬,从环志形状上看,是澳大利亚东部在越冬期环志的。这一点证明,小凌河口是大滨鹬、红腹滨鹬、大杓鹬迁徙路线上一个重要的经停节点。而这些候鸟在每年的迁徙过程中只有一个经停点,它们在经停点补充一个月左右的食物以后,将直接飞行到勘察加、或者阿拉斯加的繁殖地繁殖。研究成果证明,锦州小凌河口的滩涂,对鸻鹬类候鸟的迁徙有重要的生态价值,并且是不可替代的。


小凌河口地形丰富,冬季有部分河道不完全封冻。这些不完全封冻的河道,是大量鸭类的越冬区域,在小凌河口越冬的鸭类有斑嘴鸭、绿头鸭、赤麻鸭、普通秋沙鸭、斑头秋沙鸭、针尾鸭。2017年冬季出现过越冬的白眼潜鸭;同时也是许多珍惜雁鸭类的迁徙经停地;在这里迁徙经停的雁鸭类主要有大天鹅、小天鹅、鸿雁、豆雁、短嘴豆雁、白额雁、小白额雁、灰雁、罗文鸭、赤膀鸭、赤颈鸭、白眉鸭、绿翅鸭、鹊鸭、红胸秋沙鸭、白眼潜鸭、红头潜鸭、凤头潜鸭、赤嘴潜鸭、帆背潜鸭青头潜鸭等数十种。其中青头潜鸭最为珍贵,全球性极危,数量不超过1000只。经停时间主要是每年的3月上旬到5月上旬,以及秋季的9月至11月下旬。同时,这里有观察记录的游禽,还有普通鸬鹚、小??、凤头??、2018年冬季还观察到角??幼鸟。


微信图片_20200705201304.jpg

余炼主任装的红外相机成了小白额燕鸥的避风港(来源:余炼)


小凌河口还是重要的鸥类栖息地,其中最珍贵的是遗鸥和黑嘴鸥。遗鸥在锦州几乎全年可见,大多数时候见到的是亚成体,也就是不繁殖个体。每年3月-4月 和9月-10月,繁殖种群的遗鸥,经停锦州小凌河口的滩涂上,小凌河口是遗鸥迁徙的重要经停地。同时,小凌河口是黑嘴鸥的繁殖地,繁殖季我们能见到大群的黑嘴鸥在小凌河口滩涂上觅食,2020年开始,我们在小凌河口规划龙栖湾港的三片地势较高的荒滩上,发现了黑嘴鸥的繁殖,一共监控了12个黑嘴鸥的繁殖巢,发现全部孵化出了雏鸟。这些发现,说明小凌河口是一个新的黑嘴鸥繁殖地,繁殖比较分散,数量暂时无法统计,但这些发现说明,小凌河口是黑嘴鸥的繁殖地,这是毫无疑问的。


由于食物的丰富,大量猛禽也在这里越冬。以各种雁鸭为食的白尾海雕、以中型鸟类为食的猎隼、食腐的秃鹫、以小型鸟类为食的白尾鹞、以鼠类为食的红隼。其中白尾海雕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猎隼和秃鹫是即将升级为国家一级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白尾鹞和红隼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小凌河口是猛禽重要的越冬地和迁徙经停地,这方面的生态价值也非同小可。



微信图片_20200705201308.jpg

白尾海雕(来源:余炼)


锦州是辽西走廊的北口,同时也是大量雀形目小鸟的迁徙主通道,小凌河口正好在这个主通道上。最有意义的是这里大量的稻田,给雀形目小鸟提供了大量的食物,这些食物主要是农田的鳞翅目害虫。这些雀形目小鸟中最重要的是全球性极危的黄胸鹀。小凌河口一直到大凌河口大片的水田,给黄胸鹀提供了重要的迁徙经停地,尤其是在秋季的8月中旬到10月初这段时间。如果这里的农田,尤其是稻田,被开发,将会对黄胸鹀的迁徙造成不可预料的影响,所产生的后果也是不可预料的。


综上所述,小凌河口区域的地形丰富,生态系统完整,底栖软体动物、水生植物、昆虫、非常丰富,它们与各种鸣禽、涉禽、游禽、猛禽等组成完整的生态系统,在各种候鸟的迁徙中,发挥着繁殖地、迁徙经停地、以及越冬地的重要作用,如果大规模开发利用,成为工业园区,这些作用都讲完全丧失,所产生的生态损失,是不可估量的,所带来的生态后果是不可预料的。因此,我建议,中国绿发会立即联络当地有关部门共同召开小凌河口生态调研会,邀请国内一线的生态学家,到现场调研、座谈,形成结论,提交给锦州市政府,以帮助保护小凌河口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环境,让绿水青山真正变成金山银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