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103802.88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2253次
天津数十万亩保护区湿地不宜东方白鹳觅食,致其抢食私人鱼塘?| 绿会东方白鹳挨饿调查系列
2019/11/27 18:31:00 本站

前言:

天津是不缺水的,除拥有“九河下梢”的充沛淡水资源外,还有靠近渤海湾丰富的沿海湿地。尤其是近海湿地,是全球候鸟东亚至澳大利亚迁徒路线上的重要加油站,且已大多建立各种不同等级的自然保护区。然而,今年东方白鹳不去这些受保护的自然保护区觅食,反而跑到保护区外去跟鱼塘主抢鱼偷鱼充饥,是为何呢?


在连续三天的跟踪调查中,我们共粗略调查了近70万亩湿地,发现今年东方白鹳流浪乞食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已经建立的保护区虽然硬件条件非常好,也有严格管理,然而却没有适合涉禽类东方白鹳所亟需补充的食物——鱼。目前,天津市相关部门已经对各区县要求加大对迁徒期东方白鹳的保护,并尝试对部分造成了渔民损失的,力争给予适当补偿。


天津地处华北平原东北部、海河流域下游,是环渤海湾重要的经济中心,也是海河五大支流南运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北运河的汇合处和入海口,素有“九河下梢”、“河海要冲”之称。


也就是说,天津不缺水,自古有着天然水利之便。尤其是靠近渤海湾一带的湿地,正是国际候鸟迁移线东线的重要加油站。从地理位置上看,位于宁河区的七里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滨海新区的北大港湿地以及位于武清区东部的大黄堡湿地,都是往年候鸟南迁的重要歇息地,也包括东方白鹳在内。目前,天津这三大湿地都已得到了国家和当地政府的保护。其中七里海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其它两个为天津市级自然保护区,总保护面积达到69.7万亩。


微信图片_20191127210210.jpg


漫水桥水库:“养小鱼的塘子它们天天来闹,半夜还守在塘边偷鱼”


11月22日,我们得知第二批南迁的东方白鹳离开河北唐山后,已抵达天津滨海东区,在那里与养鱼塘的人发生了争食冲突。于是,我们直接赶往了滨海东区北塘街所辖的漫水桥水库一带。


这一带到处是鱼塘,据公开资料显示,渔民所承包的坑塘总面积达到400000平方米,一部分鱼塘已经干塘起鱼了,鱼塘完全露底,或偶尔留有一层薄薄的浅水,看不到有小鱼小虾剩下的迹象,另外仍有少数鱼塘主还在待价而沽,等市场价格合适时再起鱼。


约下午4-5点钟,北村干路附近一家鱼塘正在干塘抽水,两位看塘人端着碗在吃晚饭。我们过去打听今年有无看到东方白鹳过来。


两名看塘人都是鱼塘老板雇的工人。他俩说,这种大白鸟都快来一个月了,“天天闹心得很”,“尤其是养鲫鱼、鲢鱼、草鱼等养小鱼的塘,它们总来,就爱吃这个”,看塘人王先生讲,前两天它们刚来过,早上7:00-8:00的样子过来,就在他俩所守池塘的上边、靠近路边的老齐鱼塘里,80亩的池塘站满了一塘子。老齐鱼塘已经干塘了,没吃的,它们主要是守着几个还未干的塘子,只要看塘人稍一不注意,这些东方白鹳就飞过来抢鱼吃。


微信图片_20191127210223.png


“主要是黑色的鸬鹚和大高个的大白鸟,有时半夜两三点,还能看到这种大白鸟守在池塘边,只要没人轰它,它们就偷着吃”,看塘人王先生讲,他们能做的,就是吆喝着轰,也不敢打它们,初略估计,被它们吃掉的小鱼,共损失了10多万元。而一个80亩的鱼塘,保守估计,鱼塘主一年能收获20万斤鱼,至少有上百万元的收入,但给不给候鸟剩点留点小鱼,完全看鱼塘主个人觉悟。


23日,当绿会志愿者再次来到这一带时,还找到了鱼塘主轰鸟用的炮仗、以及鱼塘老板车上成箱的二踢脚。另一家鱼塘主陈老板也承认:今年成群结队的东方白鹳来抢食,确实给他们造成了一定经济损失。“一下塘几十上百只,每只每天能吃2-3斤鱼,谁也架不住啊”,志愿者表示理解。


微信图片_20191127210226.png


七里海湿地:见到两大群东方白鹳,但主要沦为歇脚地


1992年成立的天津七里海湿地,是目前天津市面积最大的天然湿地,占地面积为6000亩,正位于候鸟迁徒通道上。


22日中午,绿会工作人员和调查志愿者顾不上吃饭,赶往七里海湿地。在距离湿地还有5.8公里左右的七里海大道上,大家就看到了一群、约30多只东方白鹳,在七里海上空盘旋。“它们可能刚从河北迁飞过来,往七里海方向飞,也可能是早到了七里海一带,外出找食了回返,都有可能”,参与这次调查的志愿者很有经验,2018年他曾参与过河北、天津等地东方白鹳的联合同步调查。


微信图片_20191127210232.jpg


七里海湿地管理严格,正常情况下,进入这片湿地需要相关单位出具证明,也可以看到标有“湿地巡逻”的越野车在保护区内巡护。七里海湿地里到处是河汊,以及金黄的芦苇,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美得无可挑剔。但从水面深浅来看,大多地方水较深,不适合涉禽类觅食,但适合野鸭、天鹅、苍鹭等水鸟觅食栖息。有些地方也能看到浅滩,但没有看到东方白鹳的影子。人行走在湿地,不时可惊起一大群的野鸭从水汊上空飞起。


微信图片_20191127210237.png


在一片深水河汊前,调查志愿者先是看到一大群鸬鹚,扑楞楞飞出了芦苇荡,紧接着令人惊喜的是,另一大群此时正歇息在芦苇地的东方白鹳也被惊起,成群结队地盘旋低飞。调查志愿者现场计数,总共约200多只。在离开七里海湿地的门桥上,大家也再次看到了一小群、9只东方白鹳在高空阳光下翱翔。


据天津护鸟志愿者讲,今年候鸟迁飞季节,志愿者有持续进到七里海观察,但发现在此觅食的东方白鹳数量非常少,“也就几只,大多数选择在这里睡觉安歇,这里少人为干扰”。然而,有些遗憾的是,去年七里海湿地在大规模整治时,除全部拆除原先湿地公园的相关旅游设施外,也收回了该湿地内一度出租的所有鱼塘。鱼塘主见不能再养鱼了,就采用电鱼、干塘等方式,捞尽了所有鱼类,今年湿地引水灌满后,即使湿地管理处投放过鱼苗,但较深的水位,让迁徒途中急需补充能量的东方白鹳,也只能望水叹鱼,不得饱腹。


大黄堡湿地:已收回出租鱼塘,但东方白鹳历来不多


接近下午两点,绿会工作人员和调查志愿者再次从七里海湿地出发,赶往另一处相对重要的大黄堡(当地人念pu,去声)湿地。位于天津武清区的大黄堡湿地,是天津市自然保护区,总面积11200公顷。从地图上看,两地之间距离54公里。


接近大黄堡湿地一带时,路两旁的鱼塘、水稻田明显增多。鱼塘大多已干塘,水稻也已收割完毕,地里留下一片低矮的金黄稻茬,这些都是候鸟取食的来源地之一。有的田地已种上了小麦,绿绒绒地刚从地里钻出来,薄薄一层。


微信图片_20191127210244.jpg


过了黄沙河,就是大黄堡湿地保护区。但分布在道路两侧的湿地保护区,全都被密密围上了一道铁丝网。透过铁丝网,可以看到保护区核心区内满水的鱼塘、以及稍远处的一排村庄。原先有几条直接通往保护区里的路,都已被封死。


调查志愿者围绕着保护区外围走了很长一段路。在5号门附近,可以看到保护区内河沟纵横,两岸的芦花开得白扑扑一片,有两三只灰鹭站在浅岸边晒太阳。再往前走,也能看到鸬鹚和偶尔惊飞的一小群野鸭,但始终没能看到一只东方白鹳。这里的候鸟数量明显要少得多。


据媒体公开报道,从2018年9月起,保护区所在的大黄堡镇赵庄村被划入天津市生态保护红线,原先承包出去的4600亩鱼塘到期后,全部进行了土地流转,湿地管委会对保护区内的违建、村庄搬迁等都开展了大量工作,其中2018年还对生态红线内的144家企业进行了排查,对处于湿地核心区和缓冲区的30多家企业进行了“两断三清”。


一名多年关注大黄堡湿地的环保志愿者称,前些年,他经常去大黄堡湿地观鸟,从他的观察经验看,由于这里相对远离海岸线,不在东方白鹳迁飞的核心路线上,往年来此的东方白鹳并不多,倒经常见到有灰鹤在此停歇。“通常就两三只的样子”,这名老志愿者认为,目前大黄堡湿地鱼塘收回后,也没鱼,东方白鹳是不会来的。


北大港湿地:水库满当当,周边鱼塘清退回收亦无鱼可觅


从地理位置上看,天津大黄堡湿地与北大港湿地与正好呈南北对角线分布,地图显示距离为106公里。绿会资深护鸟志愿者反映,去年河北、天津做同步东方白鹳调查时,北大港湿地也是重点调查区域,去年共发现100-200只东方白鹳,但今年就很少有发现。


临近黄昏,绿会工作人员和调查志愿者到达北大港湿地。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位于天津市滨海新区东南部,成立于2001年12月,总面积34887公顷,其中核心区11572公顷,缓冲区9196公顷,实验区14119公顷,是天津市面积最大的“湿地自然保护区”,其面积约占滨海新区面积的1/7。


微信图片_20191127210247.png


北大港湿地自然保护区的管理也比较严格。调查志愿者进入北大港库区相对容易,但要想更深入到水库更里边的原万亩鱼塘和老朱鱼塘等地,则发现这里相较于去年,已经又新建了两道闸门,除巡护人员外,外人难以进入。


据当地志愿者反映, “去年(北大港)水库几乎可以见底,对于东方白鹳这样的涉禽来说,还可以在这里找食,有的还做了窝,但今年南水北调引入数亿方水资源后,水库几乎满容,水位太高,东方白鹳也就不适合再在这里找食吃了”。在水库库区,绿会工作人员和调查志愿者看到水库水位很满,近岸处的芦苇大部分已没入水中。


当地人介绍,前些年,北大港水库周边的自然保护区范围内,本身就有万亩鱼塘,更外围还有7000多亩的老朱鱼塘,这些鱼塘都是秋冬迁飞至此东方白鹳的重要觅食地。近年来,天津市加强湿地保护,先是万亩鱼塘被收回,后来7000多亩的老朱鱼塘也被取缔清退,再加上引水补济,东方白鹳的觅食便成了问题。“向湿地引水补济的事,2012年发生东方白鹳集体中毒事件后,保护区就开始采用这一做法了,只不过去年底至今的引水量比往年都大、水库几乎满容了”,志愿者称。


被清退收回的老朱鱼塘,在天津不少护鸟志愿者心中印象甚深。他们讲,老朱鱼塘的老板叫朱凤军,以前承包鱼塘时,每年也总会有成群的东方白鹳过来吃鱼,老朱曾去找过保护区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看能不能有所补偿,或者说声感谢也行”,志愿者讲,结果老朱去碰了一个大大的冷钉子,相关部门将老朱“轰”走了,老朱回到鱼塘后也生气,就也跟其他地方的私人鱼塘主一样放炮轰鸟。老志愿者们得知后,众筹了一万多元,亲自给老朱送去,说是“请他给东方白鹳留条活路,留些鱼给它们吃”,老朱当时感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此后每年秋冬,他就不再轰前来鱼塘吃鱼的东方白鹳,总给它们留点小鱼。但2015-2016年左右,老朱鱼塘也最终被取缔。


(注:文中图片均由绿会及志愿者提供)


文/橡树 审/summy 责编/angel


推 荐 阅 读:

中华水鸟保护地已紧急购置一批鲢鱼鲫鱼,暂解东方白鹳挨饿之困

曹妃甸湿地九成外包成鱼塘,干塘起鱼后无食可觅还遭轰赶|东方白鹳挨饿调查

中华东方白鹳保护地·天津成立,护卫候鸟迁徙要塞

东方白鹳缺食追踪调查:因天津保护区无可觅食,飞往曹妃甸?绿会拟筹建中华保护地

绿会携昨日爱心款奔赴天津现场,望解东方白鹳燃眉之急

给它们买条鱼 | 饿到无力迁徙,百余只濒危东方白鹳到中华保护地求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