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列表
收支信息
  • 收入总额:27035173.53元
  • 支出总额:23122739.73元
  • 爱心人次:1723次
洪珮嘉:谈谈新型冠状肺炎与熊胆与中医药
2020/4/2 20:34:00 本站

本文3200字,约5分钟阅读


近日,有媒体大幅报道中国官方大力推行含有熊胆成分的抗疫药物,引起了国内外相关人士的广泛关注,中医药又再一次因“利用野生动物资源”而成为靶子。


微信图片_20200402183025.png

福克斯新闻的相关报道(来源:福克斯新闻网站)

 

微信图片_20200402183036.png

独立报对此的报道(来源:独立报网站)


熊胆,真的入药了吗?


在这些报道中我们可以发现,外媒报道重点在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由野生动物食用而引起”、“中国政府前不久禁止野生动物非法交易与食用”和“中国官方推荐含有熊胆成分的中成药作为治疗药物”之间形成的鲜明对比。暂且不谈新型冠状病毒是否来自于野生动物食用(目前只是传言,尚无科学证据表明),那么含有熊胆的药物是否真的受到国家推荐呢?


经笔者了解,外媒所提到的熊胆入药指的是痰热清注射液这一中成药。痰热清注射液不是因这次疫情新开发的中成药,而是在抗击非典时期就得到广泛应用的药物,被誉为“在患者救治中起到了积极作用”。进一步查找可知,痰热清注射液是“由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永炎、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曹春林等人历经15年研制而成,是一种复方中药,由黄芩、熊胆粉、山羊角、金银花、连翘5味药材组成。痰热清胶囊也由这5味药材组成。其中,黄芩、金银花、连翘是植物药,熊胆粉、山羊角为动物药”。而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痰热清注射液可能也有一定应用。


3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官网发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通读全文后我们可发现,文中第十点“治疗”下的“中医治疗”中的重症、危重症推荐中成药中有提及痰热清注射液。值得注意的是,痰热清注射液只占很小的篇幅,并且是和其他许多中成药在同类病证建议疗法中一起推荐,并不是唯一推荐。这表明,替代痰热清注射液的选择有很多,《诊疗方案》中也特别提及:“功效相近的药物根据个体情况可选择一种,也可根据临床症状联合使用两种”,是否使用痰热清注射液完全取决于地方医院,并不是国家强制推荐,只是作为备选项之一。


微信图片_20200402183042.png

《诊疗方案》中属于重型病证的气营两燔证的推荐治疗方案


笔者认为,在这些关于“熊胆入药”的报道里,揪住《诊疗方案》中偶有提及的痰热清注射液大做文章,以抨击中医药与相关政策,似乎有断章取义之嫌。


熊胆粉,真的有必要吗?


在此次疫情控制过程中,中西医结合的疗法立了大功,拯救了无数患者。据一线医护人员描述,此次疫情控制期间中医药的应用“主要是组合拳,包括中药汤剂、中成药、中药注射液和一些中医特色疗法、饮食指导”。中医药在此次抗击疫情中显现的优势预示着,国家未来必将进一步加大力度推广中医药与中医药文化,但值得警惕的是,这也会给不合理利用名贵动物药牟利的产业有可乘之机。


尽管痰热清注射液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并未得到官方大力推广,但是关于药企捐赠熊胆粉制品给地方医院的新闻依然可以看到。


比如,归真堂药业曾先后两次向湖北定点医院捐赠价值上百万的熊胆粉。同时期,恒瑞集团联合野宝药业也向哈尔滨市传染病院送去了价值45万余元的熊胆粉药品。


微信图片_20200402183050.png

关于归真堂药业捐赠金胆级熊胆粉的新闻(来自:凤凰网新闻)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药企捐赠的都是“熊胆粉”,而不是含有熊胆粉的中成药痰热清注射液。难道这些药企是要让医院自行配制痰热清注射液吗?那么有相关需求的医院为何不直接购买现成的痰热清注射液?若医院真的利用这些熊胆粉配制痰热清注射液,而不是购买现成的药品,是否浪费了可以用来救治病人的宝贵人力与时间?目前并未有研究证明单独的熊胆粉在临床上对新冠肺炎有疗效,因此药企的捐赠行为值得我们进一步讨论。


在网上搜索归真堂和“金胆级熊胆粉”相关资料可发现,2018年5月底,归真堂药业作为全国工商联医药业商会常务理事单位,以及传统名贵动物药标杆品牌,应邀出席“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医药业商会连锁药店分会会员代表大会暨2018年中国药店商学院济南峰会”并参展。此时“金胆级熊胆粉”的卖点在于治疗肝胆类问题、中医理念中的湿热证、实火型炎症等范畴的疾病。归真堂副总吴铭延先生在接受《中国药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家中医药产业发展政策,鼓励名贵动物药的发展,在良好的政策环境下,归真堂将发挥自身的产业化综合优势,大力打造传统名贵中药保肝的“黄金爆品”。


国家中医药产业发展政策是否真如吴铭延先生所说的“鼓励名贵动物药的发展”呢?


另外,也想了解:捐赠“熊胆粉”,究竟是依照哪条药典或原理提供的?这种捐赠行为所为真的是为了抗疫还是抗销路不畅?


发展中医药=发展珍稀濒危野生药用动物使用?


《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中“重点任务”部分第五点“全面提升中药产业发展水平”下有一点“加强中药资源保护利用”提及动物药,对于珍稀濒危野生药用动物,其重点也在于保护与繁育研究,由此可见,并无归真堂副总吴铭延先生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鼓励名贵动物药的发展”。


继续搜寻“鼓励名贵动物药的发展”的相关信息,我们可以发现,2018年政协委员肖新月上交《关于大力支持名贵动物药产业健康发展的提案》,中医药管理局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都作出了回复。中医药管理局的回复重点在于“促进野生动物保护与中医药传承发展相关工作”,重点强调保护与繁育为先,在此基础上“进一步保护和促进名贵动物药产业良好发展”。


而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回复重点在于利用好现有多种珍稀药用野生动物资源,并与有关部门下发关于珍稀药用野生动物入药的若干文件。值得注意的是,林业局的回复还提到“人工繁育和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入药并不违反《野生动物保护法》相关规定,尤其是纳入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野生动物,实行与野外种群不同的管理措施,加载专用标识出售和利用,更有利于医药产业健康发展”。


从两局的复文中我们可以感觉到,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甚至比中医药管理局还更“注重”珍稀药用野生动物入药和发展,个中原因引人深思。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常纪文曾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采访中常纪文多次表示,熊胆资源稀缺,价格昂贵。他还表示目前“人工熊胆和人工熊胆粉的替代研发不足,尽管天然熊和熊胆粉价格昂贵,更多的人仍然选择天然熊胆和熊胆粉,这无疑会刺激市场需求,导致部分企业非法从野外捕捉或从国外走私黑熊”。据报道,2014年有黑熊幼崽走私被查获,这些熊大部分被走私到中国大陆的养熊场,用于取胆并改善熊厂的基因资源。因此我们不得不质疑捐赠熊胆粉药业的熊胆是通过何渠道获得?是真如他们所说的自主繁育而得还是通过某些不正当渠道获得?


微信图片_20200402183058.png

归真堂活熊取胆现场。摄影/章轲(来源:第一财经网)


中医药的推广之路和发展之路还很漫长,这个有着几千年历史的学科还需不断调整,以适应21世纪的社会发展。在中医药的国际推广之路上,野生动物药的使用一直备受关注,有心人士甚至以此为靶攻击这个造福中华民族数千年的学科,忽视了中医其实是一个涉及范围大、涵盖广的综合性学科,动物药只是中医药大海中的一瓢水。况且,为了适应新时代的发展与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需求,动物药替代品研发与药用动物繁育技术一直不断在进展,但是有意攻击中医的人对此视而不见。当然我们也必须承认,依然有不少人盯上“珍稀濒危野生动物资源”这一块香饽饽,利用其牟取巨额利益,不顾对生态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的破坏。因此,加大野生动物保护与去除中医学科的糟粕依然任重道远。


尽管并不是国家强制推荐、只是作为备选项之一,我们仍然希望、并呼吁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请将这一含有“熊胆”成分的、早就曾被列入过“有严重不良反应的注射剂品种名单”的中成药“痰热清注射液”从《关于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的第七版中去除。


这既是保护环境、实现中医药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也是维护人类健康的需要。更是体现出负责任的让中医药“走出去”、实现传统医药的可持续发展的现实需要。


毕竟,尤其是在经历了多次疫情之后,更让我们看到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的重要性。中医药发展是中国对世界发展的重要贡献,希望走可持续发展之路,并且各战线都应以维护人民安康为宗旨。


文/洪珮嘉  核/Littlejane 编/Angel 

2020年4月1日作



【参考链接】

1. https://www.foxnews.com/world/china-promotes-bear-bile-as-coronavirus-cure

2.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asia/coronavirus-china-treatment-bear-bile-cages-animals-asia-a9429116.html

3. http://health.people.com.cn/n1/2020/0304/c14739-31616706.html

4. http://hunan.ifeng.com/a/20200224/8074369_0.shtml

5. http://www.gztxd.com/home/NewsDetail/37

6. http://www.xinhuanet.com/local/2020-02/22/c_1125610182.htm

7. https://www.qianzhan.com/indynews/detail/242/180606-0f461950.html

8. http://www.cn939.com/news/zcfg/2016/02/28/109362-8.html

9. http://bgs.satcm.gov.cn/gongzuodongtai/2018-11-12/8254.html

10. http://www.forestry.gov.cn/main/4862/20180918/145830242465485.html

11. https://www.yicai.com/news/100495600.html